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37-38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11908 
上一章   (月影霜华)(37-38)    下一章 ( → )
  第三十七章

  本来一天就能到玉州城,中间发生了这些事情,到了晚上离玉州还有老远的路程。两人找了客栈住下,夜里李天麟按耐不住,偷偷又溜到韩诗韵房间里,不顾她阻止地来了一番。到了第二天天光大亮,两人才又上路。离得玉州城近了,因为怕被人认出来,两人不能同乘一匹马,各自骑马慢慢走着,直到天色将晚,红西坠,才来到玉州城门外。看着高大的玉州城,韩诗韵脸色发白,心中生出一股恐惧,额头微微渗出汗来。被李天麟催了几次,忽然伸手握住他的手臂,哀求道:“天麟,我们不要进城好不好?我们一起离开,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做你的娘子,就这样过一辈子。”李天麟看了看四处无人,低头吻了一下韩诗韵面颊,柔声道:“不要怕,没事的。”翻身下马,牵着韩诗韵的马缰绳,一路走进城里。两人来到韩府门前,天色已经黑了,正要叫门,只见府门一开,依稀一个青衣软帽书生走出来,李天麟心中大怒:自己不在家,是哪个男子敢出入韩府?不由得叫了一声:“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到韩府来?”那人扭头看见李天麟,忽然身子一颤,啊的叫出声来,四目相对,李天麟立刻认出原来是月儿穿着男子的衣服,刚才没注意,这时仔细一看,衣服还是自己穿过的旧衣。月儿呆呆的看着李天麟,伸手捂住嘴,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淌下来,忽然叫了一声,伸手摘下帽子抛到一边,三两步奔到李天麟面前,一下子跳起来,双臂挽住他的脖子,将整个身子挂在上面。李天麟惊喜道:“月儿!”手臂紧紧抱住小子的身体,只觉得心脏瞬间被填的的,这一个多月的风雨波涛化作乌有,只想永远抱住怀中的子,再也不分开。两人紧紧相拥,眼中都出泪水。一旁的韩诗韵脸色一黯,眼中泪光一闪,急忙拭去。月儿忽然松开胳膊,从李天麟身上下来,伸手在他身上四处摸,叫道:“受伤没有,疼不疼?”李天麟笑道:“好好的,完完整整,没一点损伤。”月儿嗯了一声,再次挂到李天麟身上,嘴紧贴在他脸上,一阵狂亲。李天麟一边躲避,一边道:“好了好了,快下来,姑姑还看着呢。”“不管!”月儿眼圈泛红,委屈道:“你一走这么长时间,让人家担心的要死。我就是不下来,谁在一边也不管!”“好,不下来就不下来。夫君抱着娘子,天经地义的事情。”李天麟一面说着,一面抱着月儿向里走去。早有老家人牵过马去,一面派人快跑着去告诉夫人。刚进院子,只见苏凝霜的房门猛然被打开,一个身披白色绣袍的美妇人小跑着冲出来,走到李天麟面前几丈远的地方止住脚步,眼中闪着喜悦的光芒,泪光隐隐,平息一下气息,柔声道:“天麟,可算是回来了。”“是,师娘,我回来了。”李天麟放下月儿,恭恭敬敬的施礼道。苏凝霜面带微笑,心中柔情千万,只是此时人多,千言万语说不出口,向着后面韩诗韵微微一礼,道:“妹妹辛苦了。这一次结果如何?”韩诗韵还了一礼,冷冷道:“已经杀了玉蝴蝶,带了他的头颅回来祭奠哥哥。”语调与以前一般无二。月儿啊的一声道:“玉蝴蝶这恶贼死了吗?”“嗯,已经被姑姑杀死了。”李天麟道。苏凝霜并未表现出太过喜悦的神态,只是笑着说道:“如此一来总算松了口气。今天太晚了,明天再举行法事祭拜剑尘吧。你们还饿着吧,正好晚饭刚做好,咱们一家人一起吃团圆饭。”李天麟和韩诗韵各自回房梳洗一番,才到了厅中,早有下人安排了晚餐,各菜肴摆了一桌子,极是丰盛。苏凝霜坐在上座,韩诗韵坐在一边,底下是李天麟和月儿紧挨着。月儿紧紧贴在李天麟身上,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不断的伸出筷子给夫君夹菜,不一会儿碗里已经堆得老高,仍然不肯罢休的样子。苏凝霜笑道:“月儿,别光顾着给你师兄夹菜,也给姑姑夹一些。”月儿嗯了一声,随便给韩诗韵碗里夹了几下做做样子,然后又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李天麟吃饭,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苏凝霜尴尬的笑笑,对韩诗韵道:“他们夫感情一直很好,这次分开太久,难免有些失态。”韩诗韵心中苦涩,脸上有些不好看,李天麟急忙转移话题:“月儿,你怎么换作男子打扮了?我进门的时候差点认不出你。”月儿尚未回答,苏凝霜笑道:“你这些日子不在,各处生意上的事积了不少。本来我准备亲自去处置,是月儿心疼我,怕我太劳累了,才自己四下里奔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因为一个女孩子家行动不便,才换作男儿装束,以免麻烦。”李天麟与苏凝霜和月儿说起这一个月各自的事情,李天麟捡着能说的经历简单说了一番,三人有说有笑,乐趣融融,韩诗韵仿佛一个局外人,心中更加不好受,草草吃了几口饭,起身道:“嫂子,我吃了,今天赶路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苏凝霜眼光闪动一下,道:“嗯,我已经让下人烧好了水,先去洗个澡解解乏再睡吧。”等到韩诗韵离开,月儿更加没了顾忌,紧贴在李天麟身边,手臂抱住他的胳膊,目光都不肯离开,看得苏凝霜都有些看不下去,筷子敲了几下桌子,才皱着鼻子端起自己的碗吃饭,忽然只见一双筷子夹着菜送到自己碗里,立刻眉开眼笑,差点笑出声来。等到吃完饭,早有人烧好了洗澡水。李天麟走进浴室,了衣服坐到浴桶中,只觉得热水泡的格外舒服,懒洋洋的使不出力气。正在擦拭身体的时候,房门一开,一个身影悄悄闪身进来。月儿看着夫君背对自己洗澡,忍着笑意,从旁边拿了巾,悄悄走到他身后,沾了热水替他擦洗后背,一面低声道:“师兄,想我了没有?”李天麟笑道:“当然想了,每一天都在想我的月儿过得好不好,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回来。”背后传来吃吃的笑声,月儿慢慢将口贴在李天麟背上,痴痴说道:“月儿也想你,好几次半夜突然惊醒了,再也睡不着,怕你出了事。现在总算好了,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两人心中都是柔情漾,李天麟忽然转身,捧起月儿的面颊,四片嘴贴在一起,用力,恨不得将对方吃到肚里一样急切。过了一会儿,月儿才将嘴分开,着气道:“停下,不上气来了。”低头看着自己衣服都了,前肚兜隔着衣服都能看到了,忍不住伸出拳头在李天麟口狠命的砸:“大坏蛋,又使坏,衣服都了。”李天麟哈哈大笑,伸手抱着月儿:“反正都了。月儿,要不要陪夫君一起洗澡啊?”“才不要,大坏蛋,心里净想着不干净的事情。”“喔,那月儿心里想的又是什么?”月儿面颊绯红,眼中闪动着光芒,忽然促狭的笑了笑,探手到水下,握住那火热的,轻轻抚着,笑道:“忍不住了吧?要不要我帮你出来?”李天麟舒服的哼了一声,目光紧盯着月儿的嘴,笑道:“月儿,不要用手吧?”“哼。”月儿嘴角含笑,吻上夫君的嘴,舌头在他嘴里胡乱搅动,手上越越快,觉得师兄已然到了快要出来的边缘,忽然松了手,咯咯一阵笑,手掌在水里涮洗了一下,扭头向外走,嘴里说着:“看你还敢胡说八道。”眼看着月儿走出去,李天麟苦笑不止,低头看着立的小兄弟叹了口气。正要继续洗,月儿忽然从门外探进头来,目光盈盈,笑嘻嘻的道:“大坏蛋,快点洗干净,我在房里等你。”咬了咬嘴,柔声道:“人家下面已经了,好想被师兄…”说完这话只觉得脸上滚烫,飞快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双手捂住面颊,想到自己今晚的布置,心中砰砰直跳,又是羞涩又是兴奋,忽然打开柜子,取出一瓶酒,犹豫了片刻一口气灌下一大口,辣的用手扇着舌头,紧接着又灌了几口,觉得身体晕晕的,呵呵笑了几声。

  李天麟心中犹如火烧,飞快的洗干净,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心中充着喜悦,迈步走向自己的房间。推开门,只见屋内桌上一对大红色喜烛明亮,突突的冒着火焰,墙上贴在崭新的红色双喜字,上大红的锦被下面依稀是个人形,心中不住柔情四溢,三两步来到前坐下,一手揭开被子,笑道:“好娘子,今天可是你我房花烛之夜?”被子掀开,李天麟不由得一愣,只见上一具丰腴柔美的雪白娇躯侧卧,乌黑的头发散披着,手脚和身体被一红色柔丝编成的红绳捆住,一对硕大玉被勒得高高挑起,玉翘起,玉石雕琢一般的粉红色户外水迹可辨,灯光下闪着光泽,格外人,不是苏凝霜是谁?“师,师娘?”李天麟只觉得口干舌燥,血往上冲,颤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苏凝霜羞得连耳都通红了,不敢抬头,恨不得将头埋到自己口里,小声呢喃着:“是月儿,把我骗到这间房里,给我茶水里放了春风酥,了我的衣服,又用绳子绑住,说是,说是给你…”下面一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身体微微颤抖,羞得身上的皮肤都呈现出丽的玫瑰红色,想到自己现在身无寸缕的展现在天麟面前,又是羞涩又是欣喜。眼看李天麟呆呆的看着自己,苏凝霜羞恼加,小声叫道:“还看什么?还不赶快给我解开!”李天麟忽然笑起来,说道:“师娘这样子很可爱啊。”说着俯下头,嘴贴在她户外,轻轻含住粉,柔和的起来。苏凝霜娇躯一颤,忍不住呻出声,颤着声音道:“天麟,先停下,帮我解开,然后…”“然后怎样?”美貌师娘含着羞低声呻道:“然后,师娘再给你。”李天麟一笑,褪下衣服,高高立的抵在户上,轻轻摩,说道:“要不然还是师娘先给我一次,再解开不迟啊。”间一顶部鸡蛋大小的头深深陷入里面,只觉得又热又,里面的轻柔收缩摩擦,仿佛千万只小手在抚一般,溢出的爱涂在身上,又滑又腻,舒服的几乎要叫出声来:果然,还是师娘这里最舒服。春风酥本来是男女间时所用的催情物,本身药力并不强烈。如果苏凝霜一直守身如玉,最多出一身汗,没什么大碍。只是她早已与天麟之间不知癫狂的多少回,这一番又是一个多月忍受饥渴,被女儿捆绑着放在上,药力早已散开,身上暖洋洋的舒服,脑海中一直回忆着天麟以前与自己合的羞人画面,早已是火焚心,不能自,此时又被徒儿的顶得一阵阵酥麻,美中舒服到无以复加,如果不是被绑住,简直要不顾一切的应和起来,紧咬牙关强忍了片刻,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哀求道:“好天麟,快解开绳子,师娘,师娘忍受不住了,好想跟你痛痛快快的做。”说着话突然啊的叫了一声,身子一颤,小小的丢了一回。李天麟舒服得一边低声呻,一边道:“师娘,今天怎么这么感?”苏凝霜再也忍受不住刺,呻道:“你一离开就是一个多月,师娘,嗯…,早就快忍受不住了。吃饭的时候下面都了,好想被你。小,小坏蛋,快些解开,师娘用身子美美的侍奉你。”听到如此的表白,李天麟火熊熊燃烧,飞快的解开绳头,才刚刚释放了苏凝霜的双腿后,她已经再也忍受不住,一下子盘到李天麟上,呼吸急促,眼中水波漾,娇声息道:“天麟,抱着师娘…”李天麟解开她的手,将苏凝霜的身子抱起,将口鼻埋在高耸的峰里面用力。苏凝霜一颗心仿佛要融化一般,抱住天麟的后脑,顾不得一点矜持,靠着李天麟的膛,部水蛇一般扭动,户一下下吐着火热的,汁水四溅,发出靡至极的扑哧扑哧响声。两人忘情好,尽享鱼水之,仿佛世间一切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身边那人,自盘古开天至世界尽头,只愿与他永不分开。“师娘…”李天麟火中烧,呻着,一手揽住苏凝霜的,一手用力一只玉,声音颤抖:“我的好师娘,岳母,娘子,霜儿…”每叫一声,上就更加一分力气,顶得苏凝霜娇躯起伏不止:“天麟真想这么一辈子着你。”苏凝霜也早已情动至极,如同身在云端,畅美无比,抛下所有矜持,口中不顾一切的呻着:“天麟,乖徒儿,好女婿,师娘被你大顶得好舒服,再,再用力,就是被你死了也甘心。”两人正在情浓,一个柔软的身子悄悄贴在李天麟背上,娇小的房轻柔摩,咯咯笑了两声,声音柔腻地道:“师兄,月儿兑现承诺了啊。”白藕段一样的玉臂紧紧在李天麟脖子上,粉的舌头着他的面颊,忘情呻着:“师兄,师兄…月儿好想你…”如果是平时,苏凝霜与女儿如此赤身相对只怕要惊慌失措,心神俱裂,而此时被药力催动情,心中淌一股浓浓情意,目光毫不避让的看着女儿醉意朦胧的眼睛,一面在李天麟身上扭动,的舒无比,息着:“天麟,月儿也来了呢。今晚我们母女一起侍奉你。”李天麟再也忍不住,虎吼一声,双臂用力捧起师娘的身子,如疾风暴雨一般在苏凝霜美动,撞得皮发出响亮的啪啪声。而月儿整个身子都挂在夫君身上,随着他的动作起伏颤抖,呻不止。过了片刻,李天麟身体一阵酥麻,出一股浓浓的,灌到苏凝霜中,甚至都不见软化,就这样又了几十下,才慢慢停下,缓缓从里面拔出来,一股浑浊的爱立刻从出来,一张一合,如同一只吐水泡的玉蚌一样。苏凝霜早已出来,此时浑身无力,两眼直勾勾盯着天花板,魂飞天外。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第一眼就看见李天麟关切眼神,心中温暖无比,抬手就要抚摸他的面颊,只是手上无力,动了几下都抬不起哪怕一手指,只得面含微笑,轻声道:“天麟,小坏蛋,师娘差一点被你死了。”李天麟这时也是颇为疲惫,膛不住起伏,汗浃背,息说道:“师娘,你刚才的样子真是美到了极处,比天上仙女还要好看。”两人说着话,月儿一直在李天麟背后看着两人的情景,此时已经是心神漾,只觉得小中一股股热顺着大腿淌下来,紧紧贴着夫君身子颤声道:“师兄,月儿也好想要…”苏凝霜轻笑一声,道:“天麟,还不快疼爱月儿?”李天麟应了一声,将月儿抱到身前,双手揽住她的纤,只见她面颊红晕,目光离,小嘴里着酒气,忍不住轻轻吻着玉颊,笑道:“小月儿,你喝了多少酒?”月儿醉眼朦胧,呵呵的傻笑,面颊通红,烈的回吻着李天麟,息着:“师兄,月儿准备好了,你要了月儿吧,就像刚才要娘亲一样要月儿。”李天麟微笑着点头,已经再次立起来,上面还沾着苏凝霜的爱,就这样撬开月儿的户,一点一点入她的美中,两人相拥在一起,动,被娇的膛紧紧包裹,缓缓拔出时将都带出体外,又狠狠推进去,爱淌,沾的两人部以下淋淋一片。月儿被夫君爱抚,心中喜悦无限,又知道母亲就在自己身后温柔的看着自己,这般刺简直无法形容,借着酒意壮胆,用力摆动肢,檀口轻张,含住夫君的舌头,恨不得整个身子融化在他身上,忽然只觉得后背一暖,一个柔软温暖的身子贴上来,两颗柔软滑腻的团抵在背上,说不出的舒服。“娘亲…”月儿呻了一声,幸福的差一点出眼泪来。苏凝霜轻笑了一声,含住女儿耳垂,道:“月儿,娘亲在呢,好好享受天麟的爱抚吧。”手指在女儿户外面轻柔抚起来,同时身子紧贴着女儿摆动着,户贴在女儿娇上慢慢动。月儿被夹在中间,前面是夫君狂野的,后面是母亲轻柔的爱抚,一颗心都被柔情填,呻出声:“娘亲,师兄…都这么爱着月儿,月儿好高兴…”转过头来亲吻着母亲的嘴,娇小的身躯奋力扭动,听着下面传来的体啪啪的撞击声,忽然嗯的一声长长呻,爱如同泉水一样了出来。眼看月儿身子要软下去,李天麟一把将她抱住,将她的娇按在自己上不让滑出来,大力的动了几十下,终于再次出来,随即觉得身上一阵无力,抱着月儿的娇躯无力的躺下。三人躺在上,汗水淋漓,呼呼的息,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看我我看你,忽然同时笑出声来。李天麟躺在中间,看看左边师娘含情脉脉眼中盼,右边娇含羞带臊目光闪烁,不由得心中喜悦无限,将两人紧紧抱住,轻声道:“月儿,师娘,我真不知是上辈子积了什么福分,得到你们如此多的爱。”月儿的酒意有些褪去,此时反而有些害羞了,将头埋在夫君口,小声道:“你走之前约好的…”说着不由自主的悄悄伸手,向着夫君下面摸过去,忽然啊的叫了一声,手指触到了另外一只手掌。苏凝霜霎时面颊红了,缩回手去,强自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月儿忽然咯咯笑起来,弓着身子慢慢伏到夫君间,舌尖轻轻着那半软的,轻声道:“娘亲,要不要一起来?”苏凝霜红着脸啐到:“娘亲才不跟你胡闹。”背过身去,不去看两个人。月儿咯咯笑着,在夫君,故意发出一些声响,口中轻轻呻息,听得苏凝霜心中又羞又臊,心神漾,有一股火苗慢慢燃烧起来。忽然背上被轻拍一下,苏凝霜回过身来,只见李天麟一脸笑意的指了指自己下,目光促狭,当下狠狠瞪了他一眼,只是架不住他哀求的目光,终于咬了咬嘴,身子慢慢滑下去。月儿正在聚会神的,忽然感觉一个身子靠过来,心中轻轻一笑,自觉的闪开半边空隙,小声道:“娘亲先来吗?”苏凝霜红着脸与女儿做出同样的姿势跪好,俯下头伸出香舌,在天麟的起来。一开始还有些害羞,后来渐渐放开心怀,母女两个一个,一个含住袋,隔了一会儿又换过来,配合越来越默契,发出轻轻的响声。李天麟早已心神漾,舒服的呻出声,突然觉得进入一个软绵绵温暖滑腻的沟谷中,被富有弹峰轻轻挤,只听到月儿不的声音:“娘亲赖皮,这个我做不到。”然后头上一热,被一张小嘴含住,小舌头在上面卖力,再也忍受不住,伸手按住不知是师娘还是娇的头在自己上,一下下部,在她口中动,不知了多少次,在她嘴里发出来。月儿口含着,炫耀似的向着母亲鼓起腮帮,正要咽下,忽然看到母亲促狭的笑意,心中一动,双手抱住母亲,小嘴凑到母亲上,将一半渡入她嘴里。苏凝霜羞得耳都红了,闭着眼接受了女儿的馈赠,两人舌头互相,将咽进喉咙,不浪费一星半点。眼看月儿得意的笑容,苏凝霜红着脸啐了一口,叹道:“娘亲真是被你这丫头得最后的脸面都要不得了。”月儿咯咯一笑,抱住母亲道:“好娘亲,以后咱们都是师兄的娘子了。”说着话从旁边拾起红绳,绕在母亲上,有在李天麟了一圈。李天麟笑看着月儿胡闹,和苏凝霜对望一眼,两人一起动手,将红绳到月儿身上。三人一边笑一边闹,绳子越越紧,到最后将三人紧紧的绕在一起,四只滑腻玉一左一右紧贴在李天麟前,两张吐着香气的小嘴替吻着他的嘴。李天麟立刻忍受不住,抬起苏凝霜的玉腿,恨恨干一番,一旁的月儿因为身子被绑住,随着两人身躯的起伏而颤动,娇小玉在师兄前摩擦,等到李天麟的刚刚从母亲中拔出来,立刻迫不及待的纤,含到自己小中。三人频频,直到身上再没有一丝力气才躺下,下体一片狼藉,爱汗水和混杂在一起,分不出到底是谁的东西。相拥相抱不知过了多久,三人火止息,目光转,心中只剩下温暖的柔情。月儿被夹在中间,左看右看,幸福的笑起来,忽然低下头,痴痴的看着。苏凝霜轻声问道:“看什么?”“红绳。”苏凝霜顺着月儿的目光看去,心有感触,同时目光痴起来,叹了一声:“红绳。”自古以来便有传说,天上月老主管姻缘,用红绳将男女的脚系在一起,两人便能成就夫。而现在,一红绳将三人紧紧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月儿忽然起身,解开红绳,下地寻了剪刀,剪下三段红绳,分别在母亲、自己、夫君脚上系上,满意的拍拍手,笑道:“这下子我们永远分不开了。”反身上,挤在母亲和夫君中间,紧紧抱着夫君的胳膊,脸幸福模样。三只系着红绳的脚并在一处,柔情无限。

  第三十八章

  三人又躺了一会儿,苏凝霜道:“好了,我该回去了,不跟你们胡闹了。”毕竟家中尚有韩诗韵这么一个不知三人关系的人在,不敢陪着女儿和天麟到天亮。李天麟答应一声,穿好外袍,给苏凝霜披上外衣,抱着她出了门,小心翼翼的回到她的房间,一路上两人体紧贴,说不出的舒,如果不是刚刚爱过,只怕立刻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进了房间,屋中没有点灯,黑乎乎的一片,李天麟摸索着将苏凝霜放在上,在她面颊一吻,道:“师娘,好好休息吧。”正要离开时,只听苏凝霜轻声道:“天麟,你跟诗韵妹妹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李天麟心中一震,顿时惊出一身汗来,强笑道:“什么‘什么时候开始’?”苏凝霜不答,隔了片刻才叹息道:“你们两个吃饭的时候彼此的眼神都不对,也就是月儿那傻丫头心思单纯看不出来。你如果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李天麟身体微微颤抖,终于下定决心,在边坐下,轻声道:“还要从一离开玉州说起…”将这一个多月中自己所经历的事情一一说出来,哪怕是涉及到与韩诗韵的数次,也不隐瞒,犹豫了一下,又把陆婉莹的事情说出来。苏凝霜一直静静的听着,中间没有说一个字,直到李天麟说完了,心中忐忑半晌才轻笑道:“原来还有一位姑娘啊?”李天麟心惊胆战,不敢接口。隔了一会儿,只听苏凝霜道:“诗韵妹妹那边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那位陆姑娘我就没办法了。”李天麟一愣,本以为师娘会发怒或者伤心,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说出如此轻描淡写的话来。苏凝霜将头靠着李天麟口,轻声道:“你呀,自小就是这个软绵绵的子,硬不下心肠,既然已经跟诗韵有了肌肤之亲,如果强行让你跟她分开,只怕会心疼内疚一辈子,自己难受不说,让我也跟着心疼。诗韵这半生也是命苦,跟了你好歹也算有了归宿。”说着话忽然下泪来,黑暗中摸索着他的面颊,痴痴的道:“也不知上一世亏欠了你多少,这一辈子要当牛做马一般还给你。最疼爱的女儿给了你,自己的身子也不知廉的给了你,还要帮着你将自己的小姑哄上…”听着苏凝霜声音带着哭意,李天麟心中一阵内疚,一面吻着她的面颊道:“对不起,师娘…”苏凝霜止住悲声,紧紧贴在李天麟口,轻声道:“这件事先瞒着月儿不要告诉她,我怕她受不了。天麟,除了我们三个,嗯,最多再加上那位陆姑娘,以后不要再招惹其他女人了。”“嗯,不会了。”李天麟体味着师娘的柔情,心中涌出无限爱意,一边亲吻着她,手掌抚着她的玉,低声笑道:“师娘大恩无以为报,要不要徒儿再侍奉你一次?”苏凝霜破泣为笑,狠狠掐了他上一下:“小坏蛋,说着说着又起了坏心思。”心中念丛生,强行忍住道:“今天你都出来不知道多少次了,可不能不顾忌自己的身体。忍一下吧,等过几天有机会,师娘再好好陪你。”“呵…,师娘准备怎么陪我?”黑暗中苏凝霜的胆子大了许多,轻吻着他的嘴,娇声道:“师娘再扮母狗,小儿和后面都给你…”李天麟心中激动,轻笑道:“那说好了,不许反悔。”“快回去吧。月儿等得着急了。”李天麟扶着苏凝霜躺下,才悄悄出了房门,下意识的向着后院看了一眼,黑乎乎的没有灯光。犹豫一下,迈步向自己房间走去。回到房间,灯还亮着,月儿裹着被子躺在上,脸上的酒意消去许多,蹙眉道:“怎么去了这么久?”“陪母亲说了一会儿话。”月儿忽然坐起来,伸手扯住李天麟的衣服,鼻子嗅了嗅,才满意的道:“还好,没跟娘亲来。”说完向里挪了挪,让夫君躺下。李天麟钻进被子,自然的将月儿揽在怀里,看着这张娇的面颊,心中一片温暖,轻声道:“月儿,师兄最喜欢你了。”月儿板着脸哼了一声,靠近了一些,道:“睡不着。你给我讲一讲抓玉蝴蝶的事情吧。”李天麟强打精神,又把经过讲了一遍,中间自然省去了许多细节,其中惊险之处仍然让月儿一脸紧张,等听到姑姑半夜出城跑了几十里路去救夫君的时候,忍不住小声道:“总算她还做了件好事。”等到经过都讲完了,李天麟已经困得不行了,月儿却还有些精神,忽然小声道:“师兄,我内急。”“嗯,屋里有净桶。”月儿忽然翻身起来扯着李天麟的胳膊:“师兄,”她咬了咬嘴“…你抱我过去。”李天麟一愣,忽然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得月儿脸颊通红才起身下地,抱着小娘子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到净桶方便,伺候她小解后才又抱着回到上。“呼——”月儿呼出一口气,仿佛干出了一件天大的事情,笑嘻嘻的道:“终于和娘亲一样了。”趴在夫君脸上啄了一口,枕着他的胳膊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在一起吃饭。苏凝霜神色如常,韩诗韵脸上却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只是她一向面容清冷,倒是没有人注意,被苏凝霜轻轻遮掩过去。吃过饭命人准备了祭品纸钱,一家人坐车出城到韩剑尘坟上,将玉蝴蝶的头颅烧了,细节自不比说。回到府中后,因为去了心头之患,众人都透出一口气来。月儿道:“娘亲,许久没在街上逛了,咱们去逛逛吧。”苏凝霜笑着答应,回头看了看韩诗韵,柔声道:“妹妹,你也一起去吧,总呆在家里难免气闷。”韩诗韵正犹豫着,月儿走过来扯着她衣袖道:“是啊,姑姑,不要总在家里练武,闷死了。”一副你不答应就不松手的样子。韩诗韵犹豫片刻,终于点头答应。三人换了衣服,也不带下人,步行着出了门,绕过两条街来到集市上,看着两旁买卖店铺招牌林立,卖胭脂水粉首饰衣服的铺子一家挨着一家。月儿因为韩诗韵救过夫君的关系,态度好了很多。她本来就是心思极为单纯的女孩,此时心中没有了芥蒂,一路拉着姑姑的手一家铺子一家铺子的转过去,不论是胭脂水粉,首饰衣服,都拿给姑姑试一试。到最后哪怕韩诗韵推掉了不少,仍然买了一大堆东西。等到晚上李天麟回来,一进门只见三女都换上了新衣服,头上戴着新首饰,月儿和师娘倒还罢了,韩诗韵平里不喜打扮,衣着朴素,此时换上鲜衣服,脸上施了胭脂,头上了玉簪,真是如同月宫仙子降临凡尘,令人眼前骤然一亮。眼看着天麟直勾勾看过来,她脸上微红,心中涌出一丝羞喜,低下头去。月儿拉着李天麟的手,献宝似得将今逛街的成果展示一番。李天麟笑着夸奖了几句,忽然看着韩诗韵脖颈间的白玉珠链十分眼,还未开口问,苏凝霜笑道:“逛了一天,也没见着适合妹妹的项链,正好想起天麟以前买来的这条,正好和妹妹相配,天麟你看一看,是不是很合适?”韩诗韵本来不知道这项链是李天麟买的,此时听嫂子说这话,心中没来由的砰砰直跳,听着李天麟不住的称赞自己,头低得简直要扣进口里手指悄悄捻着衣带,洁白的羊脂玉珠链映衬着绯红的面颊,美不可方物。等到吃完饭,韩诗韵回到自己房间,呆呆的出了会儿神,摘下珠链放在手心,只觉得一股暖意从手掌中传上来,小心的放在首饰盒里,一会儿轻笑一会儿皱眉,目光迷茫不已。一连几天,月儿拉着韩诗韵在整个玉州逛了一圈,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没放过。虽然两人差了一辈,年纪差了十几岁,但是情相合,一来二去彼此关系大有改善。韩诗韵脸上渐渐多了几分笑容,身上添了些烟火气,只是偶尔想起自己与天麟之间剪不断理还的关系,心中不免对月儿增添了许多愧疚。这天夜里,李天麟前后巡视一番,经过后院池塘,只见韩诗韵又坐在亭子顶上喝酒,一弯残月照在头顶,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跃上亭子,在她身边坐下,愧疚说道:“这几没能出机会陪你,委屈了你。”韩诗韵望着水面,抿了一口酒,忽然道:“我明天就要走了。”“走?去哪里?”“回水云剑派。”韩诗韵目光闪烁,不去看李天麟的眼睛。“不许你走。”李天麟抓住她的胳膊,厉声道:“我不许你离开!”韩诗韵看着李天麟的眼睛,忽然眼圈一红,道:“你让我怎么能安心留在这个家?嫂子和月儿一片真心待我,可我却暗地里和你,和你…,每天见了月儿,我心里都愧疚,怕哪一天被她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我哪怕对上最凶恶的敌人都从来没有怕过,可是,现在我好怕,怕见嫂子,怕见月儿,怕见你…”她眼泪下来,泣道:“你让我离开吧,这样对每个人都好。”李天麟将韩诗韵抱在怀中,抚摸着她的脊背,柔声道:“会好起来的,我向你保证。”接着声音严厉起来,蛮不讲理的说道:“不许你离开我。你要是敢走,我就一路追上去,哪怕到天涯海角都把你找回来。”韩诗韵挣了几挣,一边哭着,一边捶着他的膛:“你这个混蛋,害得我好苦…”“我知道自己是个混蛋,有了月儿还这么贪心不足,想要把你留在身边。”李天麟吻着韩诗韵的面颊:“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安排好一切。”韩诗韵心中混乱,明知道不该相信他的话,偏偏下不了狠心离开。哭了一阵,忽然察觉一只不安分的手慢慢摸进自己衣服里,立刻挣开,红着脸道:“你又来?”李天麟不答,手上动作不停,轻轻亲着韩诗韵的芳,不一刻她已然目光迷茫,娇微微,身上使不出力气。眼看着自己的衣服被解开,雪白的玉在外面,韩诗韵慌忙按住他的手,哀求道:“别来,至少,至少,回我房里…”李天麟一笑,抱着韩诗韵跃下亭子,一路小跑着进了她的房里,关上门户,立刻不由分说的解开她的衣服,一件件到地上,直到身上再没有遮蔽,也不上,就将她平放在地上,索地上铺着毯子,润的户外面摸了一层爱,稍稍浸润后,上一入韩诗韵的户中。韩诗韵痛哼了一声,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又酥又麻的舒,忍不住双臂挽住他的脖子,目光离地低声呻:“天麟,天麟…”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冷若冰雪的侠女顷刻之间融化成了一汪水,身体不受控制的摆动着,应和着那巨物的冲击,不一会儿已经彻底失,呻息不止,伴随着在美动,大量爱顺着大腿淌下来,玉摇动,扑哧扑哧作响,地上毯子了老大一片。房内没有灯光,乌黑一片,只听得轻轻的体撞击声音和强行压抑的呻息,偏偏让两人感到格外刺。李天麟兴发如火,忽然将拔出来,向着韩诗韵的菊中顶进去,只听韩诗韵轻呼一声:“别那里,又,又要疼上几天…”手掌撑着李天麟的,奋力抵抗。李天麟息着,低声道:“韵儿,给我吧。我会轻一些的。”韩诗韵还要抵抗,李天麟不耐,伸出手掌在她玉上拍了几下,韩诗韵颤着声音哼了一声,一下子没了力气,菊门一下下痉挛,忽收忽放,摩得李天麟的格外舒服。李天麟心中一动,一只手着她的峰,另一只手又继续不轻不重的拍着她的玉,随着啪啪的声响,韩诗韵发出一阵颤抖的呻声,忽然长长呻了一声,房中响起细细的水声。李天麟呼吸急促,心脏砰砰直跳,手掌在她股间试了一把,低声道:“韵儿,你刚才…出来了?”韩诗韵脑海中一团混乱,玉随着那动而轻颤,听到李天麟的话才醒悟过来自己刚才竟然失,心中又羞又急,带着哭声骂道:“混蛋,就会作践我…”忽然间整个身子被他抱住,玉紧紧贴在宽阔的膛上,那火热的更加用力的在菊,涨的生疼,只得紧咬着牙齿,一只手掩住嘴任凭这坏蛋肆意蹂躏。窗外星光灿烂,倒映在池塘中,微风徐来,水波漾,一片静谧。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凄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欢迎您对月影霜华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37-38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月影霜华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