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40-41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9187 
上一章   (月影霜华)(40-41)    下一章 ( → )
  第四十章

  不知过了多久,月儿啊的尖叫一声,撒腿跑出去。李天麟叫了一声“月儿”也赶紧追出去。

  房中只剩下苏凝霜和韩诗韵两人,彼此看了一眼,都是面上通红。韩诗韵心中陡然生出一股愤怒,眉尖耸起,喝道:“嫂子,你跟天麟之间是怎么回事?”

  听得韩诗韵这么厉声质问,苏凝霜反而定下心来,平静地说道:“便是你看到的样子啊。”

  “你?!”韩诗韵气得浑身颤抖:“你是他的岳母,这么做,对得起月儿吗?”

  苏凝霜轻轻一笑,道:“这件事月儿知道,并且允许的。”

  韩诗韵一呆,回想月儿最后说的那句话,果然如此。这般母女两人共侍一人的事情闻所未闻,实在令自己无法接受。看着嫂子似笑非笑的神情,心中一颤:自己比她又能好到哪去?

  紧紧咬了咬牙,韩诗韵低声道:“嫂子,你对得起死去的哥哥吗?”

  提到了韩剑尘,苏凝霜面容一黯,声音低沉的说道:“我对不起剑尘。”目光有些茫然,但马上转为坚定,说道:“妹妹,在你眼里,嫂子是个不守妇道的妇吧?我行为有亏,不想去辩解什么,但是只想问一句:妹妹,你跟天麟在一起的时候,又是什么想法?”

  韩诗韵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苏凝霜走到韩诗韵跟前,拉着她的手坐下,轻声叹道:“咱们都是女人,有些事情你也体会得到:身为女人,终究要有一个男人在身后支撑。剑尘走得时候,我确实是下定了决心为他守节的。也许剑尘早已预料到嫂子不是一个能安分地一个人生活的人了吧,临走的时候他允许我改嫁。也许是前世的冤孽,错,我与天麟之间有了私情,后来还得到了月儿的谅解。你尽可以说嫂子是妇,但是,哪怕再让我选一次的话,结果也还是一样的吧。”

  韩诗韵呆呆的看着嫂子坚定的目光,忽然哭出声来,起身道:“我这就走,回到水云剑派,永远都不再回来。”

  刚一迈步,手臂被苏凝霜紧紧拉住,说道:“妹子,你已经也和天麟有了这层关系,怎么走得了?天麟在我身边十几年,我知道他的子,如果你走了,他一定会去找你,不管路多远,花多少时间,都会把你找回来。你尽可以躲着他,不去见他,可是你们两人这一辈子都会痛苦吧。”

  韩诗韵面色苍白,身子发抖几乎站不住。

  苏凝霜看着韩诗韵的眼睛,轻声道:“妹子,你这十年来也够苦的,也该有个归宿了。如果你不嫌弃,就留下来吧,我们一起守着一个男人过下去。”

  这一句如同轰隆隆的雷声,震得韩诗韵脑中天旋地转。半晌才道:“可是,月儿…,哥哥…”

  苏凝霜道:“月儿那边我去解释。至于你与剑尘之间的事情,我也了解一些,有件东西保存了好久,该给你看看。”说着话起身出去,过了一会儿回来,手中拿着一个木盒,递到韩诗韵手中。

  韩诗韵手指发颤,颤声道:“嫂子,你对当年的事情,了解多少?”

  苏凝霜叹道:“从嫁过来你就对我不假辞,每每与剑尘在一起的时候一见我过来就表现的刻意亲切。剑尘是个大男人,枝大叶,嫂子是女人,对你的心思多少能猜到一些。”

  眼看韩诗韵目光越发无助彷徨,苏凝霜道:“当年你推了我一把,险些让我摔断腿,惹得剑尘大怒,将你赶出家门。其实,嫂子没有怪过你,你那时年纪还小,跟剑尘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心中念着他,想亲近他,只是走错了路。盒子里是剑尘后来给你写的一封信,一直犹豫着没有给你送去。打开看看吧。”

  韩诗韵颤抖着打开盒子,取出一封信来,信纸都已泛黄,字迹依稀是哥哥的笔迹。

  她一边读着信,只听苏凝霜道:“其实剑尘把你赶出去之后便后悔了,一路跟着你出去。你在破庙里哭了一夜,他就在外面守了你一夜。不要怪他心狠,他怕万一接你回来,你对他的心思更重,以后更加无法处置。那位接你走的水云剑派的前辈其实并不想收徒,是剑尘跪在雨里求了她两个时辰才打动她将你带走。自从你走了,剑尘从没有提过你的名字,也不许其他人提起,可是每一年中秋团圆节,他都会订一份你最爱吃的月饼,一个人悄悄的放到你的房里…”

  韩诗韵将脸埋在信纸中,终于嚎啕痛哭起来。

  苏凝霜眼中含泪,将她无力的身子抱住:“好妹妹,够了,十年时间你受的太多了。放下吧,所有的东西,都该重新开始…”、

  李天麟一路追着月儿跑出两层院子,才一把将她拉住:“月儿,你听我解释。”

  月儿停下脚步,盯着他的眼睛:“好,你解释给我听!”

  李天麟深一口气,将自己与韩诗韵之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月儿口起伏,眼中含着泪水,忽然哭出声来:“你又骗了我,你跟娘亲一起又骗了我一次!我说你怎么一直说姑姑的好话,娘亲也总说姑姑可怜,让我体谅她。原来,我才最可怜,被你们两人骗了一次又一次。”

  李天麟心中愧疚,伸手去擦月儿脸上的泪水,却被她抬手挡开。

  “你个坏蛋,坏蛋!”月儿哭着,伸出拳头用力砸着李天麟的口,忽然将他紧紧抱住:“原本你是我一个人的,后来,却分给母亲一半,现在,又要分出一块去。你个坏蛋,要把我的心一次次的割成碎片吗?”

  李天麟伸手抱着她,低声道:“对不起,月儿…”听得她哭得越来越厉害,声音越来越大,忍不住轻声道:“别哭了。月儿,你看,都把下人们招来了。”

  “不管!你事情都干出来了,还不让我哭?”月儿在他怀中一个劲的挣扎,抬头一看果然有巡视的下人提着灯笼犹豫着要过来,立刻眼睛一瞪:“看什么看?都走开,不许停留。”

  下人识得厉害,急忙退出去。

  月儿又哭了半晌,才止住哭声,道:“你跟姑姑的事情自己处理。但是,她要分一份的话只能从娘亲那里分,不许动我这份。”

  李天麟张大了嘴,万万没想到月儿说出这样的话来。听她的口气,竟然是允许自己跟韩诗韵在一起了?

  眼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样子,月儿气得狠狠踩了他一脚:“发什么呆?”

  “月儿,你的意思是,姑姑她,可以…”

  月儿眼圈红着,狠狠的掐着李天麟的:“我要是要求你,你会跟她分开吗?”眼看他犹犹豫豫,心中更是气恼,抬腿又是狠狠一脚踩下去:“娘亲都同意了,还帮你们遮掩,我能怎么办?哼,就算她是长辈,又可怜,这次就让她占个便宜。要是再有下次,我真的要死给你看。”

  一颗大石头落了地,李天麟兴奋的抱起月儿,狠狠的亲了几口,却被她瞪着眼手上一通狠掐,狠狠捶了几拳才放下来,迈步向着自己房间走,回头恶狠狠的道:“我回房去睡,你不许跟过来!”

  李天麟陪着笑一路跟着,走到她门口,刚要跟着进去,门砰的一下关上,险些撞到他的鼻子。李天麟在外面叫了几声,屋里没有回应,才悄悄走回自己的房间去。

  来到房间外面,侧耳倾听,里面传出苏凝霜和韩诗韵说话的声音,听不太真切,中间隐约有哭泣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只听苏凝霜道:“天麟,月儿,你们在外面吗?”

  李天麟犹豫了一下,推门走进去,只见苏凝霜和韩诗韵坐在边,一手揽着她的肩膀,韩诗韵脸上犹有泪痕,看了李天麟一眼,面颊一下子红了,低下头去。

  苏凝霜问:“月儿呢?怎么不跟你一起?”

  “月儿回房去睡了。”李天麟将刚才自己与月儿的对话复述了一遍。

  苏凝霜静静的听完,瞟了一眼韩诗韵,轻声道:“那你想好以后怎么对待诗韵妹妹了吗?”

  李天麟立刻走到韩诗韵面前,拉起她一只手,道:“诗韵,我愿意一辈子守着你,疼你爱你,永远不离不弃。”

  韩诗韵立刻脸上烧的厉害,心中又是害羞,又是喜悦,恨不得将头埋到自己口里。

  听他把话说完,苏凝霜轻笑了一声,拍了拍手,低头贴近韩诗韵耳边轻声道:“好了。月儿仍然有些生气,但是没有大碍了。以后啊,也许会挑你一些毛病,但是她心思单纯,你忍耐一下,过些日子就没事了。”

  眼看韩诗韵低着头不说话,苏凝霜一笑,冲着李天麟眨了眨眼,心中微微一叹:总算是没有成不可收拾的局面。自己真是为这小坏蛋碎了心,原本母女两个人的东西要多一个人分享了,真不知自己辛苦到头为了什么。

  这样想着,苏凝霜起身道:“好了,天色不早了,我去看看月儿。好妹妹,你今晚就留下陪天麟吧。”说着正要走,韩诗韵心中一阵慌乱,拉住她衣角,哀求道:“嫂子,你,你今晚留下吧。我,我…”说着抬头看了李天麟一眼,咬牙道:“我有些怕。”

  苏凝霜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说道:“怕什么,天麟又不会吃了你。”说着忽然拍了一下嘴,笑道:“呵呵,说不定真要被他吃了。”

  眼看她目光闪烁可怜兮兮的样子,苏凝霜原本准备离开,却突然改了主意,嘴角一翘,笑道:“好吧,今晚嫂子陪你。”

  韩诗韵低声嗯了一声,对李天麟小声道:“你,你去陪月儿吧。今晚我和嫂子一起睡。”

  苏凝霜轻笑道:“这可是天麟的房间,月儿不让他进屋,能睡到哪去?嗯,今晚咱们三个一起睡吧。”眼看着韩诗韵局促不安,忍不住俯下身子,贴着她耳朵小声道:“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要一辈子跟这个男人过,不要总想着躲开了,今晚,嫂子和你一起陪他。”

  韩诗韵啊的叫了一声,紧紧抓住苏凝霜的胳膊,哀求道:“嫂子,不要!最起码,不要在今天就,就…”

  苏凝霜微微一笑,忽的低下头在她上一吻。韩诗韵最是受不得这个,当下脑子中一阵晕,待到反应过来,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苏凝霜剥去大半,啊的叫了一声,飞快的躲进被子里。

  苏凝霜咯咯一笑,自顾自的下外衫,出雪白的胳膊和一大片如同冰雪一般的脯,高高耸立的峰顶得红色肚兜都要裂开一样,也不在乎李天麟在后面看得热血沸腾,褪下衣裙,掀开被子躺进去,顺手将韩诗韵抱住,上下其手,回头嗔道:“小坏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来。”

  第四十一章

  被苏凝霜这一叫,李天麟才反应过来,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冲到了头顶,脸上通红一片,急急忙忙的掉衣服,也躺到上。

  三人在上显得有些挤,被子堪堪将三人身体遮住。一时间李天麟也不敢妄动,韩诗韵更是紧闭了眼睛,身上滚烫,不敢动一下。苏凝霜看着她双眼紧闭,脸上红的火烧的一样,忍不住呵呵一笑,在她的耳朵呵着气,小声道:“好妹妹,咱们两个,谁先来?”

  韩诗韵尖叫一声,把头裹进被子,一动不动。

  苏凝霜轻笑一声,翻过身来,笑盈盈看着李天麟,柔声道:“小坏蛋,今天便宜你了。”

  李天麟早已兴奋异常,颤着声音道:“但听师娘吩咐。”

  苏凝霜扑哧一笑,向着李天麟上吻去。两人口舌相,彼此抚摸着对方的身子,心中柔情意,不可言说。

  不一刻,苏凝霜已经情动,鼻息中发出轻轻的呻息,仿佛小猫一样目光离,香舌在李天麟的一道痕迹,一只手握住天麟的手引导到自己间,低声道:“小坏蛋,师娘小里都了,你摸摸看。”

  李天麟火高涨,只是韩诗韵还在身边,有些犹豫:“可是,让韵儿听见…”

  “正要她听见呢。”苏凝霜笑道,忽的掀开被子,嘴贴着他的膛,慢慢滑下去,玉手握住那巨物轻轻抚,只觉得那东西越来越大,如同一烧红的铁一样烫手,眼中水波转,全身热乎乎的,调转了身子,张开檀口,将那东西含住。

  底下传来的舒适感觉令李天麟呼吸急促,暴的分开面前的一对玉腿,剥下亵,两只手用力着那一对雪白滑腻的肥美玉,只见那粉户微微张开,透明粘稠的体几乎要滴落下来,急忙将嘴凑在那光润晶莹闪着水光的户上起来,舌尖探入深处,缓缓搅动,一股股的爱涌出来,嘴都是。苏凝霜舒服的娇声呻,缓缓起伏着肢,檀口将面前深深的含住,几乎要抵到喉咙处,手指抚摸着囊,牙齿轻轻刮着起的青筋,口水顺着嘴角淌下来,上亮晶晶一片。两人渐渐情浓,顾不得羞,更无暇顾忌其他,恨不得将对方进肚里去,动作越来越大,口中发出靡至极的声响。

  韩诗韵本来将头埋在被子里,不听不看,只是过了这么长时间,渐渐有些奇怪响声传入耳中,忍不住从被子里留出一条,向外看了一眼,只见天麟正捧着嫂子的玉用力她的户,晶亮的爱淌的到处都是,吓得轻声啊了一声,几乎停止呼吸,慌忙闭上眼睛,然而这无比刺的一幕却深深印入脑子,怎么也无法忘去。

  苏凝霜早就注意着小姑的反应,听到她的声响嘴微微一翘,从天麟身上起来,手掌抚摸着他的面颊,一手隔着肚兜抚摸着自己的酥,微笑道:“天麟,想要师娘吗?”

  “嗯,想!”李天麟用力点着头。

  苏凝霜娇媚的看了他一眼,手指一钩,解开肚兜,轻轻抛在他脸上,道:“不许拿下来。”伸出手握住他的,对着自己淋淋的户,慢慢坐下去。

  那一寸寸进入自己的身体,苏凝霜浑身发颤,一半是因为被天麟的舒,另一边则是因为小姑在身旁偷看的缘故。她兴奋得浑身颤抖,心底里都惊讶自己怎么变得如此,拉起李天麟一只手,放在自己峰上,李天麟会意,马上大力的起来。

  苏凝霜低声呻起来,声音又甜又媚,简直让人骨头都要化掉,偏转头正好看到韩诗韵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微微一笑,手臂撑在李天麟口,肢轻轻摆动,火热的一下下在美动,爱淌,发出啪啪的声响。

  “天麟,舒服吗?”

  “嗯,舒服死了。”

  “咯咯,小坏蛋。”苏凝霜看着韩诗韵的眼睛,娇笑道:“不知上辈子积了什么福,今天要让我跟韵儿两个陪你。”嘴里说着,手指向韩诗韵勾了勾。

  韩诗韵吓得连连摇头,无论如何也不肯过来。苏凝霜也不再勉强,俯下身子,掀开肚兜出李天麟一张嘴,轻轻的亲吻,嘴里息着:“天麟,再用力一些,快点把师娘出来,旁边还有人等得心焦呢。”

  李天麟闷哼一声,上用力,苏凝霜顿时呻的声音都高了一阶,咬紧牙奋力驰骋,玉与天麟的撞击时发出响亮的啪啪声,身体随之起伏,如同一个高明的骑士在策马奔腾,一对玉被天麟的大手紧紧握住,不断变幻着形状,又是微微疼痛,又是酥麻舒。一开始的时候还是为了挑起韩诗韵的火而故意呻不止,此时却已经是心神皆醉,如同身处云端,娇躯晃动,秀发飘摇,玉体上火热的汗水小溪一样不停的下来,息道:“天麟,好厉害。师娘…嗯,岳母的小儿都要化掉了,被你的顶得要飞起来了。”

  韩诗韵早已惊呆,浑然忘掉了羞涩,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原来,嫂子被天麟疼爱的时候是如此的美丽。忽然又想到,自己被天麟爱抚的时候是不是也如同此时此景一样?想到此处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忽然一阵颤抖,下面已经小小的丢了一回。

  苏凝霜娇躯颤,爱,大声呻了不知多久,忽然整个人失去力气,趴在天麟口嘘嘘息,全身肌肤都呈现鲜的粉。过了片刻,才轻轻吻着天麟的面颊,柔声道:“天麟,师娘被你得出来好多啊。”说着话身子一翻,翻到的最里面,伸手扯下小姑身上被子,推了她一把,笑道:“我没力气了,好妹妹,该你了。”

  韩诗韵啊的叫了一声,身上没了遮掩,整个人扑进天麟的怀中,被他紧紧抱住,抬头看时,只见他的眼睛仍然被肚兜蒙着,才稍稍有些安心。只是心中的羞意仍然无法释放,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应付。

  苏凝霜咯咯一笑,抬起韩诗韵一条玉腿,放到李天麟身上。李天麟立刻会意的将这条腿抱住,另一只手臂将美人揽进怀中,在她面颊上狂亲不止,沾师娘爱,抵在她户上,不等韩诗韵拒绝,稍一用力,顶开两片瓣,扑哧一声深深的入里面。

  一下子被火热的贯穿,韩诗韵娇躯轻颤,轻呼了一声“慢,慢点儿”随即嘴又被他封住,在自己内一下下有力的动起来,起先的时候她还有些抗拒,只是随着天麟一下下的轻柔爱抚,身体越来越舒服,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最后终于小声呻着融入他的动作当中,如同一片汪洋中小舟,随着波涛上下起伏。

  两人轻怜密爱,不知过了多久,韩诗韵一抬头,才发现不知何时蒙在李天麟脸上的肚兜已经滑落,被他含笑的眼光注视着顿时羞得面颊通红,颤着声音道:“不,不许看…”

  李天麟哈哈笑着,一个翻身,将娇羞的姑姑在身下,双臂挽住她两条修长玉腿,如同打桩一样大在紧紧裹着的户中动,撞得她的身子筛糠一样颤,雪啪啪作响,息道:“韵儿,好姑姑,你好美。天麟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

  韩诗韵脸上充血一样通红一片,下体被高高抬起,低头便可看的那火热在自己户中快速出入,爱到自己肚子上了。又知道嫂子正在旁边看着自己受苦,羞得无以复加,忍不住拿手捂住嘴,连嘘带,紧紧闭上眼睛,任凭那坏人肆意胡为。

  苏凝霜此时也已经缓过一些力气,眼看着小姑被天麟得心神皆醉,煞是可爱,忍不住贴近她的身子,玉手托着她的娇一下下助力,含着她的耳垂,含糊问道:“好妹妹,可舒服了吗?”

  韩诗韵红着脸不答,只是纤扭得越来越快,应和着天麟的,已经做出了无声的答复。

  苏凝霜扑哧笑出声来,对李天麟道:“天麟,岳母和姑姑,你更喜欢哪个?”

  “岳母,姑姑,我都喜欢。”李天麟剧烈的息着,大力送,兴奋的说道:“好韵儿,师娘,今晚都是我的了。”

  韩诗韵听到两人的话语,又是害羞又是喜悦,忽然身子不受控制的痉挛,搐半晌,丢了出来。几乎与此同时,李天麟也是闷哼一声,火热的入怀中美人的中。

  三人相拥相抱,息不止。忽然灯光一闪,蜡烛燃尽,屋中一片黑暗。

  周围什么都看不见,韩诗韵此时才止住羞意,忽然大着胆子在李天麟上亲了亲,立刻招来还击,两人口舌相,相互,发出呻声音。

  哪怕四周漆黑一片,苏凝霜也知道那两人在做什么,笑道:“你们两个倒是快活起来了。”从两人身上翻过去,伏在李天麟身体另一边,抱着他的身子,息道:“天麟,师娘又有力气了。今晚,可不能就这样饶了你这小坏蛋。”

  李天麟哈哈一笑,回身将她抱住,道:“放心吧,今晚还长着呢,看谁最后求饶。”

  “哼,谁怕谁?啊…小坏蛋,这么快又硬起来了。嘻嘻,今天你可占不到便宜,有妹妹助阵呢…”

  窗外天色有些发白,上三人犹在梦中,一被子被盖在下,李天麟居中,一左一右两位绝美人紧紧相拥,雪白的娇躯贴在前背后。

  苏凝霜身上有些冷,伸手去提被子,只是不知被谁身子住提不上来,嘴里含糊的埋怨一声,又将身子向着天麟靠了靠。而韩诗韵一直埋在天麟怀中,被他紧紧抱着,倒是没觉得冷,只是苏凝霜一动,马上醒来,发现天已经亮了,马上啊的一声坐起来:“天亮了?”

  “早着呢。”苏凝霜闭着眼懒懒说道:“再睡一会儿。嗯,天麟,不许着被子,有点冷。”

  “可是,马上该练功了。”韩诗韵惶急的说道。

  “没关系,停一天好了。”苏凝霜道。

  韩诗韵还要说什么,房门突然被打开,吓得她赶紧躺下,把被子拉上来。

  月儿快步走进来,看着在一处的三人,脸上微红,瞪着眼睛,气鼓鼓的样子。

  苏凝霜被女儿瞪得有些不好意思,强笑道:“月儿,你来啦?”

  月儿板着脸紧盯着韩诗韵,哼了一声,过了半天,突然伸出手到她面前,手掌摊开,只见一截红绳静静躺在掌心。

  韩诗韵不明所以,苏凝霜咯咯笑起来,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韩诗韵这才反应过来,脸上带着尴尬的神色接过红绳,系在腿上。

  月儿脸色这才好了一些,板着脸道:“胡闹了一晚了,也该起来了吧。”说着在三人每个人身上都拍了一巴掌,连母亲也没有放过:“快起来了。该练功的练功,该梳洗的梳洗,都这么大人了还要赖?”

  三人这才忙不迭的起身,在月儿恶狠狠的目光注视下穿衣下地。苏凝霜和韩诗韵两人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悄悄回自己房间。虽然实际上府中大部分人都知道了几人之间的事情,可是宁要人知,莫要人见,终究要注意一些。

  李天麟才穿好衣服,便被月儿拉着到了练功场,不由分说捧着一把剑就刺过来,那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要亲手杀了他一样。李天麟心中有愧,连躲带闪,一会儿功夫下来躲避的没事,追杀的反而气吁吁,出了一身汗。

  两人正闹着,韩诗韵提着剑过来。月儿立刻冲着她喊道:“你帮我打他。”这一次连姑姑也不叫了。

  韩诗韵脸上微红,向着李天麟使了个眼色,提剑上前,连刺带砍,剑光闪动,只是下手时没有一分力道。月儿看着两人做戏,哼了一声:“不会是昨天一夜用力太多,现在没力气了吧。”一句话说的韩诗韵面颊火烧一样,偏偏还无法反驳。

  等到吃饭时候,苏凝霜和韩诗韵坐在上方,月儿紧贴着李天麟坐下,两个人靠的紧紧的,月儿示威似得把桌上所有菜都夹了放到他碗里,鼓着腮帮瞪着其他两人。到后来干脆离开自己的椅子,硬是做到李天麟怀中,让他喂自己吃饭。

  苏凝霜咳了一声,道:“月儿,赶紧下来,吃饭呢。这么大姑娘也不知道害臊。”

  “就不害臊!我可是他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进门的娘子,被他疼爱,天经地义,可不比其他女人。”一句话说的苏凝霜韩诗韵都脸上发起烧来。

  月儿还不解恨,眼看一道红烧鱼上桌,自己用筷子夹开,自己占了一半,另外一半分成两半给母亲和姑姑,鱼头给了夫君。皱着眉头看了片刻,抬头对徐婆婆道:“婆婆,下次买条大点的鱼。就这么一条小鱼,三个人都要下嘴,不够分!”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欢迎您对月影霜华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40-41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月影霜华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