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11-12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7396 
上一章   (月影霜华)(11-12)    下一章 ( → )
  第十一章

  苏凝霜的病本来已经有了起,谁知道第二天月儿来探看之时,发现母亲的病又加重了。

  月儿免不得又哭了一阵,没没夜的照顾,足有半个月的时间,苏凝霜的病才算好起来。

  病好起来了,身体却远远没有复原。原本珠圆玉润的身子此刻消瘦了不少,脸色也十分苍白,让人看一眼就心痛的无以复加。

  苏凝霜原本还打算每去佛堂诵经,月儿却是死活不允许了,着母亲在自己房中调养身体,每天里都过来陪母亲说话,时不时讲几个笑话,逗母亲开心。

  接连几天,李天麟在店铺里跑得更勤了,每天早出晚归,饭都是在外面吃的,几天下来人都瘦了一圈,顶着两个黑眼圈,被月儿找机会狠狠嘲笑了几次。

  这一晚上,苏凝霜被女儿强拉到客厅,进门只见桌子上一桌子菜,不问道:“月儿,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菜?”

  月儿笑道:“娘亲您病体康复,难道不该庆祝吗?这几道菜都是我这几天空学来的,今天特地请您尝尝,不知道合不合您口味。”

  苏凝霜在月儿鼻子上刮了一下,笑道:“女儿给娘亲做的菜哪有不和口味的道理?”

  月儿咯咯一笑,搀着母亲坐下,道:“再等一下,我跟师兄说好了,今天早点回来,估计马上就到了。”

  苏凝霜心头一跳,若无其事的说道:“天麟这几天辛苦了,在忙什么?”

  月儿撅起嘴:“谁知道忙什么?天天不见人影,连庆祝娘亲病体痊愈的庆祝宴也敢迟到,看他回来我不罚他。”

  正说着,门口人影一闪,李天麟走进来,一面擦着汗水,一面道:“师娘,月儿,我回来了。”

  月儿脸上一喜,随即板起脸嗔道:“怎么又迟到了?叮嘱几次都记不住。”说着拿过巾,递给李天麟擦汗。

  苏凝霜瞟了李天麟一眼,低下头喝了口茶。

  李天麟笑道:“本来下午就查完帐的,多宝阁的候掌柜听说师娘大病初愈,特意从西域来一尊羊脂玉观音像作为礼物,我去了一趟城外的福宁寺,请主持方丈开光,所以回来晚了些。”

  福宁寺离玉州城甚远,道路难行,一个下午时间哪怕是骑马也要两个时辰才能来回。想到李天麟为了一件礼物如此奔波,哪怕是苏凝霜心中也涌出一丝暖意。

  月儿兴奋的叫道:“快拿出来,快拿出来!”

  李天麟笑着拿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现出一尊白玉观音像,通体洁白无瑕,玉工道法十分老到,观音形象惟妙惟肖,手托玉瓶,眉目祥和,果然不是凡品。

  月儿托着观音像看了半晌,忽然咯咯笑道:“娘亲,这观音和您很像呢。”

  一旁徐婆婆上前来看了一眼,笑道:“真的呢。这观音的眉眼简直是比着小姐的模样雕出来的。”

  苏凝霜抿嘴笑道:“观音大士万千法身,偶尔与一个人的面目相似有什么稀奇?”

  李天麟道:“这可不一样。这观音像是西域玉工雕成,竟然与师娘一般无二,说明观音菩萨也眷顾着您呢,一定会保佑您无灾无病,青春永驻,心想事成。”

  月儿和附和着说道:“就是就是,这一定是菩萨显灵了。”

  苏凝霜接过观音像,只见果然与自己十分相像,心中便明白了几分:定然是天麟暗自派人雕刻而成的,却骗自己说是玉工早就雕好的。不过这份心意却是难得,当下也不戳破,赞叹几句命徐婆婆奉入佛堂。

  几人说了几句话,便开始吃饭。

  月儿请母亲坐了首座,强按着徐婆婆坐在旁边,然后和李天麟坐在下方,斟一杯酒,起身敬酒道:“这一杯酒,敬娘亲病体康复。祝您身体康泰,无病无忧。”

  苏凝霜笑喝下酒。李天麟在月儿暗示下也站起身来祝酒道:“徒儿也敬师娘病体康复,祝您青春永驻。”

  苏凝霜饮下酒,一旁徐婆婆却也站起身来来:“老婆子也凑个热闹,祝小姐永远喜乐,永无烦恼。”

  三人敬过酒,月儿又给徐婆婆敬酒,感谢这几照顾母亲的恩情,然后几人说说笑笑,边吃边聊,气氛十分融洽。

  苏凝霜吃了几口菜,无意间瞟了一眼糖醋鱼,只是隔得远了,不便下筷。李天麟却早已起身,殷勤的夹了一块,放入苏凝霜碗中。

  苏凝霜心中一动,不动声的将鱼放入月儿碗中,道:“月儿,你最爱吃鱼,尝尝这鱼味道如何。”

  月儿笑嘻嘻的将鱼夹回苏凝霜碗中:“娘亲,这是师兄特意给您夹的,赶紧吃吧。”

  苏凝霜无奈,慢慢吃下这块鱼,放下筷子道:“正巧家里人都在,我有件事要宣布一下。”

  三人住筷子,静静等着苏凝霜说话。

  苏凝霜说道:“月儿,天麟,你们两个两小无猜,在一起这么多年感情深厚,夫君故去时已将月儿许给了天麟,我看过几就让你们成亲,你们觉得如何?”

  月儿霎时脸上羞得通红,低着头扭捏的笑声道:“娘亲,怎么突然说这件事情?人家,人家还不想嫁人呢。”

  苏凝霜笑道:“你呀,口是心非。恐怕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吧。”

  月儿低着头不说话,手指着衣角,羞涩不已。

  李天麟心中立刻知道了苏凝霜的意思,当下起身离座,跪倒道:“师娘赐婚,徒儿自然愿意。只是师父尸骨未寒,徒儿正在孝中,实在不敢谈婚嫁之事。”

  眼看苏凝霜还要说什么,李天麟抢声道:“师父离世时虽然说不必苛于礼法守孝三年,但身为徒儿和女儿,岂能做出如此不孝的事情?成亲之事还需以后再议,请师娘成全。”

  苏凝霜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本意是让李天麟与月儿尽快成亲,好断了李天麟对自己的绮念,可是李天麟却咬住一个“孝”字,坚决不肯成亲,自己终究不能强迫。

  眼看母亲和师兄态度有点僵,月儿急忙笑嘻嘻的道:“娘亲,师兄说的对,爹爹才去不久,女儿怎么能成亲呢?而且女儿年纪还小,还想在娘亲身边多留几年呢,才不愿意早早嫁人呢!”

  苏凝霜强笑了一下,道:“既然你们都不着急,娘亲也不勉强你们了。”

  此事作罢,几人继续吃饭。

  苏凝霜心中忧闷,酒力不支,又喝了几杯,头有些晕。一旁徐婆婆看着,急忙搀着苏凝霜回房休息。

  苏凝霜回了房,被徐婆婆伺候着去了外衣,躺在上,头脑晕乎乎的如在梦中。恍惚中似乎见到夫君的身影坐在边,伸手握着自己的手,默默的看着自己。

  苏凝霜轻声说了一声:“夫君?”

  韩剑尘的身影呆了一下,然后俯下身子,在自己上吻下去。

  苏凝霜忽然抱住韩剑尘的头,贪婪的允着夫君的嘴,眼泪淌下来,喃喃的说道:“夫君,霜儿好想你,好想被你疼爱…”

  夫君似乎怔了一下,轻轻吻去苏凝霜脸上泪水,抚摸着柔软的背脊:“好好睡吧,我一直陪着你。”

  苏凝霜轻轻泣着,躺在夫君怀中,慢慢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苏凝霜猛然惊醒,叫了一声:“夫君?”

  边却空无一人。

  “果然是梦啊。”苏凝霜低声自语着。哪怕梦中感觉是何等真实,甚至边仍然留着夫君嘴的味道。

  终究还是梦啊。苏凝霜想着,一行眼泪慢慢下来。

  接下来几,日子过得甚是平和。苏凝霜每在佛堂诵经,月儿读书习字,而李天麟在外奔走,无论多忙都会在晚上赶回来吃饭。而无论多晚,苏凝霜和月儿都会等着李天麟回来一起吃饭,虽然没有成亲,却早已和一家人没有什么两样。

  偶尔,李天麟会带回一些小礼物:绸缎,胭脂,各种首饰,必然是师娘一份月儿一份,惹得月儿时常取笑他都快变成女人了,挑东西的眼光比女人都好。

  苏凝霜笑着接受李天麟的礼物,有时看着李天麟炽热的眼光,总是把目光移到别处。少年人心,就算是一时痴于自己,终究不会长久,而且月儿是他未来的娘子,两人如此亲密相爱,早晚他会幡然悔悟。

  苏凝霜这样想着。

  大半个月后的夜晚,月亮挂在天上,银色的光芒照亮大地。

  佛堂中,苏凝霜坐在蒲团上低声诵经,眉眼低垂,安静柔和,手中轻轻捻动一串佛珠,银色月光笼罩在身上,每一头发都闪耀着光泽,圣洁无比,与对面桌上的白玉观音像遥相对应,仿佛菩萨真身降临凡尘。

  天色晚了,苏凝霜念完最后一遍经文,站起身来,回过头,只见一个身影站在后面,痴痴的看着自己。

  苏凝霜心脏忍不住地微微跳动,不觉手心渗出一层细汗,柔声道:“天麟,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

  李天麟沉默了片刻,忽然走到苏凝霜面前,伸手拉住苏凝霜的手:“师娘…”

  苏凝霜轻咬嘴,抬手轻轻在李天麟头上抚了一下——昔日在自己身前玩耍的幼童,如今已经比自己还高出半头了——,慈爱的道:“快去睡吧,晚了明天起不来,耽误练功了。”

  李天麟呼吸急促了起来,张开双臂,将苏凝霜抱在怀中:“师娘,我想你。”

  苏凝霜任由李天麟将自己抱在怀中,一动不动。过了一会才慢慢道:“天麟,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是你师娘,你跟月儿成亲后便是你的岳母。你还是个孩子,偶尔心不受控制在所难免,听话,赶紧回去吧。”

  李天麟道:“我知道,师娘。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对你有非分的念头,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师娘,我喜欢你,像喜欢月儿一样喜欢你。每次看见你笑我就高兴,看见你流泪我的心就一阵阵的疼痛。你病了的时候,我宁愿是自己病倒在上。我知道不对,可我忍不住。”听了片刻,声音变得坚定:“师娘,我爱你,我要做你的男人。”

  沉默了片刻,苏凝霜轻轻推开李天麟,微微仰起头,微笑着,眼泪却慢慢下来。

  “天麟,你真的想要师娘吗?”她慢慢说着,缓缓伸手解开衣带,任由身上纱衣滑落在地上,出里面仅着贴身小衣的柔美娇躯,在月光下微微颤抖。

  苏凝霜闭上眼睛,起身子,轻声说道:“你真的想要的话,师娘现在就可以给你。无论你想对师娘怎么做,今晚师娘都由着你。”声音渐渐变得冷下去:“但是过了今晚,我们之间只能是未来岳母和女婿的关系,你要有一点对不起月儿的地方,我绝不原谅你。”

  李天麟愣愣的呆立了半晌,久久没有说话。

  苏凝霜的心脏一声声的跳着,心中又酸又苦,一片茫然,等了片刻,一双强壮的胳膊轻轻抱住自己的身子,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陡然一酸,晶亮的泪水从紧闭的双眼下来,却倔强的直摇摇坠的身子,一动不动。

  一对火热的嘴轻轻舐着自己脸上的泪痕,接着,落在地上的纱衣重新披在自己身上。

  “师娘,对不起。”李天麟哽咽着:“你是我最敬爱的师娘,是月儿的母亲,我的岳母。永远…永远不会变。”

  苏凝霜的身子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气,软软的倒下去。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传来一阵笑声:“呵呵,想不到啊,竟然被我看到这么一对痴男怨女啊。”

  第十二章

  两人同时一惊。李天麟豁然转身,将苏凝霜护在身后,喝道:“什么人?”

  一个人影慢慢走进来,带着悠然的语调说道:“一进城就听说韩剑尘的夫人貌美如花,三贞九烈,本来我还想见识一下,没想到,呵呵,暗地里却躲在这里和自己的徒儿幽会。韩剑尘啊韩剑尘,你坟头上恐怕早就绿油油一片了吧。”

  只见来人身穿青色儒衫,手里拿一把折扇,面容还算清秀,举止间倒有几分风倜傥的样子,只是两只眼睛隐约透着一股异。

  李天麟喝道:“什么人?深夜闯入韩府意何为?”

  那人用扇子顶了顶额头,轻笑着道:“不用喊,整座府里上下人等都被我的翻了,你再喊也喊不来帮手。在下不才,人称穿花蝶是也。知道玉蝴蝶吗?那是我的师兄。”

  李天麟和苏凝霜同时一惊:玉蝴蝶是有名的贼,穿花蝶是他师弟,自然也绝非善类。李天麟下意识的上前几步,挡在苏凝霜前面,苏凝霜心中突突颤,紧咬着嘴,心中却暗自决定,如果天麟不敌,自己立刻咬舌自尽,觉不给对方侮辱自己的机会。

  穿花蝶悠悠的笑道:“不用怕。小兄弟身为弟子,却敢打自己师傅守寡老婆的主意,了不起,你我可算同道中人。你们想做什么大可继续,区区只想在旁边观摩一番。不过小兄弟完事后,区区想分一杯羹,想必小兄弟不会拒绝。又或者韩夫人愿意与你我二人一起共享鱼水之,那就再好不过了”

  李天麟喝道:“去死!”脚下一错,间发力带动臂膀,一招丹凤朝阳,举拳打向穿花蝶太阳

  穿花蝶笑道:“啊哟,小兄弟打算吃独食啊?这可不太好。”身子一偏,躲过李天麟的拳头,手中折扇点向李天麟口。

  李天麟闪身避开,化拳为爪,五指头成龙爪形状,扣向穿花蝶檀中,两人你来我往快速手几招,穿花蝶心中微微有些意外:早听说韩剑尘的徒弟不爱习武只爱念书,是个废物,如今看来还有几分功力啊。当下收起玩耍心态,认真对待。

  李天麟本来就聪明,早已将韩剑尘的武功招式学的七七八八,这几个月又狠下了一番功夫,功力大涨。只是以前没有跟人真正动过手,经验不足。被对方的折扇在身上打了几下,浑身疼痛,却咬紧牙坚持。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招式越用越,从一开始只能防守渐渐到后来能够反击一两招。

  穿花蝶又打了几招,心中暗自怨恨自己太过大意,这次以为手到擒来能采得绝世美人的身子,除了一把折扇,连匕首或者暗器都没带一件,才费了这么多麻烦。这般想着,使出全身解数,手中扇子时开时闭,上下翻飞,瞅着一个破绽,啪的戳在李天麟口大。李天麟身子晃了晃,倒在地上。

  穿花蝶这才松了口气,暗自道:幸好这小子没有经验,否则还真不好对付。

  回头看着苏凝霜虽然面色惨白,其容颜秀丽实在是平生罕见,心大起,一步步慢慢过去,笑道:“韩夫人,等的心急了吧。不要紧,今天这一晚长着呢,在下定然能让夫人死。呵呵,夫人不要想着自尽,在下口味有些独特,就算是死人,以夫人这般美貌,相信也能令在下心满意足。”

  苏凝霜身子晃了两晃,嘴都咬破出血来,坐倒在地上,身子不住颤抖。

  穿花蝶心中兴奋不已,他平最爱看女子在身前绝望的神情,此时胜券在握,对方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毫无还手之力,眼前浮现出这绝妇人被肆意凌辱的模样,只觉得浑身发热,正要迈步,忽然后面一双胳膊将自己拦抱住。

  李天麟双眼充血,双臂用力,将穿花蝶摔倒在地上,举拳一面砸一面喝道:“无恶贼!我绝不允许你动师娘一手指头。”

  穿花蝶吃了这几拳,口鼻血,眼睛上乌青一片,看东西都不真切,心中大怒,再也顾不得风度,一个翻身,将李天麟在身下,抛开折扇,双手掐住李天麟脖子:“小兔崽子,敢偷袭老子?看我不掐死你。”

  李天麟挣了几下无法挣开,眼中火,反手也掐住穿花蝶脖子。

  两人你上我下翻腾起来,终究李天麟不是穿花蝶对手,僵持半晌,气息减弱,手臂渐渐无力的松开,眼光涣散。

  穿花蝶哈哈大笑:“小兔崽子,看你还嚣张。”

  忽然只觉得脑后一痛,登时晕了过去。

  苏凝霜手中捧着铜香炉,砸在穿花蝶脑后,血花飞溅。眼看穿花蝶跌倒,苏凝霜浑身发颤,半是哭半是嚎叫的举起香炉,向着穿花蝶的后脑一下又一下砸下去,直到对方颅骨破碎,红白物了一地。

  苏凝霜跌坐在地,脸泪痕。忽然爬到李天麟面前,只见李天麟直躺着,口鼻间没有呼吸,霎时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天麟!”苏凝霜哭泣着,趴在李天麟口。压抑已久的感情像了闸的洪水一样奔涌而出。

  “天麟,不要死。师娘答应做你的女人,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活着啊。”

  苏凝霜一下下的机械的按着李天麟的口,泪水止不住的,心中充了悔恨:“天麟,你不要死,不要死啊,师娘,师娘也喜欢你啊。”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李天麟张开眼睛。

  第一眼便看见苏凝霜脸的泪水,伤心绝的样子,李天麟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替苏凝霜擦去眼泪。

  “师娘,不要哭了。每次你一流泪,我心里就会疼。”

  苏凝霜的眼泪却止不住的下来,俯下身子,重重的亲在他上,随后趴在李天麟口,呜呜的哭泣着。

  李天麟勉强笑了笑,轻轻抚摸着苏凝霜的后背。

  不知过了多久,哭泣声渐渐停下来,苏凝霜躺在李天麟的口,安静的一动不动。

  “师娘…”

  “嗯。”“刚才你答应做我的女人了呢。”

  苏凝霜心中慌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子一抖,刚想起身,却被李天麟的强壮的手臂紧紧抱住,动弹不得。勉力挣扎了两下,终于放弃,重新将脸埋在李天麟口,闭上眼睛,听着耳边李天麟的心脏一下下跳动。

  “那就约定了,师娘要做我的女人呢。”李天麟轻笑了一声。

  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苏凝霜脑海中空空的,有些茫然,有些无措,还有一些羞怯以及…喜悦?

  一只手慢慢滑下去,放在苏凝霜上,轻轻抚

  苏凝霜红着脸,将那只手挪开,抬起头,羞涩的脸上是醉人的红色。

  “天麟,师娘还没准备好。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李天麟没有回答,只是向着这张含羞的粉面上深深的吻下去。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凄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欢迎您对月影霜华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11-12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月影霜华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