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非常家庭(BL)最新章节:第二十三章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非常家庭(BL)  作者:候已 书号:18354  时间:2017/5/28  字数:8923 
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下一章 ( → )
  回到豪华别墅区的门口,意外发现那个古板保安又在和人争吵了!  虽然知道住在这里面的人都是很重要的贵族业主(真不好意思,不过我家那几个哥哥确实是超级有钱人啊),这里的保安有时实在会负责过了头。想当初我第一次来时,他也不准我乘的士进去,只让我徒步爬行。(又想起我苦命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了,哭,跟他有隔夜仇)  “你连对方具体地址都说不出来,我不能放你进去!”  看!一听就知道这保安绝对是找不到女朋友的类型!(虽然我也找不到,汗)  “我只是不确定他搬到了哪一栋而已,我知道他的名字!”  那可怜的男生穿着高中制服,大概比我还小一两岁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危险人物,悲惨地是遇到这心理XO的保安啊,就算你自己倒霉。  “不行!除非你跟对方电话证明,否则我不能放你进去!”  “我要知道他的电话,还会不知道他住哪栋楼吗!我只知道他叫梦降沁,就住在这里!你快让我进去!”  什么?那个名字…!  已踏进小区的我顿时停下脚步,回过头,只见那男生长着一张斯文秀气的脸,面色焦急中带着几分倔强。虽然不算很帅,却有几分可爱“你找…沁哥?”  我走到他面前,好像第一次见到古代出土的土俑般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番。请大家原谅我的孤陋寡闻吧,我来到这个家半年了,还从未见过有一个人…哪怕一只猫来找沁哥。沁哥本人更是从没提过任何一个朋友的名字,我极端怀疑沁哥以前的朋友可能都曾被他XO过而吓得不敢再靠近这个面相美丽的吃人怪物。  “你…认识梦降沁?”那男生似乎终于反应到我说的“沁哥”就是他要找的人,顿时好像找到了妈妈的小崽般围着我团团转。  嗯,从外表来看,似乎不是沁哥喜欢的类型,不过若从笑容来看,就难说了。沁哥喜欢的是长像漂亮精致的男生,这个小眼睛又有雀癍的男生,他大人应该兴趣不大。不过我决不能因为敌人的稍微不符合范围就放松了警惕,毕竟送到嘴边的食物,以沁哥的性格肯定是不吃白不吃、有吃尽管吃!  这个没发现到我正为他大人的贞而苦恼担忧的男生,紧紧拉住我的衣服不放:“请你带我去见他!求求你!”  那是一种极其认真纯朴的坚定眼神,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沁哥的真正身份?知道了又会否被吓得心脏衰竭而死呢?  “我求求你了!”  唉!怎么办呢?我手上提着今晚的菜,如果再被他这么拉下去,那堆鸡蛋会破掉吧!谁叫我最容易心软了:“喂,你,帮我拿这袋鸡蛋,小心不要打破了,跟我进来吧。”  说出这句话后,我马上就后悔了…我这不是明摆着将无辜者送进沁哥嘴里嘛!  那男生却高兴地简直要飞了,不但帮我提了鸡蛋,连其他菜也抢着帮我提了,还一直不停道谢,得反而我不好意思了。不过我比较在意的是:“你找沁哥什么事?”  “沁哥?啊,你是他的弟弟?”  奇怪,他为什么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难道我的小受荷尔蒙真的这么厉害,连个不认识的路人也被荼毒了?)  “果然!”终于他又笑了:“你们长得好像,你真的是他弟弟啊。”  “你见过沁哥?”这次轮到我惊讶了。  “嗯。不过,只有一个星期,那时候…”他似乎想到什么,眼神飘到了远处,有点幻。我是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不过能和那个沁哥相处一个星期还没丢掉贞的人,可能只能以神人来定义了。这人没准其实是个比我高层次许多的防暴抗暴标兵啊!  拿钥匙开门时,我实在对不住自己善良无比的小良心,又给了他一个严肃的忠告:“一会儿你就站在门口,无论发生任何事都千万千万不能进来,我去把沁哥叫过来。如果发现有任何不对路的地方,你马上掉头就跑,坚决不能回头!记住了!自己的贞还是要靠自己保护,我怕自己可能无法保护你!”这些可都是我这半年用血泪换回来的经验,我轻易还不教人呢!  “贞?”他茫然地看着我,眼神仿佛是看到刚降落到地球的火星人。  (不过,真抱歉,我究竟是不是跑错了星球的火星人,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沁哥!沁哥!”我喊道,反正沁哥是绝对不会独自出门的,他肯定在楼上:“沁哥!有人找你!”  好半天,才看到沁哥懒洋洋地走下来:“岚,你就算等不及也不用这么喊吧?还是你总算发现到沁哥比降玉那小子好了?”  喂喂!虽然你即使懒洋洋下楼梯也懒得很漂亮人,可不代表我同意你又吻我啊!快松口!你不松口我怎么告诉你要找你的人其实是门口这小子呢!  “不…不是啦!是…是这个人找沁哥!”怪怪!衣服眨眼间就消失无踪了!沁哥果然是外星人乔装的,这可是超越人类水平的超能力啊!还是赶快转移他的注意力吧!  “这个人?”沁哥抬起头,没再继续对我的“迫害”了。  不过此刻更可怜的应该是门口这个男生,当目睹沁哥对我这个弟弟的所作所为,已经僵硬成石头,动都不会动了。沁哥无辜地用手指戳戳这块石头:“岚你骗沁哥,这是石头又不是人,怎么会来找我?”  我气得大吼:“他五分钟前还是人啦!”赶忙去厨房接盆温水泼了过去,那人终于恢复了清醒。他惊讶地看着沁哥,好半天才勉强开口:“你…你果然是梦降沁…”  趁他打量沁哥的短暂时间,沁哥显然也对这块自己送上门来的肥做了个质量鉴定,然后凑到我耳边用可怜的声音申诉:“讨厌,岚,不是沁哥喜欢的类型啊。”  我就知道!  我无可奈何地嘴脚:“沁哥,他是真的有事找你。门口的保安赶他都赶不走,他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好吧好吧。”沁哥居然还一幅委屈的表情:“我听就是了。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暗恋我就勉为其难地足你一次吧,不过我不做0号,你要做0号啊!”  “0号?”那人又再次陷入茫然。我总算确定自己确实是在地球了,原来一般人与沁哥沟通确实有些困难啊,并不是我跑错了星球的缘故。  男生始终低着头,却一再忍不住又偷偷瞄沁哥的脸,但一发现沁哥看向自己又立即脸通红地把头得更低,终于在几乎碰到地板图案的时候,他开口了:“你不记得我了…确实,都已经八年了…你肯定忘记我了…”  “八年?”沁哥十分困难地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八年…”  男生又焦急起来:“八年前我九岁,你记得吗?”  “不记得。”沁哥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倒了一杯红茶自品:“我对九岁的小鬼没兴趣。”  “真的不记得了吗?!”  喂喂!我说这位小朋友,你激动归激动,干嘛跑进屋子里来了!还冲到沁哥面前!我的妈妈呀,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个家超级危险吗?我家的哥哥们可是比强犯还恐怖,你再不听话马上就会失去贞啦!  “对,你当然不记得我了!”男生激动地几乎是喊起来:“可是你总记得我爸爸吧!当时你就在我家住了一个星期,我记得很清楚…我…我是…我是…我爸爸是凌益长!”  红茶杯从漂亮细长的手指中划落,摔在地上,没碎,却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滚落在沁哥脚边。  那一秒,我第一次见到,那个沁哥居然出了惊讶的表情。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打死都无法相信,沁哥那双美丽蓝海般静谧的眼瞳中居然划过一种恐惧…与悲伤?  虽然,只是一秒。  仅仅一秒。  一切又恢复成原来,只是沁哥那佯装温柔的笑容再也无法爬上嘴角了。他在茶几上拿起一包玉哥落下的烟,点起来,幽雅地吐着,烟雾弥漫。  可为什么,手会有些颤抖呢?  “那,教授现在怎样了?”沁哥淡淡地说着,仿佛只是在讨论晚上怎么袭击我般轻松。  男生却恰恰相反,很久才勉强按捺住自己的激动:“爸爸…死了…”  “死了?”沁哥略为一震:“为什么会死了?”  男生盯着沁哥那张美丽绝伦的面孔,那张无论何时看,都那么完美的面孔。  就像上帝制作的最完美的艺术品般,没有任何缺点和瑕癖的绝。  “爸爸…本来身体也不是很好,那次之后坐了几年牢,出来时人已经消瘦了一大圈,还染上肺病。出狱后越来越严重,住了两年医院,前段时间还是走了。”  男生一边说着,眼泪一边静静淌下来。沁哥却什么都不说,只是拼命抽烟。  太不合常理了。  我是第一次见到沁哥抽烟,我以为这个家只有大哥和玉哥会抽烟,没想到沁哥得那么纯,怎么看都不是第一次了,反倒是我被烟味呛得连连咳嗽。  这场面有些诡异啊。(全宇宙的正常人都会有这种感觉)  不认识却坚持要见到沁哥的男生,好像是什么教授的儿子(到底什么教授呢?我好像似乎仿佛感觉曾在哪里听说过,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向来天使外表恶魔心肠的沁哥居然收起了笑容沉默地着烟;而没穿衣服的我茫然地蹲坐在地板上。  (乖,我的小衣服,你被外星人GG骗到哪里去了?快出来吧,我好冷啊)  “岚!”时间长得我几乎要变成冰了,沁哥才终于发话:“帮我送他回去。”  “哈哧!你…哈哧…不会自己送啊…”我已经顾虑不到这男生的贞问题了,因为此刻我连自己的小命都快保不住了。我要赶快去找衣服穿!  “等等!”那男生一听说要送他走,忙冲沁哥喊道:“我是有话要跟你说的…我…”  “什么话?”沁哥那庸懒美丽的表情简直就像古时候的高级名,还要是超级头牌的那种!(汗,我从哪里训练出这种联想力的啊)  “我…我要说的是…是…”  男生低着头,卑微地,不知所措地,紧紧握着自己的衣角,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知道你新搬住址的人。我…我来其实只是想…想跟你道歉…”  “没有那个必要。”沁哥起身,从未见过的冷淡和漠然停驻在他的表情上:“那件事已经彻底结束了,而且我估计当初你母亲也不好受。我从来就没有怪责教授的意思,所以你也不需要这么多年一直想着这件事。就这样,岚,送客。”  “等等…我…我还没说完…等等…”  可沁哥再没有理睬他,径直走上楼,没有任何犹豫。看着男生出几乎要掉眼泪的表情,我咽咽口水,无可奈何地拍拍他的肩膀:“你等我一下,我穿上衣服就送你出去。”  男生一直低着头,没再说一句话。我送了他到小区门口,正要转身离开,他反而拉住我。  “沁…沁先生现在过得怎样?他…有没有受到以前那件事的影响而…”好半天,他才冒出不打边的一句话。  我拼命摇头:“你放心,绝对没有!我看全宇宙也找不到比他更随心所厚脸皮的人了!”我看沁哥天天越发攻击我越发神清气更加漂亮人。  “是吗…”  男生终于松开了手,逐渐垂下的眼睫反而异常的落寞。我实在看不过眼了:“你叫什么名字?”  他抬起头,眼神中有些惊讶。  我指指自己:“我叫梦降岚,18岁,美术学院一年级。如你所见,我是沁哥的弟弟。”  男生先愣了一下,忽然欢喜地握住我,那眼神激动地啊,几乎要让我昏旋了:“我叫凌裴长,大家都叫我裴。17岁,在D中学读高二。”  这男生的笑容果然如我所想地超级可爱啊,咳咳,不行,我可不能见异思迁了,赶快拉开他的手:“嗯,这是我家的电话号码,有空可以给我电话。”  裴高兴地几乎要给我下跪,总算乖乖地离开了。不过他和沁哥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沁哥见到他居然那么冷淡呢?难道沁哥今天拉肚子,所以自己送上门的大餐都不要?那这小子见到沁哥不吃他还赶他走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呢?难道他不是来捍卫自己贞的?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算了,别想这些没营养的东西了,赶快回家做饭吧!  晚饭我如约做了玉哥很喜欢吃的炸虾,可是一直到了晚餐时间结束,玉哥始终没回来,连电话都没来过一次。我低着头收拾碗筷,三哥四哥忽然凑上来:“哇,还剩了好多只炸虾啊!小岚做的炸虾好好吃哦,吃多少都不够!”说着他们一人提起一只就要往嘴里送,吓得我忙喊:“等等…那是…”  幸好,一对大手及时解救了那两只险些要遭毁尸灭迹的可怜小炸虾!  大哥一手一个将两只提着炸虾的手握住,阴沉着脸,好像鬼上身的表情:“你们两个刚才已经吃了十几只了,还不够吗?放下!”三哥四哥听到,果然乖乖收起手了,只是对着那盘剩下来的炸虾拼命刷口水,直到大哥往他们两只大嘴里面了两块超级巨型巧克力,他们才真的心满意足离开。临走前三哥还冲我眨眨眼,奇怪,难道他知道我这炸虾是留给谁的?  “岚,这盘炸虾其实是专门为降玉做的吧?那臭小子,又不回来吃饭!”大哥摸摸我的头,安慰我:“放心,天、地他们不会再偷吃你留给降玉的炸虾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得点点头,拿起装炸虾的盘子。真可惜,金黄的表皮都冷了,玉哥为什么不回来吃饭呢?重炸可就没这么好吃的说。  “我没事。”我扬起笑脸:“我一会儿还要去打工,晚上要是饿了,我有做点心放在冰箱里,你们自己热着吃。”  大哥拨起我额头上的留海,那双冷冰冰的细长双眼里渗透着一种淡淡的温柔:“岚,你最近好像很多打工,是不是有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如果有困难就直接跟我说,别把自己累坏了。”  嗯,大哥的手指触摸我皮肤的感觉真舒服,冰冰凉凉的,跟死人一样:“我真的没事。大哥你放心,到了十二月就好了。”  “十二月…”大哥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利索地收拾好餐桌,正准备出门,却被大哥拉住:“我开车送你去吧,这么晚坐公车也很危险。”说完还摸摸我的头。  我一直不敢告诉大哥,其实我很喜欢大哥抚摸我头发的感觉,有种好幸福的感觉。  就如我梦里所盼的,被哥哥宠昵的感觉一模一样。  “我!老子都说今天要回家吃饭了,你小子浪费了老子这么多时间,老子没死你就不错了!你还敢跟老子抱怨!老子说过多少次了,那首新歌的DEMO老子坚决不会修改,哪个不怕被死的想修改就让他自己修改去,老子没空奉陪…”  大门被一股龙卷风狂烈地踹开,狠狠地和墙壁来了个粉身碎骨的拥抱,我和大哥本能地望向门口方向,只见一身火爆衣着妖怪妆的魔王大人跨进家门,一抬头看到我们居然也愣住了,手里那支可怜的小手机以不太漂亮的姿势摔落在地板上,隐约还能听到电话另一边的喊叫:“喂,玉…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那首歌是你写的,除了你谁敢修改啊…喂…喂喂…”  “你们…在,做,什,么…”  只听到玉哥咬牙切齿地从喉咙里冒出那几个搀杂了重重火药味的字音,我茫然地看向旁边的大哥,不明白我和大哥做了什么不对劲儿的事。  了不起就是被自己的哥哥拍了拍脑袋嘛,如果玉哥想要,那…那最多我也拍拍他脑袋吧…(不过他脑袋上那么多“尖刺”我还怕扎穿手呢)  可根本没给我疑惑的时间,只感觉到一阵黑暗气息狂袭而来,得我几乎站不起身,紧接着地面震动,天空响雷,连房子里的灯和电视都开始闪烁不停,整间屋子顿时一黑一亮烈闪烁,吓得我都不敢动半分。  发生什么事了?地震?龙卷风?火山爆发?不对…城市里哪来的活火山啊!  难道…难道这其实是魔王的真正力量?!  只见玉哥整个面孔黑煞地吓人,直盯着…大哥?!  像仇视着阶级敌人般,玉哥释放出有史以来最强的黑暗魔力,那张俊美的面孔早已彻底扭曲,朝着大哥怒吼:“谁…让你碰岚的!”  我的妈妈呀!  我该不会要死在这里了吧?!  世界末日了!十级地震了!死火山爆发了!龙卷风来袭了!居然整个屋子都在剧烈晃动,几盏承受不了电变化的灯泡已经用惨裂的爆炸声宣告了它们的英勇阵亡,三哥四哥那对白痴双人组居然还叼着巧克力跟随屋子晃动玩得开心,在客厅看电视的沁哥则因为小电视惨痛的碎裂而恼怒地扶着墙冲出来:“降玉,你这臭小子在做什么?!快给我停下来!”  可玉哥仿佛根本没听到,只是一直狠瞪着大哥,一直一直,不断散发出黑暗气息和云雾,似乎想彻底毁灭了这间屋子,以及,大哥。  一直站不稳的我摔在餐桌旁边,扶着桌脚才勉强没被震滑到其他地方去。可是旁边的餐柜就不太听话了,那玻璃门横飞开来,里面一堆玻璃器皿好像从监狱逃而出的犯人,纷纷砸向我。可怜我两只手都移不开啊,更别提躲开了,只能咬牙闭上眼睛!  惨了惨了!要毁容了,这样还怎么嫁得出去啊?!  …  奇怪?  怎么…没事啊?  我慢慢睁开眼睛,才发现是大哥挡在了我上面,为我接住头掉下来的餐具。我顿时被吓坏了:“大哥?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大哥平静地说。可显然这只是安慰我的话语,因为我已经看到大哥左手上一条鲜红色的血痕。我吓得想抓起大哥的手,大哥却忽然站了起来,面色冰寒地看向已经彻底暴走抓狂的玉哥,那温度啊,顿时降到了绝对零度以下的水平。不理会震动中的屋子,大哥大踏步走到抓狂的玉哥面前,没有任何犹豫,扬手就狠狠了一巴掌在玉哥那张俊美的面孔上。  “啊…停了…”  屋子的摇晃真的停止了,灯光也不再闪烁,我抬头看看四周,简直一片惨不忍睹的台风过境啊,到处都是跌落摔碎的东西。(哭,到时候收拾的人还不是可怜的我)  “降玉,你激动什么?!”总是面无表情的大哥似乎终于有了一丝怒气:“你看看都把屋子得什么样了!”  果然!  不愧是大哥啊!  我此刻对大哥的崇拜简直犹如淘淘银河水般闪烁生辉,居然能正面控制住暴走中的魔王大人!果然要对付玉哥这种非人类的大魔王,还是要由同样非人类的妖怪出动啊!(什么跟什么啊,汗)  被扇了一巴掌的玉哥似乎终于冷静下来了,低头气。然而当他再次抬起头时,眼中的怒火并没有丝毫的减弱,甚至该说更为旺盛了:“你还问我激动什么,怎么不说你做了什么…”  完了!  玉哥居然连对大哥的尊称都免除了,这下肯定要彻底爆发了!  果然,整个屋子又再次陷入一种暴风雨前的晃动,而且比刚才那一场还烈,连我的身体都在晃动了,桌子椅子全在移位,这下连个扶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完了!完了!这次绝对会把整间屋子都拆了的!  “降玉…”大哥很惊讶,玉哥的气焰显然严重超乎他想象。  玉哥的左脸颊上还印着一个鲜明的巴掌印,可他大人完全不理会,反而更强烈地释放黑暗魔气。  不行啊!  在这个家,负责收拾的人是我啊!  “玉哥!”  顾不得其他人的惊讶目光,我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飞扑过去,在离大哥极近的距离,狠狠吻住了某人的黑色瓣。  深深地,发着狠地,狗急跳墙地,无可奈何地。  吻了上去。  出乎意料,我本以为,玉哥的吻也该是透着黑暗气息的,可事实上,那双柔软到仿佛一切都只是做梦。  那是,难以想象的软滑和炙热。  “岚…”  看到沁哥那惊讶地说不出话的表情,我这才终于清醒过来…妈妈呀,我做了什么啊?!我…我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自己主动扑上去吻了玉哥?!  现在屋子中的黑暗气息彻底消失了,玉哥闭着眼,似乎很满意这个吻,还想要更多。他大人倒不抓狂了,不过换我想抓狂暴走了啊!连大哥都不敢置信地盯着我,我…我我我居然在大哥面前,主动吻玉哥,还一幅如饿似渴求不的样子…我…我我我我完蛋了!  “玉哥,你肯定是饿了吧?!你饿了就直说嘛,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呢!你说我肯定会给你吃的嘛,何必要那么大抗议…哈哈…”我拉起还没反应过来的玉哥就飞速冲上楼,冲进房间,锁上门,却还是止不住心底的恐惧。  不行!一想到要面对那么可怕的沁哥,我就双腿发抖!我绝对不能让沁哥知道我和玉哥开始交往了!但怎样可以瞒过去呢?有什么办法可以将事情掩盖下来呢?不行,我的小脑袋,快想啊!想不到就死定了!绝对会被沁哥吃得尸骨无存的!  我还正痛苦思索着呢,背后一只黑的大手就像水鬼一样搭上了我肩膀。糟糕,差点儿忘记了玉哥这正主,我忙回过头陪笑脸:“玉哥,你误会了,其实…”  “老子不是说过,不许你跟大哥说话吗?!你不但和他说话,还让他碰你!”玉哥根本没给我请律师申诉的时间,就直接切换到了恐怖档。  可他的要求本来就是无理取闹啊:“你在胡说什么!为什么不能和大哥说话?为什么大哥不能碰我?!”  “老子说不能接近就不能接近!大哥…他…他很危险…”  “危险个头!最危险的人是你!”你刚才还差点儿把这屋子给拆了!  “岚…”  玉哥一脸不容抗拒的神色,直盯着我。如果是其他事情,我也顺着他算了,毕竟我实在没本事和一位魔界来的恐怖大王对抗(无论体力还是精神力),可他居然要止我和大哥说话,这也太离谱了吧!  黑着脸的玉哥突然将我直到门上,无论我怎么挣扎,居然都无法掰开他的手臂!  此时我才知道,原来以前我能挣脱开这位魔王大人,其实,是玉哥在让我的。  是他故意放水给我,是他看不得我痛苦,宁愿自己忍着,也不舍得看我受一分苦。  否则以我的力气,如何能推开魔王大人?  玉哥的脸色黑暗到了极点,紫的眼睛充斥的一股恶的魔力与怒气,那气势吓得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什么都没说,一手猛地就拉在我后面的子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一阵巨痛就从一个奇怪的地方传上来。  “好痛!你…你放开我!不要把奇怪的东西进来!”  玉哥在做什么啊?!痛死我了!  那是一种非常怪异的痛觉,像有生命般从后面直窜上来,痛得我几乎要呼吸不过来。  玉哥是要杀了我吗?这么痛!  “痛?我只放了两手指,真正做的时候可比这痛多了!”玉哥出了久未展过的黑暗恶式魔王冷笑。  不要!  虽然早就听说过很痛,可没想到亲身经历时,居然是那么可怕!  “不…不要…好痛…你欺负我…”  太丢人了!我…居然哭了!  因为,因为…实在是太痛了!痛得我拼命气,无论怎么挣扎怎么躲避都逃不开那种杀人的痛!  痛得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只是眼泪一夺眶而出,就停不下来了。  一发不可收拾。  (妈妈,请原谅儿子我的无能,你是没试过这种可怕的痛啊)  可看到我那汹涌的眼泪,玉哥顿时就呆住,手上也松了。他无措地抚摸我的脸:“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痛你的…我…只是一时生气…”  他手忙脚地轻摸着我的眼泪,可无论怎么抹,我的眼泪都停不下来,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其实玉哥的手一拿出来,我马上就不痛了。但看到玉哥居然那么无助,我就好气又好笑。  能让魔王大人出如此为难的表情可不容易啊!  这念头一闪过,我的恶作剧心理通通跑了出来。我反而哭得更狠了,不过尽是干号,眼泪早就干了。  “真的这么痛吗?”  玉哥很是无措,我强忍着笑意,扁起嘴:“你被一次试试!”  这时间我该去打工了,可玉哥那笨拙到可笑的安抚人行为似乎还没有停止的意思。我也只好一直忍着。  要怎样才能让这个如此爱吃醋的魔王大人知道,其实我对大哥并没有那个意思呢?  我担忧着大哥手上的伤口,却不敢说出半句。如果说出来,我看这次不是拆了屋子,而是直接把整个地球完全毁灭了。  原谅我,大哥,希望沁哥有好好帮你包扎伤口吧。  毕竟,既然我已经选择了这个恐怖的大魔王,就必须负责好好驯养他,将他栓牢,不让他四处咬人。  一直一直。  驯养一辈子。
上一章   非常家庭(BL)   下一章 ( → )
金牌牛郎的报这个死女人野蛮姐妹闯皇雪嫁娘别跑!丫头不贞银钗不婚玉钗度假新娘不悔金钗你搞怪我接招
欢迎您对非常家庭(BL)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非常家庭(BL)最新章节第二十三章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非常家庭(BL)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