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39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5458 
上一章   (月影霜华)(39)    下一章 ( → )
  第三十九章

  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李天麟每晚不是宿在娇房中,就是与美师娘共眠,更有多次是三人同榻。苏凝霜和月儿两人,为了讨好他各出手段,一开始时候还有些害羞,后来渐渐放开,白天是母女,晚上做姐妹,第间争奇斗,尽心竭力的侍奉着爱人。而李天麟时不时还要空去慰藉韩诗韵一番,好几次险些被月儿察觉,总算有苏凝霜遮掩,月儿又心思单纯,竟然每一次都有惊无险,反而令两人爱之时增添了几分刺

  夜蒙,韩诗韵躺在上,红轻咬,目光闪烁,心中思绪杂乱。那坏人昨夜已经来过一次,这两估计是不会再过来。以前一直是自己一个人还不觉得,此时已尝了爱的滋味,食髓知味,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昔日宁静如水的一颗心此时竟然滚烫,从里向外透着一股火热。想到此刻那坏蛋正陪着月儿百般恩爱,心中竟然生出一股妒忌之情。想了半天,突然有些自责:明明是自己横入他们两人中间,愧疚还来不及,怎么还能妒忌月儿?想到此处心中暗自自责起来。

  她翻了个身,锦被不知何时从身上滑落,抱紧了枕头,面颊羞红着,低声呻起来。

  而正在此时,在李天麟的卧房中,灯烛摇曳,李天麟赤着身子,怀中抱着月儿的娇躯,手掌摩着她的娇小峰,贪婪的亲吻着她的芳,两条舌头彼此绕挑逗,香津淌,不知过了多久,彼此都已经是微微带,心脏砰砰直跳。

  “月儿,辛苦你了。”李天麟笑道。

  月儿嘻嘻笑了几声,面颊红润,脯上带着层细细的汗迹,调皮的眨眨眼,低头道:“娘亲才辛苦呢。”

  身下,正将螓首埋在徒儿间卖力含的苏凝霜抬头嗔怪的看了月儿一眼,低下头继续自己的工作,高耸的丰微微摇动,后庭中着的一狗尾随之上下起伏,脖颈间挂着的小小铃铛叮叮的响着。

  月儿轻笑着扶起母亲,扶住她的胳膊,舌头探入母亲口中,着她的口水和粘稠的体,母女两人目光柔和,玉手抚着对方的娇躯,两对玉轻轻摩擦,如此旎的景令李天麟口干舌燥,周身血要燃烧起来一样,将两人抱在怀中,笑道:“霜儿,月儿,可别光顾自己快活,忘了我啊。”

  母女两人相视一笑,月儿轻声道:“娘亲歇一会儿,换我来侍奉师兄。”说着俯下身去,接替了母亲先前的工作。

  苏凝霜息片刻,捧起李天麟的面颊,将自己一只峰捧起,送到他口中,闭着眼感受着红樱桃上一丝丝酥麻的颤动,口中发出细细的娇弱呻,伸出一只手引着他的大手探到自己间,肢轻款,下面一张小口贪婪的含着他的两手指头。过了片刻,李天麟被这一对母女侍奉得火重又燃起,气息重,在两人玉上轻轻拍了一下,命令道:“霜儿,月儿,背过身去,夫君想要你们两个后面。”

  母女两人同时转身,同一姿势跪在上,玉翘起,并在一处,一个娇小圆润,股间有稀疏的绒,一个丰拔,天生白虎,户光润得如同玉石雕刻一般,相同之处便是都带着亮闪闪的水渍,一股股的白浊的体顺着隙在大腿内侧悄然淌下来。

  李天麟拔掉苏凝霜菊门中着的狗尾,轻柔的瓣,手掌分开,慢慢将自己沾口水的进去,身下的美人娇哼一声,自觉的动作起来,被菊门紧紧含住,摩擦的浑身无比舒,忍不住闷哼一声。苏凝霜面带醉的微笑,回头妩媚的笑了一下,肢随着轻轻摇摆起来。

  “师兄,”月儿回头娇声道:“月儿也想要…”

  李天麟息着,冲着娇微微一笑,还沾着母亲爱的两手指入她的菊门,一下下的抠。月儿身子颤抖起来,小猫一样哼哼着,侧转头看着母亲微笑的面颊,忍不住向着她的嘴亲上去。

  “师兄,你喜欢娘亲还是月儿?”月儿问道。

  “都喜欢啊。”李天麟笑道,部奋力动,手指的力度加大几分:“你们两个都是我一辈子最爱的人。”

  “骗人,”月儿噘着嘴道:“明明是更爱娘亲的,每次都是先疼爱娘亲然后才轮到我…”一句话羞得苏凝霜脸上发烧,吃吃笑着将脸埋进被子里。

  李天麟微微一笑,忽然将月儿抱起,放到苏凝霜背上,从师娘菊门中拔出,随即入月儿的菊门中,一面低头亲吻着她光润的脊背,一面笑道:“那这次师兄就一起疼爱你们两人。”

  月儿幸福地忍不住呻起来,紧紧抱住母亲的身子,被师兄了几十下,忽然菊门中一空,拔出,返回到母亲那里,过了片刻,心中正有些不,那重新又回自己这里,如此几次,更换的频率越来越快,母女两人都快活得呻起来。

  “娘亲…”月儿目光蒙,下意识的着母亲的脖子:“好高兴,和你一起被师兄疼爱…”

  李天麟着气,俯下身亲吻着月儿的脊背,双手绕到前面,着苏凝霜的巨,低声呻着:“月儿,霜儿,我要出来了…”

  苏凝霜微闭着眼睛,感受着小坏蛋大力抚自己的峰和女儿的玉在背上一下下的,声音发颤道:“天麟,出来吧,到我们母女两条母狗的眼里…”

  火热的在月儿菊门中发出来,烫得她娇声呻。不等完,从她的菊门中出来,快速入苏凝霜的菊中,三人同时呻起来。等到拔出,月儿轻声呢喃,菊缓缓张开,白浊的体慢慢淌下来,拉出一条明亮的线,滴入母亲的菊门中。

  第二天早上。

  一家人正在吃饭,母女两人捧着碗相视而笑,忽然有家人捧着帖子进来,施礼道:“小姐,李府的真娘小姐差人送过来的帖子,请您去赏菊品诗。”

  月儿皱皱眉,伸手接过帖子,打开观看。一旁李天麟随口了一句:“真娘小姐,是上次邀请你参加碧水湖诗会的那位吗?”

  一提碧水湖诗会,苏凝霜心头一颤,面颊微红,马上又恢复了平静。而月儿恨恨的瞪了李天麟一眼,三人心中同时想起了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一个害羞,一个尴尬,一个心中恼恨不已。

  月儿板着脸道:“知道了,告诉来人,我明天过去。”

  几人吃完了饭,李天麟起身出门,刚到门口,月儿提着裙子从里面奔出来,凑到他面前小声恶狠狠的道:“我去李姐姐家,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你不许和娘亲来。”

  李天麟笑着点头答应,月儿反而有些怀疑,嘴里哼了一声,小声嘟囔:“也不知会不会又骗我。”看看四下没人,飞快的在他面颊上亲了一口,道:“先奖励你一下。”说着不等李天麟反应过来,又跑回府里,吩咐下人准备马车。

  车轮吱呀吱呀的着路面,车内的美少妇托着腮帮出神,想到上次碧水湖诗会发生的事情,银牙咬得咯咯响,不知道这次自己离开,娘亲和夫君会不会又偷偷的到一起,一会儿觉得师兄那么疼爱自己,一定会遵守承诺,一会儿又觉得那个坏蛋抵受不住娘亲的惑,忽喜忽忧,最后终于暗自咬牙道:“要是师兄真要来,我就,就…”忽然了气,轻轻咬着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时间到了晚上,月儿果然没有回来,韩诗韵陪着苏凝霜和李天麟吃完饭,一个人回到房中,心中有些,身不由己的起来到水塘边,跃上亭子呆呆的坐了半晌,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这一坐就是大半个时辰,心里越发了。起身下来,脑子里浑浑噩噩,信步走着,等到清醒之后,一抬头,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然来到前面李天麟的房门外。

  韩诗韵一下子脸上通红,心脏砰砰直跳,心底里一个声音小声惑着自己去推那扇门,又有另一个声音阻止。在门口呆呆站了半晌,心中混乱,脚下一拌,啪的一声手掌拍在门上。

  隔了一会儿,只听里面李天麟的声音问道:“谁在外面?”

  韩诗韵心脏一下子揪紧,想要逃走,偏偏脚上灌了铅一样挪不开。慢悠悠走出几步,只听后面房门一响,李天麟讶然道:“韵儿?”

  这一声韵儿让韩诗韵身子发颤,几乎立刻要跑开。李天麟快走几步,伸手拉住她的手臂,柔声道:“韵儿,你怎么来了?”

  韩诗韵心中慌乱,抬头看着天麟的面容,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两人对视片刻,李天麟道:“这里不方便说话,进屋里去吧。”不由分说拉着她进了房间。

  进了屋里,只见灯光有些昏暗,上被子散铺着,想来是天麟刚刚睡下便被自己的声响引出去了。韩诗韵看着被子,心中砰砰直跳,把头深深低下去。

  灯下观美人含羞,如花似玉,李天麟也是心中直跳,柔声道:“韵儿,好几天都没去找你,委屈你了。”

  这一句话说得韩诗韵心中一阵酸楚:自己和他之间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几次下决心要离开,偏偏被他一次次的劝住,自己都觉得自己下。心中正想着,只觉得上一软,被天麟的嘴封住,当时脑子里轰的一下了,呆呆的让他轻薄。等到反应过来,外面衣服已经被解开,那只作怪的手探入小衣内轻轻动。

  韩诗韵眼圈含泪,身不由己的回应着李天麟的爱抚,两人渐渐情浓,相拥相抱,正要被他扶上,只听外面月儿的声音道:“师兄,开门,我回来了。”

  两人吓了一跳。韩诗韵想到自己倘若被侄女堵在房里,那只有自尽一条路可走了,慌忙要逃出去。只是此时天气微凉,窗户紧闭,哪里能逃出去?正慌乱中,李天麟一只旁边一只衣箱,韩诗韵急忙过去,打开衣箱钻进去,身子缩成一团,一动不敢动。

  等到韩诗韵藏好,李天麟才打开房门,笑道:“怎么这么晚还急火火的赶回来?”

  “哼,要不回来恐怕上要躺上别的人了吧。”月儿白了李天麟一眼,迈步走进房中,径直来到前,掀开被子看了看,空无一人,才出笑容。

  “饿了吧?要不要我让厨房准备些吃的?”李天麟陪着她坐到边道。

  月儿忽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咯咯笑道:“不饿。算你有良心,奖励你一下。”说着张嘴向着他嘴上亲下去,小舌头霸道的探入夫君嘴里,调皮的搅动。这长长一吻足有一炷香时间,两人都是面上红润,气息微,目光盈盈。

  月儿心中正在柔情漾,无意中抬头,只见衣箱中夹着衣服一角,心中登时一阵气恼。眼珠转了转,忽然柔声道:“师兄,想要月儿吗?”

  李天麟此时下面已经燃起了一把火,抱着月儿道:“当然想啊。”

  月儿咯咯一笑,起身跑到衣箱前,在衣箱上坐下,对着夫君招手道:“师兄,你过来。”

  李天麟吃了一惊,脸上微微一滞。眼看月儿眼中含着得意神色,只得走过去道:“还是上吧…”

  正说着,月儿一把抱住夫君,强将他按在衣箱上,眼中闪着光芒,嘴角含笑,解开他的带,小嘴含住那火热的,滋滋有声的起来,一边,眼睛含笑促狭的看着夫君的眼睛。

  李天麟局促不安,唯恐被她发现箱中秘密,道:“月儿,还是到上…”

  “不许说话。”月儿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飞快掉裙子,也不解开上面衣服,骑在李天麟身上,握住那乎乎的,身子慢慢坐下去,口中故意发出甜腻腻的销魂的呻:“嗯…师兄,今天比以前还要硬呢。月儿,月儿的小儿好…被师兄完全填了。嗯…好舒服,月儿的身子要化掉了,被…被师兄的大坏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双臂环抱着李天麟的身子,脸上带笑,手指却狠狠掐着他的间的,死命的拧着。

  韩诗韵缩在衣箱中,听着头顶吱呀吱呀的响声,月儿的呻息声以及挑逗的话语,心脏砰砰跳,惶恐不已。

  月儿将身子贴在李天麟身上,小脯在他口摩,娇起伏,大的一下下的,动作越来越快,爱泉水一样汩汩而出,顺着两人合之处下来,淌在衣箱上,慢慢沿着隙渗进里面去。

  韩诗韵缩在里面,不知过了多久,头顶的声音越来越响,呻声,水声,体撞击的啪啪声不绝于耳,忽然嗅到一股奇怪味道,一滴水落在面颊上,正在想着哪里来的水,忽然反应过来,登时脸上身上像着了火一样,恨不得死掉。只是此时此刻只能苦苦忍耐,伸手捂住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终于在月儿一阵高亢的呻后,所有声响止歇,月儿趴在夫君口,呼呼的息,通红的小脸上挂着汗珠,促狭的看着夫君,柔声道:“师兄,月儿好不好?”

  “我的月儿当然最好了。”

  “嘻嘻,师兄今天好厉害,大的人家那么舒服,月儿可有些承受不住了呢。不过啊,好在今天月儿不是一个人呢。”她将李天麟拉起来,嘴角含笑,伸手慢慢掀开衣箱:“出来吧,娘亲,大坏蛋那么厉害,月儿自己可应付不来。今晚要我们两个一起被这个坏蛋欺负呢。”

  在她促狭的目光注视下,衣箱中一个人面颊通红,慢慢坐起来,四目对视,月儿啊的一声,捂住嘴巴。

  韩诗韵又羞又愧,脑子里天塌地陷一般,恨不得马上死了。忽然,两个字涌上心头:娘亲?这两个字如同惊雷闪电劈开整个世界,她情不自的向李天麟望去。

  正在此时,后面衣柜吱呀响了一声,隔了一会儿,在三人注视下,一个衣着凌乱鬓发蓬松的美妇人红着脸从里面走出来。

  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完全呆住了。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凄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欢迎您对月影霜华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39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月影霜华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