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33-34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12623 
上一章   (月影霜华)(33-34)    下一章 ( → )
  2015年/2月/是否本站首发(是)

  第三十三章

  眼角中瞥见剑光人,赵恒传只得放开陆婉莹,身形一退,贴到山一边,抬眼望去,只见面前一名女子,身着白衣,上面带着斑斑血迹,面容清丽脱俗,手中持剑,神色冷峻。

  “姑姑!”李天麟叫了一声。

  韩诗韵目光注视着赵恒传,回应道:“天麟,你没事吧。”

  “我没事。姑姑,他就是玉蝴蝶!”

  玉蝴蝶三字入耳,韩诗韵眼中立刻杀意弥漫,咬牙道:“玉蝴蝶,还我哥哥命来。”手中剑展开,如同疾风暴雨一般刺过去。

  赵恒传冷哼道:“老夫杀了那么多人,却只有一条命,想要老夫的命,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韩诗韵也不再言语,手中剑快如闪电,隐隐有风雷之声,整个山里剑声呼啸,寒气四溢,出手便是骤雨疾风三十三快剑,剑光飘摇如漫天飞雪,连绵不绝。

  赵恒传本来还有些托大,只用双掌招架,只是架不住韩诗韵剑法凌厉,难以抵挡,一个不注意,半截衣袖搅入剑光中,化作片片灰色蝴蝶飞散。当下大吃一惊:小丫头剑法好生厉害,心中一动,抬脚钩起地上李天麟的佩剑握住手中,举剑相,内力灌注在剑刃上,嗡然震动作响,每一剑刺出都带着一股凌厉气势,虽然本身是贼,剑法却大气磅礴,堂堂正正。

  两人以快打快,霎时间已经手几十招,两道身影一灰一白,化作两条彼此争锋的幻影,地上的火堆都被剑风带的火光飘摇,蓬然爆开,火星散开在半空中,如同点点繁星散落。

  李天麟叫道:“姑姑,陆姑娘快坚持不住了。”

  “闭嘴!”韩诗韵叫道,手下剑法一变,由极快转为极慢,一剑刺出飘飘摇摇,好似没有一丝力气在里面,却带着一股出尘气息。

  “弱水三千引?”赵恒传骇然变,手中剑舞动的愈发迅猛,一瞬间不知道劈出多少剑,如同一张剑网护住全身。

  韩诗韵那一剑看似柔弱,却如同无孔不入的水,偏偏从那剑网中穿过去,斜斜刺进赵恒传肋下。

  赵恒传闷哼一声,趁着韩诗韵剑势一滞的机会,剑光发出龙一般啸声,扫向韩诗韵双腿,韩诗韵退得慢了一些,小腿上被剑锋扫中,立刻鲜血直,腿上一软,几乎跌倒。

  两人同时受伤,但赵恒传的伤明显比韩诗韵要重很多。眼看无法取胜,赵恒传捂住伤口,全力劈出一剑,剑光如同一道雪白闪电,借着韩诗韵躲开的机会,提气向外奔去,心中暗道:小丫头剑法高超,等我寻来帮手再与你斗一场。

  人在半空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忽然面前人影一晃,一个驼着背的老婆婆出现在面前,皱纹堆累,一对灰色眼珠毫无表情的看了赵恒传一眼,手掌一抬,化作一团幻影,穿过赵恒传的剑势,拍在他小腹上。

  赵恒传惨叫一声,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飞回中,出的鲜血在空中拉出一条血线。人还没落地,韩诗韵已经赶上,手中剑从他后心刺去。

  赵恒传大叫一声,反手将剑隔开,反应慢了些,背上已经被划出好长一道口子,疼得身躯直颤,咬牙忍住,背靠着墙壁如同陷入绝境的恶狼一般凶狠的看着韩诗韵。正在此时,那驼背老婆婆慢悠悠走进来,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看赵恒传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具尸体。

  “鬼手婆婆?”赵恒传出一口血,忽然大笑道:“能死在寒冰仙子和鬼手婆婆两大高手手上,老夫死的不冤。”

  鬼手婆婆冷冷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谁杀你你都不冤。”

  赵恒传大笑不止,背后伤口鲜血涌,石壁都成红色,道:“不错,老夫一生玩过无数女人,杀过多少敌手?这几十年的命都是赚出来的。不过,这条命是老夫自己的,你们想拿去却是妄想。”手中剑倒转,在咽喉一抹,鲜血洒,睁大眼睛,嘴角动几下,终于摔倒在地,动也不动。

  韩诗韵以剑为杖,呼呼的息,片刻之后才缓过来,眼看仇人授首,心中,忍不住落下泪来,默默道:哥哥,我为你报仇了。此时才觉得腿上疼得难以忍受,急忙扯下衣襟包裹伤口。

  正在此时,只听李天麟道:“姑姑,快看陆姑娘,她撑不住了。”

  鬼手婆婆快步走到陆婉莹面前,只见她面颊通红,通身是汗,不住的颤抖着身体,紧咬着牙齿,伸手翻了翻她眼皮,道:“九花云梦丸?中毒已深,要马上解毒。”

  韩诗韵道:“玉蝴蝶身上可有解药?”

  鬼手婆婆翻了翻白眼,冷道:“药有什么解药?这东西要么要灌下大量清水,要么需要与男子合。否则烧坏了脑子,会一辈子成为白痴。”

  韩诗韵惊道:“我们都没带水囊,最近的溪水也离这里很远,救不了急啊。”

  “所以只能用第二种方法了。”鬼手婆婆道,起身摸出一粒药丸到李天麟嘴里,在他口推拿一番:“我给你治伤,你给四小姐解毒。”

  “什么?”李天麟惊叫一声,回头看了一眼韩诗韵。

  韩诗韵面颊通红,忽然一跺脚道:“你快给她解毒。”说完拉着鬼手婆婆快步走出去。

  药丸入肚,李天麟觉得口的疼痛减轻不少,摇摇晃晃的走到陆婉莹面前,只见陆婉莹已经是目光离,浑身皮肤都泛着红色,手掌着一对玉,两条玉腿不自主的摩,两腿间爱四溢,亵完全被打了。

  李天麟轻声道:“陆姑娘?”

  陆婉莹嗯了一声,目光没有焦点的四下打量,终于发现了李天麟的身影,忽然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就往自己双腿之间引去。

  李天麟手掌按住陆婉莹亵上,只觉得淋淋一片,当下定下神来,按照韩诗韵之时的动作,手指扯开亵,在早已透的户上抚摸。

  陆婉莹娇几声,忽然翻身将李天麟在身下,两只手扼住他的咽喉,喝道:“贼,受死!”

  李天麟几乎不过气来,用力分开她的双手,叫道:“陆姑娘,是我,李天麟!”

  陆婉莹眼中忽然现出一丝清醒,迟疑的问道:“李天麟?”

  李天麟心中一喜,答道:“是,是我。”

  陆婉莹呆了一呆,松了口气,道:“还好是你。”心神一松懈,马上又陷入混乱,眼神重又变得离,忽然伸手将李天麟的衣服扯开,嘴里胡乱叫着:“给我,快给我…”声音中带着哭腔。

  美人意,在面前呻息,李天麟也是热血沸腾,只是心中还有一丝理智,暗想道:按照给姑姑解毒的法子就好,万不可来。手指按在陆婉莹户上,轻轻抚,不一刻已经是汁水淋漓。

  陆婉莹呻了一声,身体被李天麟的手指得一阵颤,忍不住抱住他的身体,颤着声音道:“你在做什么?怎么,扣我下面?”

  李天麟道:“陆姑娘,我为你解毒。”

  陆婉莹紧紧贴在李天麟身上,下意识的动身体,一对雪白峰在李天麟口摩擦,息着:“不行…手指不行,用那个。”

  “陆姑娘放心,我只用手指,不会坏了你的身子。”

  “不行…”陆婉莹眼神一会儿迷茫,一会儿清醒,狂的用嘴亲着李天麟的脸,息道:“用手指,就,嗯…,就能保住我的清白吗?混蛋,你用,啊…,用你下面那东西,我不想第一次是被人…被人用手解决的。”

  李天麟还在迟疑,陆婉莹一口咬在李天麟肩头,哭喊道:“快给我,你,你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

  听到此话,李天麟心中火终于熊熊燃烧,烈的回吻着陆婉莹的嘴息道:“我是不是男人,你自己证明。”大手强行分开陆婉莹的大腿,将高高立的贴上去。

  陆婉莹眼神迷茫,无师自通的握住那火热的巨物,呻一声,将自己滴着爱的美靠上去。

  恶狠狠的刺入美,将那层薄膜捅破,随之而来的疼痛让陆婉莹闷哼了一丝,丝丝的着凉气。猩红的血滴从两人合之处的出来,沿着李天麟的一路向下,划过一颗袋,溅落在地上。

  眼看陆婉莹眉头紧皱,面容扭曲,李天麟心头一慌,说道:“陆姑娘,疼你了。”

  破瓜的疼痛令陆婉莹眉头紧皱,然而药力带来的强烈感觉瞬间将这疼痛淹没,她哼了一声,双手紧紧抱住李天麟的脖子,用力之猛几乎要将他的脖子拧断一样,银牙狠狠咬在他肩头,鲜血四溅,一边泣一边骂道:“小贼,王八蛋!杂种,狗屎!”也不知她从哪里学来这么多骂人的话,一边骂,一边部快速的扭动,峰啪啪的拍打着他的膛,口鼻中一边疼得丝丝的着凉气,一边发出野猫一般的呻声。

  “小贼,啊…,好舒服…”陆婉莹息道:“我要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啊,混蛋,再快些,深些,给我出来。”

  李天麟闷哼一声,双手一抬,将陆婉莹的股托起,起身站起,陆婉莹的双腿自然的盘在他间,玉一下下起落,美扑哧扑哧的吐着,爱混着丝丝鲜血下来。

  过了一会儿,陆婉莹身体不受控制的搐着,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大量爱扑簌簌的洒出来,身子绷紧片刻,马上无力的瘫软下来。

  “陆姑娘,清醒了吗?”李天麟息着,仍然一下下猛烈的在陆婉莹动。

  陆婉莹眼神中恢复了一些理智,呆呆的看着李天麟,突然闭上眼睛,眼角渗出泪水,道:“还不够,再来…”

  李天麟息着,忽然闷吼一声,将陆婉莹翻了个身,自己跪在她身后,抬起她一条大腿,大力的在美动,爱四溅,体的撞击声在山里回

  山外,韩诗韵靠着石头,隐隐听到里面传出的哭喊和呻息,忽然双手捂住耳朵,眼泪慢慢下来。

  这一场合不知持续了多久,其中的两人都记不清各自出了几次。到最后,两人静静躺在地上,全身没有一丝力气。陆婉莹浑身几处地方被得红肿,玉被李天麟捏的青紫,部以下更是布了斑斑点点的痕迹,股间更是狼藉得不可直视。而李天麟身上也汗水淋漓,肩头,口等处是被陆婉莹牙齿咬指甲划出的一条条血痕。

  两人躺了一会儿,陆婉莹忽然坐起身来,身子一动,只觉得下体撕裂一样疼痛,不由得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体,脸上微微发红,鼻子一酸,眼泪差一点出来,当下用力一瞪眼,硬生生憋回去,从旁边拾起自己的衣物,一件件穿戴起来。

  等到将有些破损的公服穿好,陆婉莹闭上眼睛静静站了一会儿,等到再次睁开眼睛,目光中已经没有了羞涩和慌乱,只剩下一片冷漠,目光灼灼,恢复了蕲州女捕头的神彩。

  她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李天麟赤的身体,忽然笑了笑:“身材不错啊。”然后正道:“先说好,我不会对你负责的。”

  李天麟愣愣的看着她:怎么这话听着不对劲?这不应该是自己说吗?

  “你帮我解了毒,算我欠你一次人情。不过小女子怎么说也是美女一名,尤其到最后你显得那么享受,就算是我把这人情还清了吧。咱们扯平,谁也不欠谁。”陆婉莹嘴角挂着平里那种促狭的笑意:“好吧,最后那次我也是享受的。不过怎么说我也是女的,所以按理说还是我吃了点亏,我就不跟你计较了。现在,把衣服穿好,你那东西很大吗?还在那里臭显摆,这要是在蕲州大街上,我早就把你扔进大牢里了。”

  李天麟嘴张的老大,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慌忙穿好衣服。

  陆婉莹含着笑看着李天麟穿戴,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黯然。走到一旁赵恒传尸体前面,伸手拾起剑,狠狠的砍了几下,愤一番后,俯身在他身上摸了一会儿,回过头来,递给李天麟一本小册子。

  “这是什么?武功秘籍?”册子上写着《太玄玉诀》四个字,李天麟翻了翻,前面是内功心法口诀,后面是武功招式图画,再往后看,马上红了脸:后面面记载的是一些采补之术。

  “嘿,别做出这种表情。你这家伙剑法还行,内功太差,琼玉门当年也是道家正宗,内功很厉害的。呵呵,后面这些也算不上什么之术,你知道,道门当中有人研究这个。之所以给你,是因为以后你可能用的着。好歹相一场,你看我多照顾你?”陆婉莹一本正经的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如同男人一样欣慰地拍拍李天麟的肩膀,轻轻笑着,仍是那么口无遮拦。

  “对了,你被赵恒传打了一掌,不要紧吧?要是留下内伤可是我的罪过了。”陆婉莹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一粒药丸:“下去吧。”

  李天麟料想这是治伤的药,囧着脸下药丸,脑子里有点。发生这种事情,女的一方不是应该连哭带喊寻死觅活吗?出现现在这种情况算怎么回事?

  “陆姑娘,我…”

  “打住,别说什么药负责啊什么的话。不过是当了一回活解药而已,老娘又没想着嫁给你的念头。”陆婉莹笑呵呵的说道:“吃了药不要走动,歇一会儿让药力散开。赵恒传的尸体我先带回去,如果你想要他什么脑袋啊胳膊大腿什么的回去祭拜你师父,等结了案去蕲州州衙领,报我的名字,仵作会给你面子。”陆婉莹谆谆教导着,一边说着,提起赵恒传尸体向着外面走去。

  “对了,”她突然转身,盈盈笑道:“我觉得我的比韩女侠的大,你觉得呢?”

  在李天麟哭笑不得的目光下,陆婉莹咯咯笑着走出去。

  山外面,眼看陆婉莹走出来,鬼手婆婆和韩诗韵同时站起来。

  “陆捕头,你…毒解了吗?”韩诗韵颤声问道。

  “嗯嗯。”陆婉莹点点头,脸上没有一丝尴尬:“李少侠还在里面,由于受了点伤,不方便移动,你去看一下吧。”

  韩诗韵点头,快步走进中。

  陆婉莹看着韩诗韵背影,嘴角勾出一条弧线,一手提着尸体,对鬼手婆婆道:“走吧。既然我没有死,那么就意味着有些人要死了。”

  鬼手婆婆沉默的跟在她后面,两人慢慢走着。

  “今天是我失算。”陆婉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自语道:“第一是盲目自大,以为掌控了局势所以没有带你一起去抓人,第二是识人不明,落入陷阱。犯了错误就要承担后果,这是祖父常说的一句话。我会永远记住今天的事情,告诫自己,永远不要再犯错。”声音微微发颤,袖中的手掌紧紧握拳,指尖陷入中,一丝鲜血顺着指尖淌下来。

  鬼手婆婆沉默片刻,终于道:“四小姐,哭出来吧,会好受些。”

  陆婉莹木然的点点头,放下尸体,向一旁走了几步,回头道:“你不要跟过来。”

  转过一片树林,陆婉莹的身子忽然软软的坐在地上,双臂紧抱,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淌下来,捂着嘴发出呜呜的哭声。

  第三十四章

  韩诗韵进到山里,只见李天麟背对自己躺在地上,脸上微微有些发烧,轻声道:“天麟,你怎么样了?”

  未见李天麟回答,韩诗韵轻轻咬了咬牙,俯身去扳李天麟的身子,一面说道:“陆捕头说你受了伤…”

  正说话间,李天麟的身子转过来,只见他面上通红,额头汗淋淋的,眼中充血,紧咬着牙关,登时吓了一跳,慌忙道:“你怎么样了?”

  韩诗韵俯下身去探李天麟的额头,忽然李天麟闷哼一声,伸手将韩诗韵抱住,两只手在她身上大力摸索,张开嘴疯狂的亲吻着韩诗韵的面颊。

  “啊?”韩诗韵惊叫一声,李天麟这种表现分明和陆婉莹一样是中了丹的毒,只是玉蝴蝶已死,到底是谁给他下了毒?

  心中这么想着,韩诗韵奋力挣扎,惊叫着:“天麟,快住手!”手中握着剑柄,火光闪烁中突然看到李天麟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忽然心中一软:他这是被药力控制,不是本,我不能对他动手。只是这略微一下迟疑,李天麟手掌握住她的手臂一抖,宝剑落到地上。

  此时李天麟身上药已经完全化开,早已被没了神智,听见韩诗韵的叫喊不但没有松手,反而刺啦一声扯开韩诗韵的衣服,一具雪白的娇躯毫无遮掩的展现在面前。

  哪怕是身负武功,骤然被男子紧紧抱住后韩诗韵也全然不知施展,脑子里哄哄的,只是凭着本能奋力抵抗,只是女子的力气终究比不得男子,越是挣扎,越是被李天麟抱得紧紧的,身上最后的衣物也被撕成碎片,火热的抵在大腿中间,昂扬威武,直破关而入。

  韩诗韵惊慌失措,陡然生出一股大力,挣脱了李天麟的臂膀,正要跑出去,只听后面李天麟发出痛苦的呻声,回头只见他双拳紧握,手臂上青筋凸起,脸上红的要滴出血来。

  韩诗韵心中一颤,突然想到鬼手婆婆的话:“药有什么解药?这东西要么要灌下大量清水,要么需要与男子合。否则烧坏了脑子,会变成白痴。”这几句话如同一个个惊雷在耳边炸响,令韩诗韵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眼看着李天麟痛苦得以头碰地,韩诗韵咬紧嘴,慢慢回到李天麟面前,用膝盖住李天麟的口,伸手握住他下青筋暴起的,一边抚,一边道:“天麟,忍耐些,姑姑再用手给你出来…”

  许是韩诗韵的抚起到了作用,李天麟挣扎的动作平缓了一些。韩诗韵才松了口气,虽然心中羞涩,但这毕竟是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当下手掌在上轻柔摩,希望能让李天麟快一点出,好解了毒之苦。只是一边抚,心中砰砰直跳,一股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面颊通红,羞涩万分。

  正在韩诗韵以为已经制住李天麟的时候,突然李天麟用力一挣,手臂正打在她受伤的小腿上。韩诗韵只觉得一阵剧痛传来,腿上力道登时松了,被李天麟翻身在身下,那大的顶端呈紫黑色的抵在自己间。

  韩诗韵惊呼一声:“天麟,不要!”双臂被李天麟死死按住,火热的嘴紧贴在自己上,舌尖撬开牙关用力允着。

  火热的抵在户外面,一股酥麻感觉瞬间遍全身,韩诗韵不住身体打了个冷战,刚要开口呼喊,玉上被李天麟狠狠拧了一下,疼的哼了一声,差点下泪来。

  “呜,呜…”韩诗韵奋力挣扎,无奈李天麟的嘴紧紧包裹着自己的嘴,自己几次偏转头仍然无法避开他的亲吻,更何况底下被他紧紧抵着,虽然自己尽力夹紧大腿不让他捅进去,只是女子力气毕竟比不上男子,僵持一会儿,只觉得腿上越来越是吃力,那火热的顶端挑开,一点一点进去。

  韩诗韵心中惊恐,奋力挣扎,忽然自己的小腿又碰到了地上,伤口一阵剧痛,腿上力气一减,那迅猛的狠狠入自己,疼得她眼前一黑,险些晕厥。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李天麟已经开始部,一下下的奋力起来。

  今上午才破瓜,如今却被这比手指不知道了多少的狠狠进去,疼得韩诗韵眼前发黑,泪水涟涟。李天麟双臂抱住韩诗韵的身子,两只手掌紧紧握住一对峰,狠狠,上面瞬间青紫一片。眼看怀中女子还在挣扎,李天麟恼怒的叫了一声:“不许动!”抬手狠狠在那娇上拍了几巴掌,声音清脆,白的肌肤上现出青色掌印,直到她的挣扎越来越弱,才停下来,部大力耸动,在韩诗韵紧致的中一下下动,带的她的身子随之颤动。

  雪白的峰被大手肆意,变幻着各种形状,玉柱一般的大腿被那条胳膊抬到半空,黑乎乎的一下下狠狠户,一进一出时带得外面的红肿起来的都翻开,爱隙中涌出,发出靡的扑哧扑哧声音。

  韩诗韵早已放弃了挣扎,空的目光没有焦点,泪水如同珍珠一样落下来,没有一丝生气。

  大力动的越来越快,终于在狠狠入一次后不再拔出,一下一下的抖动,一股白浊体从合处淌下来。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姿势,仿佛雕像一样一动不动。过了片刻,李天麟发出重的息,再次起来。

  “还,还来…”韩诗韵凄然道。

  许是因为已经发了一次,李天麟这才的动作轻缓了一些,虽然仍然有些暴,但起码韩诗韵双的力道已经减轻了一些。中充和爱作为润滑,每一次的大力撞击都发出靡的水声,壁被冲撞的有些麻木,丝丝疼痛中竟然混杂着一些酥麻的舒适感觉。

  韩诗韵神智已经有些恍惚,眼睛睁得大大的,目光呆滞的看着李天麟淌着汗水的面容,耳边听着他呼呼的息和身体下面传来的羞人的啪啪声响,以及一阵若有若无的轻柔呻声。不知过了多久,韩诗韵才反应过来,这股哀婉中夹杂着阵阵愉的呻竟然出自自己的口中,整个人顿时如遭电击,泪水顺着面颊无声淌。

  李天麟呼呼的息着,忽然将那两条雪白的大腿扛到肩上,俯下身子,如同打桩一样一下下大力的动。中溢出的爱慢慢淌下来,遍了韩诗韵的小腹,肚脐,口…

  地上的篝火渐渐熄灭,山中一片黑暗,只能听见体的撞击声和息呻声断断续续传来。

  韩府之中,窗外雷声阵阵,一道道闪电照亮夜空,榻上两具绝美娇躯相拥在一起,沉沉入睡当中,其中一个忽然翻身坐起,叫了一声:“师兄!”怔怔的忽然落下泪来。

  苏凝霜慌忙起身抱住月儿,道:“月儿,怎么了?”

  月儿呆呆的出神,忽然伏在母亲怀中哭起来,泣道:“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里好疼。”

  苏凝霜愣了一下,笑道:“傻丫头,做什么噩梦了吧。”一面轻声安慰,一面心中嗵嗵的直跳,不知道是不是天麟出了什么意外。只是此时不敢表现出担忧,反而要装作镇定的安慰女儿。

  月儿哭了一阵,才止住悲声,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来由的就哭出来了,让娘亲担心。”

  苏凝霜温柔的俯下头,在月儿上亲了一下,道:“傻丫头,这就是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老是担心天麟出事,才自己吓自己。”说着将女儿抱在怀里,柔声道:“要睡不着,就陪娘亲说说话。”

  月儿嗯了一声,忽然道:“娘亲,师兄回来了,咱们一起陪他吧。”

  原本以为母亲会害羞的责怪自己,却见苏凝霜面容微红,却轻轻点头道:“嗯,只要月儿高兴,娘亲什么都可以做。”

  “娘亲和我一样,都想被师兄疼爱呢。”月儿低声道,眉毛弯弯的出一丝笑意,忽然嘴含住母亲玉,伸手到母亲股间,轻轻。苏凝霜身子一颤,脸上又是恼怒又是羞涩,轻声哼了一声,下意识的咬住下,红着脸任凭女儿施为。

  月儿抬头仰望着母亲娇羞面容,面颊微红,颤声道:“娘亲,我…”

  苏凝霜眼波淌,手指悄然探到月儿股间,玉指入她的瓣中,轻柔地做着同样动作,母女两人同时低低得呻起来,过了片刻,两只手同时举起,指尖上带着亮晶晶的水迹,彼此含羞而笑。

  月儿呼出一口气,直直看着母亲得面容,忽然伸出胳膊,抬起母亲一条雪白大腿,自己将娇小户紧贴在母亲玉石般光洁的户上,轻轻摩擦,四片一张一翕,轻轻咬合,出大量口水,洇榻。

  “娘亲,舒服吗?”月儿一边息,一边兴奋的颤声问道。

  “嗯,和月儿一样舒服。”苏凝霜含笑道,肢轻摆,母女两人抱在一起,玉互相撞击,芳交接,粉舌尖彼此,玉股叠,轻柔摩,口中发出勾魂夺魄的婉转呻

  李天麟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亮了,只觉得浑身骨头酸软,说不出的难受,脑子里仿佛千军万马厮杀,成了一团。过了一会儿,才渐渐恢复神智,目光落到怀中的女人身上。

  韩诗韵浑身赤,贴在李天麟身上,也许是半夜天气寒冷,整个身子都缩到李天麟怀中,抱得紧紧的,身上裹着李天麟的外袍。雪白的面颊上仍然留着泪痕,娇躯上一片片的青紫,不知道承受了多少蹂躏,如同一只受伤的绵羊,娇弱不堪。

  李天麟整颗心都开始颤抖。昨夜发生的一幕幕展现在眼前,虽然因为药力的问题很多地方记不清了,但是脑海中仅存的几个画面仍然让自己惊恐莫名:我昨晚竟然将姑姑强暴了?

  “姑姑?”李天麟颤着声音轻呼道。

  韩诗韵长长的睫颤动几下,慢慢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李天麟的脸,神情麻木,过了片刻,慢慢下眼泪。

  李天麟心中着慌,下意识的伸手去擦拭,只是才一抬手,才觉得不该如此动作,慌乱道:“姑姑?”

  韩诗韵不言不语,只是默默的看着李天麟,眼中泪水直,神情哀婉,伤心绝。

  李天麟顾不得其他,赶紧伸手擦去韩诗韵的眼泪,翻身坐起来,忽然发现衣袍下她的娇躯赤不着寸缕,急忙将衣袍盖好,四下寻找其他衣物,只是找了半天,多是撕坏的布片,完整的只剩下自己的一条子和韩诗韵的亵成了一小团抛在角落里。

  穿好子,李天麟将亵抛给韩诗韵,结结巴巴的道:“姑姑,先,先穿上它。”

  韩诗韵不言语,默默的穿上亵,双手紧抓着衣袍站起身来,泪光盈盈,嘴几乎要咬出血来。

  李天麟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说道:“姑姑,天麟昨夜冒犯了您,唯有一死谢罪。”

  韩诗韵看着李天麟,抬手拾起剑来,指着他的咽喉。李天麟闭上眼睛,一动不动。过了半晌,韩诗韵手臂微微颤抖,当啷一声剑落在地上,凄声道:“这事怪不得你。”将昨夜的事情捋了一遍,心中早已认定是陆婉莹所为,至于动机也能猜出大半,无外乎是怕自己将她受辱的事情传扬出去,于是设下圈套,令自己也失去清白,如此便能保守这个秘密不被

  只是心中明白归明白,自己失身于天麟却是无可改变的事实。如果说昨天白天那一次还可以说两人并未真正合,还能欺骗自己并未失贞,可是昨晚却是不知道被天麟在自己中发了多少次,至今下体依然红肿隐隐作痛,再没有一丝可以自欺欺人的理由,想到此处心中凄苦,不知该如何处置。

  韩诗韵低低的说道:“昨夜的事情错不在你。但是,我们之间却…,哥哥大仇已报,我心中再无牵挂,也该回师门继续修行武功了,以后你我永远不要见面。”

  正要举步离开,李天麟忽然从后面将韩诗韵抱住,低声道:“姑姑,不要就这么离开,求你了。”

  韩诗韵并未挣扎,只是目光呆呆的看着远处,良久才泣道:“如果你不是月儿的夫君该多好,甚至哪怕你只是哥哥的弟子,我拼了被人笑都可以嫁你。可是,你是我的侄女婿,我们之间注定不能在一起。”

  李天麟无言以对,心中焦躁,隐隐觉得如果这么放姑姑离开会犯下大错,心中急转,道:“就算姑姑要离开,也应该将玉蝴蝶的头颅带回师父坟前祭拜过在离开啊。”

  韩诗韵道:“不必如此,由你带回去也是一样。”

  “不一样,不一样的。哪怕姑姑真的要离开,师父也应该想看你最后一眼。姑姑,咱们一起回去吧,祭拜过师父后,再做决断。”

  韩诗韵呆呆的站立半晌,才道:“好吧。那我们先回玉州。”心中明明知道这只是李天麟的一个借口,却鬼神神差的没有点破。

  李天麟大喜,道:“那么我们先去找户人家,寻几件衣服遮体。”说着迈步向前走,忽然闷哼了一声,身子晃了晃。

  韩诗韵惊道:“你怎么了?”

  李天麟脸上腾地红了,小声说道:“…有些酸。”

  哪怕是心中悲苦难当,韩诗韵听李天麟这么说都差点破涕为笑。昨天他先是跟自己在密室中发了几次,后来给陆婉莹解毒,最后更是在药作用下不知疲倦的与自己合,自己都记不清他最后出来多少次,就算身体再强壮也受不了。

  李天麟尴尬的不知该说什么,搀扶着韩诗韵走出山,辨明了方向,两人向着蕲州城走去。韩诗韵衣袍下面没穿衣服,本来不愿被李天麟搀着,只是腿上有伤,走不得远路,又想到昨夜两人之间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做了,也不在乎再让他占些便宜,只得红着脸听从他摆布。不料想一路上李天麟目不斜视,不敢偷窥一眼,才放下心来。

  两人都各怀心事,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十分尴尬。李天麟实在忍不住,没话找话道:“姑姑,你怎么寻到我的?”

  韩诗韵紧咬着嘴,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我离开你在城外转到了天色将晚,才进城去,没过多久就有捕快包围了住处,他们说你是玉蝴蝶的同。我从包围里杀出来,正好碰到鬼手婆婆,趁着夜出城,遇上几波搜寻你的人马,才最终找到你。”

  李天麟心中一暖,韩诗韵说得简单,但从众多捕快中杀出来,一路杀出城,奔行十几里路又大战玉蝴蝶,每一件事都有性命之忧,想到姑姑为了自己冒了这么大风险,心中越发坚定了一个想法。

  两人走不多久,遇见一个小村庄,李天麟一个人先去买了两身衣服,带回来两人换好,俨然是农家里的庄稼汉和婆娘。又央告着老乡买了一头驴驮着韩诗韵。那养驴的农人一直嘟嘟囔囔,心疼自己家驴年齿小,着李天麟多要了几文钱,斜眼瞅着韩诗韵,嘴里嘀咕着“后生找了这么一个俊俏的婆娘,难怪舍不得她多走路”惹得韩诗韵面颊通红,假作不闻。

  进了城,两人先到成衣铺重新买了衣服,才到了与杨文博相会的院子。敲开门后杨文博一见两人立刻惊喜道:“韩女侠,贤侄,你们到哪里去了?可知道玉蝴蝶已经伏法了?”

  两人对望一眼,李天麟询问详情。

  杨文博道:“昨天天色将晚,忽然又捕快包围了此处,说我们这些人中间有玉蝴蝶的羽,后来又说你就是玉蝴蝶埋下的暗桩,还绑走了陆捕头。哼,这些混账公差,为了领功受赏竟然如此胡乱栽赃。我们跟捕快们混战了大半夜,陆捕头才赶过来,原来是原来的那些捕快里面有人与玉蝴蝶勾结,故意要将水搅浑。陆捕头将带头的捕快擒住,又告诉我们玉蝴蝶已经伏法,想不到竟然就是本州的刑名师爷…”

  听着杨文博讲述,李天麟不发一言,自己心中自然明白其中的曲折,只是不愿说出来。忽然抬头看了看韩诗韵,不心中,看着她苍白的面颊,有些痴了。

  韩诗韵忽然发现李天麟直直的看着自己,心头一慌,面颊微红,低下头去。

  等到杨文博讲完,李天麟问道:“不知道陆捕头怎样了?”

  杨文博道:“陆捕头似乎受了点伤,不过并未大碍。对了,她还让我转告你,玉蝴蝶的尸体在州衙里,要过一阵才能结案后才能让你将头颅带回去祭奠韩兄弟。贤侄,听她口气似乎你也参与了围杀玉蝴蝶的战斗?”

  李天麟面色尴尬,敷衍了几句。悄声询问了韩诗韵后,与杨文博分开。

  两人从后院牵了马,绕过几条街,寻了个不起眼的客栈住下,等着结案后去领玉蝴蝶的头颅。李天麟本来还有些担心陆婉莹,只是又想到两人再次相见彼此尴尬,索不如不见。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凄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欢迎您对月影霜华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33-34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月影霜华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