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非常家庭(BL)最新章节:第十三章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非常家庭(BL)  作者:候已 书号:18354  时间:2017/5/28  字数:11181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下一章 ( → )
  如果到了这时候,我还不知道玉哥是在对大哥吃醋,我就真该去医院做一下智商鉴定了。  为什么被打了也不责备我一句?为什么淋着雨等我下班?为什么发高烧也不怪我?为什么叫我送吉他来?为什么不允许别人碰我?为什么当我一被女生围攻就马上来救我?  我只是迟钝,并不是傻瓜。  会直接叫沁哥让我送吉他过去,是因为玉哥一开始就知道我在家里没去打工,因为,请假电话是他打的。  我虽然不是傻瓜,智商也没问题,但显然,我是个很容易被外表蒙蔽了的单细胞动物。  犷的衣着,恐怖的妖怪妆,难听的口,火爆的性格,动不动就把人按倒要强暴人的臭脾气…我也和其他人一样,被这些表面的东西所遮蔽双眼,我怕玉哥,因为他不按牌理出牌,因为他和别人不同,他霸道又自我中心,不理会其他人的看法,像只野兽一样只按自己的本能行事。  如果只是哥哥,那也算了,可是…  “岚,在发什么呆?”  一只拿着信封的手在我面前晃啊晃,我才好不容易回过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不起。”  雅素笑了:“很少见到岚你在上班时间发呆啊,平时你都是最积极工作的那个。”  我当然想积极工作,不过有人能帮我把我脑海里那个扰得我没办法专心工作的“玉哥”赶出去先吗?(我是没有这个胆量,即使只是我幻想中的)  “岚,你看!”雅素欢喜地将手中的信封出来:“美院的录取通知哦!我通过了!”  “嗯,恭喜。”我笑笑,继续拿着扫把陷入发呆状态。虽然我没在工作时间做工作的内容,不过我至少拿着工作工具在工作岗位上坚持了下来,请大家就别太计较了。(尤其是那个怒瞪了我几天的领班。虽然我长得是可爱了点儿,你也别老这么热情地瞅着我啊,工作时间不干活儿光看我做什么)  雅素看到我闷闷不乐地,担心起来:“岚,难道…难道你没…”  “不,我通过了。昨天就受到录取通知书了。”  “那你为什么…”  雅素当然不明白,事实上我也不明白。我不知道自己这一个月是什么过的,反正就像游魂一样。上班时以为下班了,下班时以为自己梦游了,下糖的放了盐,下盐的放了洗衣粉,下洗衣粉的放了漂白剂,下漂白剂的放了辣椒油,总之,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只有见到玉哥的时候是清醒的,因为…我一见到玉哥,就以光速躲了起来!房间也好鞋柜也好树后也好垃圾桶也好,总之,我现在绝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玉哥!  当我躲起来后,有一次偷偷回头看了玉哥一眼。远远地,玉哥冷笑的嘴脚和他无可奈何的眼神形成强烈的对比。  那表情仿佛烙在了我心底深处,每次想起,口就是难以呼吸的痛。  我知道,是我太胆弱了。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该说些什么?我该主动做些什么?玉哥究竟是怎么想的,我完全无法理解。所有的事情都一团混乱,绕着我!  到了下班时间,领班怒火冲天地叫了我去,好像是叫我以后不用来上班了,但为什么又给我钱呢?(难道是送给我的,那不拿白不拿)离开后,雅素也跟我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我是麻木地送了雅素回家,麻木地去坐地铁,麻木地走到家门口,麻木地掏出钥匙打开门,麻木地看到沁哥冲着我欢呼。(不过沁哥笑起来果然就是漂亮啊,我好像有点儿重返尘世的感觉了)  “岚,恭喜你考上大学了!我们打算全家一起去日本泡温泉,算是帮你小小庆祝一下!”  “去日本泡…温泉?”唉呀,沁哥你别再粘上来狂亲了,你亲得我都没办法说话了!(当然,也是不可以的,你快住口)在我游魂的这一个月你也吃得够多豆腐了,还没吃吗!  被我硬拉下身的沁哥点点头:“其实我们本来是想去远一点儿的地方,像法国啊,瑞士啊,拉斯维加斯啊,或者干脆去埃及也不错。但刚好这段时间大哥有一个工作正在拍摄中,而且天、地这两小子也排不出时间,所以只好去简单点儿的地方了。虽然说是去日本,但也只是去北海道泡泡温泉,大概三四天就回来。”  哇噻!有钱人就是不同啊!我在原来的家时,偶尔和妈妈去踏踏青,也只是自己做几个三明治到学校的小花园里坐下来吃完了就算!现在随便泡个温泉都要去国外的,真是太奢侈了!(不过穷到我以前那个样子的,可能也很罕见)  “放心!护照签证都已经办好了,明天就出发。不过就不知道岚你打工那里可以请几天假吗?”  “那个没问题,我已经辞职了。”如果刚才游魂中的我真的没有听错,那我该是已经被辞退了。领班怒发冲冠地,不过更主要原因是之前我帮领班放狗时,游魂中错把那只咬了我N口的大凶狗当成晚餐材料剁了!(领班当时就哭着说,迟早要我血债血偿,杀狗偿命)  “那太好了!自从岚来了之后我们早就想去一趟家族旅行了,可大家老是凑不准时间!这次虽然时间不是很长,就当作是迟来的旅行吧。”沁哥兴高采烈地蹦着小步走开了,不过我怎么好像看到他嘴边又挂起了恶魔的微笑?  难道…这个旅行有什么阴谋在里面?!  惨了!我太大意了!都怪我最近老是魂不守舍地,没好好思考过沁哥的话就答应了!沁哥这种人怎可能会什么普通的家族旅行啊?!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从现在开始,必须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首先回房间去收拾行装,别被沁哥放了什么古怪东西进去!  我正要上楼,一转身却刚好和某位刚从楼上下来的人对个正正着。  是…是是是玉哥!(我的五官瞬间变脸成了电影“夺命狂呼”中的面具)  今天玉哥没有化妆(这样对我惑力更大啊,这位仁兄究竟知不知道),可能刚刚睡完午觉(已经下午四点多了,难道哥斯拉的午睡都是这么晚吗),头发零还打着哈欠。在楼梯处和我面碰着显然也大大出乎他大人的意料,因为玉哥也愣了一下。  我…我要说些什么呢?  不能再逃避了!老是逃避也解决不了问题!是男人就该勇敢些!对,就像平时一样,找个话题说点儿家常吧(我已经神智错了,其实我曾几何时与玉哥“闲话家常”过),反正他今天也没化妆,精神压力没那么大!对!快说!随便说一句也好啊!说什么都好!快点儿开口啦!  “那个…”我笑容灿烂地举起手:“明天要去北海道泡温泉哦!”(实在太崇拜自己了,说的话题多么合时多么有内涵啊!不行,要谦虚点儿,别走上自恋之路了)  我觉得自己此刻的笑容非常讨好,(岂止讨好,简直就是献媚了)可玉哥居然黑着脸,完全不为所动(太打击人了,哭)。硬是让空气尴尬地沉默了数十秒后,他大人终于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老子早就知道了!”表情何其冰冷厌恶,当场将我冻成冰块,从心脏开始裂“砰”地彻底粉碎了。  玉哥没理我,继续伸着懒走下楼。伴随着一阵寒风刮过去,我…失败了!而且失败地好凄惨啊!我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啊!我哭!我哭死算了!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收拾好行囊,可第二天到了机场,亲眼看到了飞机时,我兴奋地话都说不出来了…我怎么忘记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飞机啊!更是我第一次出国啊!虽然在电视里看过很多次飞机,但亲眼见到还是很震撼!我彻底遗忘了迫在眼前的那些困扰,甚至也忘记了玉哥就在我旁边,立即变身成兴奋宝宝,就是吃了一斤兴奋剂比三哥四哥还兴奋的那种!  然而,我果然忘记了自己儿就是悲剧人物的典型代表。当飞机起飞后,我再也兴奋不起来了…没错,18年来第一次坐飞机的我…晕机了!  好难受!好想吐!(又不是怀孕了)口翻腾着,双腿发软,眼前的东西都在打转…拜托,什么时候才到目的地啊?!我要死啦!再不让我下去,我…我我我就要跳机啦!  “喝杯果汁,会舒服些!”  一只漂亮的大手将杯子递到我面前。可是眼前景像好模糊,谁啊?大哥吗?不过声音不太像,比较像沁哥啊…如果是沁哥递给我的果汁,那还是别喝比较好,因为里面多数搀有会导致我比现在更痛苦更懊悔百倍的东西。  “快喝!老子跟空姐要了晕机药,一起吃了!”  老子?这称呼好熟悉啊?好像某个让我很痛苦的人经常使用这个称呼?谁呢?倒底是谁坐在我旁边啊?你把什么东西进我嘴里了?这是什么药啊?你为什么拿起果汁灌进我嘴里?我不想喝啊!我现在很难受啊,你还要灌我喝掺了沁哥奇怪东西的果汁?你还是人不是?有点儿同情心没有啊?稍微有点儿良心的人都应该对我的遭遇掬一把同情泪呀!  我发誓,等我…等我平安下地了,一定…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坐我旁边没人的家伙?!(不管他是谁)  突然一个温暖的凑了上来,狠狠地吻上头昏脑涨的我,吻地我更难受了!这混蛋究竟是谁啊?他倒没有伸舌头进来,反而是把一口的果汁硬灌到了我嘴里!  太过分了!居然这样对待一个不舒服的人?!  我实在忍无可忍了!老虎不发威,你们真的都把我当Hello Kitty了!真是没见过我的厉害!我要告诉你们一个道理,那就是狗急了都会跳墙!我要急了,也是会咬人的!我都已经这么难受了,你们还要欺负我,我…我我我实在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  我急起来,管他是谁,右手一挥,狠狠地就朝那个非礼者脸上扇了一个让他终生难忘的巴掌!哼,让你知道,弱受急了也是会打人的!(不对,谁是弱受啊?)  对方显然被我吓了一跳,但更可恶地是,他居然还不离开我的嘴,反而吻得更凶了!(是非要把果汁全灌到我嘴里才对)这么不怕死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其实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为了展现我的威严,姑且这么说吧)太看不起人了!  我又举起左手,没想到这次对方居然一把就抓住我伸过去的手!好猖狂的非礼者啊!(这次真的是第一次见了)实在太过分了!我再次伸起右手,那个无的家伙连我的右手也握住了!这下好了,我无法反抗了,除了任由他将果汁连同药一起灌入喉咙,也没别法。  奇怪地是,吃下药后,我就没再痛苦了,因为…我睡着了!一路睡得那个香啊,当我被叫醒时,已经人在日本机场了。  拿着行李走出机场,等出租车时我擦了擦嘴边的口水痕,睡得真是香啊!  “睡得很舒服吗?”  旁边低沉的一声,我侧过头…哇啊,是玉哥啊!顿时紧张恐惧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呼吸困难,头重脚轻!  不过玉哥的脸好黑沉啊,他干嘛好像注视阶级敌人一样瞪着我?而且,最奇怪地是:“玉哥,你…你左脸上怎么有个…好像巴掌印…”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玉哥脸色更怒了,而且他大人脑袋上的黑暗云雾又聚集起来了!怪怪,我还是乖乖闭嘴吧,北海道天气好的,风和丽,突然电闪雷鸣变天了可就不好玩儿了!  不过究竟是谁呢?这么英勇,居然敢打这个玉哥?真让人由衷地敬佩仰慕!(我真想参拜一下这位英雄,前提如果他还活着的话)虽然我上次也不小心打过一次,不过我那可是一时失手啊!失手的意思,大家明白吗?就是非我本人意愿,纯属意外啊!我绝对不是有心的!真的,我对天发誓!  幸好大哥叫的出租车过来,不然不知道还要尴尬多久。我走上去放行李,在与玉哥擦身而过的瞬间,似乎隐约听到一句很轻的自言自语:“这下老子算还了你照顾老子的事儿了…”  什么?  玉哥刚才好像说了什么?没听清楚啊…真奇怪!难道因为是时差引起耳鸣,产生幻听了?  沁哥订的是一间式传统的旅馆,听说这地方的温泉超级舒服,而且有抒解疲劳、缓和神经衰弱的功效,最适合长期处于紧张状态的人舒缓身心的地方,听得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简直就是为我天造地设的嘛!敢情这温泉是为了我才开挖的?  不过我的感动就到此为止了,因为拿到房号的沁哥说出房间分配:“我订的是和室双人房。那就我和大哥一间房,天、地这两小子一间房。岚,你和降玉一间房吧。”  什么!  我和玉哥一间房?!  沁哥,我没欠你钱跑路吧,不就是你摸我时没让你摸个够嘛,用得着这么我吗?!你咋不直接说给我凌迟处死算了!  “大家有反对意见吗?”  沁哥温柔得将房牌递上来,我立马举起手:“我!我我我我我!我要和大哥…”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身侧(某个人站在旁边的那个身侧)一阵黑风煞煞,地狱的小恶魔从黑暗地带爬了出来,在狂拽我的衣袖和子,寒颤的风啊,呼呼地穿在我脸上。我顿时头冷汗,后面那半句,卡在喉咙眼儿上,吐也吐不出来咽也咽不下去,直堵得我呼吸困难,几乎要休克而死。  “岚,你说你要什么?”  沁哥问我,我拼命摇头,晃得脑袋上的冷汗像下雨一样。“没…没什么…”最后我缩起身子,蹲在大堂角落里画圈圈哭泣。  幸好房间挨地很近,连着三间。不愧是豪华房啊!外面那个风景简直漂亮的难以形容,一脉接着一脉的山峦,散发着阵阵青草和树木的芳香。不过,前提是站在我旁边的那位先生不要再召唤奇怪的魔界生物了,我才能真的有心情去观看外面如画的景。(玉哥果然是如假包换的魔王降世啊)  惨了!惨了!居然要三天都和玉哥在一起!在一个房间里!叫我怎么面对他啊!叫我的小心脏又怎么面对他啊!(什么缓和神经衰弱的好地方,根本只是让我更紧张更精神错而已)  我僵硬着身体坐在和式桌子前,一动不敢动,事实上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动。只能感觉到旁边的玉哥走进来,暴地扔下行李,暴地用脚踹开内房门,暴地将行李里的巾和房间里的浴衣出来,甩在肩上,然后暴地吼道:“坐这么久飞机难受死了!老子去洗个澡!”然后走出房间“嘭”地一声,纸门又被暴地关上了。  以上五分钟连呼吸都不敢换口气的我,终于松口气摊软了在踏踏米上,几乎死在这里了。才五分钟就这样,我实在不敢想象未来三天我要怎么和玉哥“单独”相处在一间房里啊!  完了!完了!先给自己立好牌位吧,先烧两柱香供奉一下三天后的自己吧!我短暂且苦痛的一生,就只剩下这三天了!  就当我哭着转职做木工为自己雕刻牌位时,纸门突然被拉开了,我抬起头,看到大哥那张冰寒的面孔。  “岚,去泡温泉吧。”大哥已经换上了和式浴袍,站在我身后。  “泡温泉?”我都快忘记来这里的目的了。  大哥点点头:“你刚才不是想说要和我去泡温泉吗?一起去吧。”  我张大嘴巴合不拢。虽然我刚才想说得并不是一起去泡温泉,不过大哥那祥和体贴的目光还是渗入了我的心里(虽然在大部分人心里,那应该只是寒冷澈骨的目光吧)。我马上点头答应,捧起浴袍跟在大哥后面。最让我欣喜地是,大哥说这间旅馆的天温泉室是有大有小的,我们现在去的小汤只能两个人进去泡,这样我就不怕沁哥或者三哥四哥他们来扰了。  走廊上我们遇到了三哥四哥。他们一人捧着一大盆雪糕吃着,边跑还边追逐。如果不考虑他们的实际年龄(24岁了,还像小学生一样嬉闹),这样的场面是很漂亮的…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可爱面孔穿着式浴袍互相追逐玩闹从走廊跑过。不过三哥接下来说出的话就彻底破坏了这份唯美画面:“啊?小岚你和大哥去泡小温泉啊?好啊!在小温泉里做超好玩儿地,你一定要试试哦!”  “噗”我又…不是鼻血,而是吐血!(三哥四哥怎么这么了解呢?他们才刚来到啊,难道他们以前就经常这样做?那他们现在去小温泉也是去做…做做做…那个?)  三哥四哥还体贴地(?)将其中一盒巧克力雪糕送了给我,拍拍我的手说什么“在温泉里吃雪糕特别好味,你要打起精神来哦”之类的。我是不知道有多好味啦,不过你们两个吃的这盆雪糕也未免太大盆了一点儿吧(都快达到洗脸盆尺寸了),我只知道空腹吃下这一大盆雪糕绝对是会拉肚子的!而在温泉里面拉肚子,其后果就是…  都怪三哥说话,搞得我换衣服时脑子里都是七八糟的东西。大哥的身材又是那个一级啊,一下浴袍…“噗”这次真的是鼻血了!  “岚,你不下来吗?”  我傻笑:“等…稍微等会儿就下来…”现在还能拿纸巾住鼻孔勉强止血,万一下到水里岂不是穿梆了?  好半天我才终于止住鼻血,下到温泉…哇噻!果然是超级舒服啊!而且和大哥一起又不用担心会被袭击(大哥是保护我的一方啊,大家还记得大哥订的家规吗),我总算可以彻底放松身体,享受一下温泉了!而且巧克力雪糕真的很好吃!  除了雪糕,大哥还叫了许多小菜和日本酒一起吃喝。但大哥只让我喝低度数的梅酒,味道也好!我吃着小点心和小菜,舒服到闭上眼睛,几乎要睡着了。(要真睡着,当然是会出人命的)  “岚!”  好一会儿,我听到大哥的声音,张开眼睛,却见到大哥眼神里似乎有丝担忧:“岚,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什么话?什么意思?我要说什么话?我现在…很舒服?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好像一直都不太开心,老是心不在焉的?”  我顿时明白了,心里那个温暖啊,就像温泉一样涌出来…原来大哥看出来了,我最近的失常!(不过连盐和洗衣粉都能错,还会有人看不出来吗)我心里一阵感动,眼泪就忍不住想往外冒。鼻子,我眼地看向大哥,微笑道:“我没事…我…”  话还没说完,一滴眼泪就划落进了温泉里。  “岚,”大哥又说:“有什么烦恼尽管告诉我,虽然我未必一定能帮你,但我一定会站在你那边的。大哥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孩子,平时一个人揽下所有家务,什么事都帮大家设想周到,但自己有事就都藏心里。我虽然自称是你的长辈,但总忙于工作,也没真的帮你什么。不过至少,岚,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大哥一定会听的。”  大哥的话,好温暖。  比起这热热的温泉水,还是温暖我身心数百倍。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半躲在水里,偷偷望着大哥那张轮廓完美的面孔。大哥,虽然你这么说,可是比起我那另外四个所谓的长辈,你实在已经是好太多太多了,多到我都想哭出来了。(想哭应该只是觉得悲哀吧)  我终究还是不好意思说出真相,因为这真相实在是太尴尬太羞于启齿了。(我总不能告诉大哥,玉哥强吻了我并对大哥吃醋吧)可我也答应大哥,如果有什么困难的地方需要大哥帮忙,我一定会开口的。  这次温泉泡得真是太有价值了,和大哥谈过后,我心情顿时多云转晴。不过我泡了没多久就开始头昏眼花了(估计是晕机后遗症)。于是我只好先起身,换上浴袍走了出来。  其实我也想问自己,我是爱大哥的吗?  我喜欢大哥的温柔,我喜欢大哥不为人知的笑容,我喜欢大哥不会说出口的体贴,总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予我帮助,我也喜欢大哥的手,和他哄我入睡的方式。  可,这是爱吗?  我肯定自己绝对不是同恋啊!我是喜欢女生的!(就是像雅素那么可爱的女生)我对男人当然是没有任何兴趣,伦更是敬谢不。  我可能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被哥哥们疼爱会发生贞危机的弟弟。唯一好点儿的人就是大哥,但若我稍微出一点儿妥协,我敢肯定,大哥也会很乐意把我细细品尝过从此尸骨无存。  难道因为只有大哥略为宽容对我,所以我才会对大哥有依赖感?  我现在什么都分不清楚了。搞不好和他们相同血缘的我也是个彻头彻脑的变态,只是我还没醒悟到?  但为什么在五个哥哥中,我只对大哥有特别的依赖与喜爱?  我想,也许…也许是因为,大哥是唯一不会对我动手动脚的人…  我一路思索着回到房间,站在房门口不断做着原地踏步的行为,始终不敢拉开纸门。没错!你们都猜对了!虽然此刻我的心情是大为转好,但玉哥的心情可能未必就有改变,他大人是背着魔界黑暗气息行动的魔王,要面对他实在需要比较大的勇气!(浦饭幽助啊,请赐我力量)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最右边房间的纸门拉开了。我看到一张美伦美奂天仙一样清秀脱俗的面孔:“降玉去泡温泉了还没回来,要不要过来我泡杯茶给你喝?”  沁哥泡的茶,还是别喝比较安全。不过我也确实需要休息一下小心脏,于是我走了进房间:“那我就打搅了。”房间里就沁哥一个人。  我坐下来,看着开水倒进茶壶,看着壶里的茶水倒入杯子。应该没什么古怪东西,好,喝吧。这么香浓美味的茶和这么美丽人的哥哥,如果不知道他的真面目,还是非常养眼非常身心舒畅的!  沁哥也喝了一口茶,微笑着抬起头:“岚,泡温泉舒服吗?喜欢这次出来玩儿吗?”  不知道沁哥葫芦里卖地什么药,我暂时答道:“喜欢。”我当然没忘记这次旅行最要万分小心的人,就是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比魔王还恐怖三分的沁哥。  沁哥又出标准的蒙娜丽莎微笑:“那么,你要快点儿和降玉合好哦。”  什么?!  我惊讶地望着沁哥。沁哥却接着说:“你和降玉吵架了是吧?本来我以为你们只是普通吵架,可情况似乎完全没有改善反而愈来愈严重了。唉,降玉那孩子就是这样的,看起来牛高马大,其实孩子气地很,还要你迁就让让他。对不起啊,岚,其实庆祝会只是个借口,我早就策划好这次旅游,还把你们安排在一个房间,就是希望你们能早点儿合好。你不会怪沁哥吧?”  各位,虽然丢脸,但是我哭了,而且哭得是痛哭涕,扑在沁哥怀里。我是什么人啊我!太无了!居然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以为沁哥是有阴谋想吃掉我的!我我我我…才是最无的人!我太对不起沁哥,对不起大哥了!我自以为没人关心自己,其实大哥和沁哥早就发现了,所以才不约而同地分别来开解我!连三哥四哥给我雪糕时也叫我打起精神来,他们肯定也是早感觉到了!只有我这白痴还自以为是全世界最惨的人,一个人烦恼!  我真是太丢人了!我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啊!我决定了…我要像个男人一样和玉哥合好!我不能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我马上扑了出去,像视死如归的英雄一样。怕什么!打不了就被强暴了!就算死我都不怕了,还怕强暴吗?!(但如果能不强暴还是不要强暴好,我怕痛)  不过,我要怎么跟玉哥开口呢?  这个问题确实有巨大的难度,因为我根本搞不懂魔界来的移民者的思想方向(如果能明白,我还用得着这么痛苦吗)。虽然话说得很豪迈,可实际该怎么做,我完全一片空白。  不行啊,我可不能又退缩了…  我再次陷入思想挣扎中,忽然听到一种奇怪但似乎熟悉地叫声。  “啊…地啊…哈哈…啊嗯…再深一点儿…好啊…啊啊…”  我吓得顿时跳了起来。因为…很显然此刻是听到了我人生中第二次现场H!三哥四哥不是在小温泉里面打马克打得烈吗?什么时候回到房间了?而且这叫得也太大声了吧?!这里可都只是纸门啊!在家里后院叫就算了,反正也没其他人听到,可这里是旅馆啊!到处都是客人,你们叫得这么,是怕没人听见吗?!  我僵在三哥四哥房门口,开门叫他们别那么大声也不是,不开门当作什么没听到也不是。(毕竟是我的亲哥哥,我还知道礼仪廉的)正在左右为难中,突然“嘭”一声巨响,只见我和玉哥的房间门被狠狠踹开,然后,我看到了盛怒中的魔王大人。  这也太快了吧!我还没想到怎么和他合好呢,玉哥怎么就出现了?!(而且又是怒火中,我…我吓得腿软)  玉哥见到我立在走廊,也愣了一下,但很快又转回原目标,狠狠一脚踹向三哥四哥他们房间的门柱:“我你们!你们两个也太吵了吧!早吵小心老子把你们都强了!”(玉哥脚不痛吗?那可是门柱啊)  巨吼过后,果然顿时一片寂静无声。沉静了尴尬的五秒钟后,纸门被打开,三哥全着漂亮的身体趴在地上,后面是四哥抱着三哥的,两人还着气头汗水,保持着某某运动中的姿势。拉开门的三哥看到玉哥和我,居然笑笑:“是不是想加入啊?好啊,我们一起来玩。”  玉哥脸上黑雾迅速聚集,可还没等他大人开口,四哥突然先喊道:“不行!天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许碰!”说完,四哥一手甩上门,里面又传出来断断续续的息声与叫声,还有隐约听到的对话。  “谁…哈哈…谁让你邀请降玉的…岚也算了,但玉只做1号,难道你要你这漂亮的身体…被…被他上吗…”  “地…啊…不要停…我…我只是想大家…嗯啊哈…一起比较好玩嘛…啊啊啊!”  “不行!你…你是属于我…你一辈子都只能当我一个人的0号,你答应过我的,只做…只在我身下做受的…”  “啊哈哈…地…”  房间里的对话没结束,即使我和玉哥进了自己房间也依然能听到隔壁那烈的运动声,甚至能感觉到那边渗透过来的糜气息。真是世风下,道德沦亡啊!就算是哥哥也不能这样搞法啊!你们不但是同恋,而且还是在伦呀,好歹也该遮掩一下吧!反而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地喊得有多大声就多大声!  我坐在房间的角落拼命冷汗,玉哥则站在窗边看外面的风景,背景音效是旁边房间两个双胞胎哥哥的某种烈叫声,这场面太诡异了!我刚才本来想合好的话全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了。(虽然本来也没想到要说什么)  现在呆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我还是先找地方躲一下比较好。(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大哥身边)我缓缓站起身,小心翼翼走到拉门前,看到玉哥仍然背对着我立在窗前,才放下心,踏出走廊。  一脚踏在走廊木地板上,另一只脚正准备跟着迈出这房间…突然,一只大手伸到我眼前,住我的嘴,然后那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朝后拉了进去!我是整个人飞了进屋,重重地摔在踏踏米上。背脊好痛!可是我根本无暇分心去考虑背上的痛,因为,一双紫的魔王眼瞳在极近的距离注视着我,那种眼神,不是在看弟弟,而是目标的猎物。  玉哥整个人在我身上,面孔离我如此近,他的鼻息在我面上,喉咙隐约发出底沉的喉音。明明什么都没做,他却在息着,似极力忍耐着什么。  而终于,再也按捺不住了。  我不敢呼吸,不敢动,不敢刺这只频临爆发的野兽。除了感受他的躁怒,我什么都不敢做。而他下半身那个硬硬顶着我的东西是什么,我也非常清楚。  汗水从我额头一滴一滴淌下。好久,他盯了我好久,才冷笑着从喉间挤出沙哑的一句:“你趁老子发烧时占了老子的便宜,也该连本带利还回来了吧!”  我瞪大了双眼,叫不出半点儿声。玉哥当时果然是看到了!(这世界真的是有报应了啊)  不行,不敢说也要说,不然这次绝对会死定了!  我张开口好半天,才勉强透出声弱的一句:“可…可我是玉哥的弟弟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要慢慢拉开与这只野兽之间的距离。  但这句话不说还好,说了玉哥反而面色剧变:“什么弟弟!突然大哥就说有了个弟弟,突然你就冒了出来,突然就跑到老子面前,还一幅天真的样子,笑啊笑啊搅得老子一头混乱,还没清楚呢又突然就发起脾气!一会儿笑,一会儿怒,一会儿又哭起来,还要一边躲着老子一边又吃老子豆腐!搞得老子莫名其妙总是想到你,连晚上睡觉都尽做些奇怪的梦,里面的对象全是你,得老子夜难安!”  尴尬地沉静,凝结了在这个房间里。  (千万别告诉我,玉哥说得那些奇怪的梦,是梦啊)  旁边还有三哥四哥烈的叫声(他们究竟要做多久,要做多少次啊,累不累…),不过我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此刻我面前这个才是那最最可怕让人无法逃避也无法忽视的人。  俊美的面孔,冷酷的表情,幻的紫隐形眼镜,以及,一双魔王才会有的眼睛。  “我告诉你!梦降岚…老子从来就没有把你当弟弟看!”  咬牙切齿蹦出的字眼,里面究竟搀杂了多少的矛盾与烈,又是多深的感情才会出如此无可奈何到自嘲的眼神。我第一次听到这样子的表白,带着威胁与近乎仇恨的语气,将他自己的血咬碎撕裂,再回入自己喉中。  强烈到让人窒息。  我颤抖着,一种比恐惧更强烈的害怕感在黑色气息中蔓延起来:“可是…我们…我们是血缘相同的兄弟啊!”  他冷笑一声,脚似乎有磨破的血腥味,我却不知道他是为何而笑。而明明是笑,那为什么…为什么…会让我觉得他…其实…很可怜呢?  “老子不在乎这些,你也不会在乎的!”他愤恨地,咬牙切齿地吼着:“因为你…因为你…你…喜欢大哥…”  看着眼前的这个用怒火着我的哥哥,我忘记了逃避,忘记了合好,忘记了其他所有,甚至泛起一种渐渐远离现实的奇异错觉。只是脑海里不自由主浮现地,是第一次见到他时不分由说就将我吻得七荤八素的炙热,是帮他打耳时他死闭着眼睛恐惧看到血的窘相,是称赞我有画画天份时的认真,是为等我下班而像猫般倦缩在后巷的睡脸,是发烧时那殷红朦的眼神,是舞台上眩烂到刺眼的金色光芒。  外面的天空,漆黑一片,该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可是,为什么,玉哥,会喜欢我呢?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这个如此爆躁的哥哥…不,是这个全宇宙第一爆躁的男人!  怎么,会喜欢上我了呢…?  骗人!骗人!骗人!骗人!  我看着这个男人,他有清秀漂亮的面孔,却是最火爆易怒的性格。  他率直又单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喜欢一个人就将对方抢过来,不管对方是哥哥还是弟弟。  他左耳耳骨上的两个纯银耳环,闪烁生辉。  而那对耳,是属于我的。
上一章   非常家庭(BL)   下一章 ( → )
金牌牛郎的报这个死女人野蛮姐妹闯皇雪嫁娘别跑!丫头不贞银钗不婚玉钗度假新娘不悔金钗你搞怪我接招
欢迎您对非常家庭(BL)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非常家庭(BL)最新章节第十三章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非常家庭(BL)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