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47--48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12868 
上一章   (月影霜华)(47--48)    下一章 ( → )
  2015年/3月/

  是否本站首发(是)

  第四十七章

  天色有些灰白的时候,李天麟从睡梦中醒来。

  怀中的小子娇躯紧紧贴在自己身上,紧密得没有一丝空隙,滑腻的肌肤丝绸一样贴在自己口,可以感受到她呼吸出的热气。而自己的正处在她身下一个孔窍中,又热又,紧紧的包裹着,感觉是,然而并不敢确定。

  此时才想起,昨夜最后一次确实是发在了月儿的中,然后四人都累得没了力气,沉沉睡过去。榻本来窄小,容三人已是勉强,四人同非要紧紧的靠着,一张被子甚至不能将四人身体盖全,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被苏凝霜扯了过去,外面三人都是全身赤

  月儿轻哼一声,似乎有些冷,向着自己怀中钻了钻,李天麟心中有些心疼,伸手去扯被子,却见苏凝霜正睁着美丽的大眼睛,含着笑意看着自己。

  眼看徒儿女婿目光扫过来,苏凝霜狡黠一笑,把被子轻轻盖在月儿身上,出自己膛。被天麟灼灼目光盯着,苏凝霜又是羞涩又是欣喜,不仅不遮掩,反而膛,雪白峰骄傲的立着,两颗红樱桃闪着醉人的光泽,香舌在嘴外面了一圈,面颊上充了挑逗之

  自己底下变硬,硌得月儿轻哼了一声,迷糊糊道:“好酸…大坏蛋,别我了,…去里面那个求不的去…”

  李天麟与苏凝霜相视而笑,苏凝霜有女儿在中间挡着,自然有恃无恐,脸狡黠,张口无声的说了几个字,从口型判断好像是“有本事来师娘啊”几个字,得李天麟又好气又好笑,张口无声的回敬了一句“要不是月儿挡着,看我不过去你。”

  两人挤眉眼,身后忽然伸过一条雪白玉臂搭在身上,一具温暖娇躯紧紧贴在后背,柔软的峰在上面柔和的摩,顶上坚硬的两点磨得李天麟身上麻酥酥的舒服,忍不住轻哼一声,低头在月儿上亲吻起来,坚硬的在美中缓缓动。

  这一下月儿彻底醒过来了,睁眼就看到夫君在作自己,皱着鼻子娇声道:“大坏蛋,一整夜还没够。”身体却自然起了反应,一边嘴里责怪,一边翻身跨到他身上,如同一个矫健骑士一般策马驰骋,眼睛向左看看姑姑,向右看看母亲,想到夫君第一个疼爱的便是自己,不得意非凡。

  韩诗韵红着脸,小声道:“天亮了,我该回去了。”

  “嘻嘻,好妹子,还回去做什么,你以为全府里还有人不知道咱们几个的事情吗?天亮还早呢,趁这个机会再让天麟疼你一次,算是酬谢你昨天舍身相救的恩情了。”

  “可是,可是…我的衣服还在自己房里,”韩诗韵小声道。

  “没事,穿嫂子的吧。”

  月儿一边在夫君身上摇动身子,一边咯咯笑道:“不知娘亲的衣服在哪里?衣柜里还是衣箱里?”她故意把衣柜和衣箱两个词加重了语气,目光促狭,惹得姑嫂两人脸通红。苏凝霜娇嗔一声,抬手在女儿上拍了一下。

  月儿哼了一声,继续大力起伏着雪,一声声扑哧扑哧的声响让姑嫂两人脸上发烧,心中发热。过了一会儿,月儿娇出来,从师兄身上下来,回头看着那自己爱仍然高耸着的,娇声道:“没力气了。换姑姑去应付大坏蛋吧。”

  韩诗韵啊的叫了一声,刚想躲开,已经被李天麟抱着,身子一软,便被那入进去,只得任凭坏人摆布,抬眼便看见侄女和嫂子狡黠的看着自己,羞得把头埋进被子,再也不肯抬起来。

  早晨时候正是情最浓的时候,经过一夜休息李天麟早已恢复精力,足足了小半个时辰,最后连苏凝霜也没有逃脱,红着脸被女儿和小姑架着用后面侍奉了徒儿女婿一次。也亏得李天麟修习《太玄玉诀》有一段时间了,才能将三女得心满意足,最后都瘫在息。

  月儿无力的踹了夫君一脚:“大坏蛋,去给我和姑姑找件衣服穿。就在衣柜里,反正你在里面躲过,轻车路了。”

  李天麟笑着下,找来几件衣服,服侍着韩诗韵和月儿穿戴起来,期间自然少不了占些手上便宜,惹得韩诗韵粉面含羞,月儿举着拳头追打。

  苏凝霜笑盈盈看着三人胡闹,自顾的穿上里衣,正要穿外衫,却见月儿凑过来,抚摸着自己小腹,不笑道:“又要胡闹什么?”

  月儿抚摸着母亲的肚皮,小声道:“怎么还这么平?”又低头在母亲肚脐上,忽然抬头认真道:“娘亲,你生出的孩儿,算是我的弟弟妹妹还是儿子女儿啊?”

  苏凝霜啊了一声,面颊羞红,犹豫一下,抬头看了看李天麟。

  李天麟笑道:“自然也是你的孩子啊。霜儿,月儿,韵儿,都是我的娘子,一辈子都跑不掉。”

  时光如水,眨眼间已是初冬。街上寒风乍起,黄叶纷飞,地面上尘土被冷风吹得干干净净,只有角落里落了一层细细的尘沙。时辰还不算晚,天色却完全黑了,头顶上黑灰色一片,不见一丝星光,眼看冬天第一场雪就要下起来了。

  苏凝霜坐在房中,角落处早早燃起的炭火盆子烘得房里温暖如,身上穿着宽大的素白外衫,身处已经微微隆起,手上捧着一件小小衣服,正在一针一线的着,做得累了便停下来,伸手抚摸着小腹,脸上是慈爱的笑意。

  房门一开,李天麟走进来,眼看苏凝霜穿得单薄,赶紧掩上门,快步上前,夺下她手中针线,心疼道:“不是让你不要操劳了吗?怎么又不听话。”

  苏凝霜柔和笑了笑,任凭他的大手擦着自己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轻笑道:“你们啊,就怕我累到。看账目的工作月儿接手了,生意上的事一点都不让我碰,天气刚冷一点就燃起炭火,这我刚准备给孩子做些衣服,就又被你拦下来。照这样下去,我就快成只只知道吃不知道劳作的懒猪。”

  在她上柔情一吻,李天麟笑道:“世上要有如此好看的懒猪,我情愿做一只公猪,陪着你。”说着俯下身,掀开她的衣服,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道:“我的孩儿,你长大了可不要忘了你母亲为你操劳啊。好孩儿,让爹爹抱一抱。”

  “嘻,孩子还要半年才生出来,你现在就想抱?”

  “连他母亲一起抱不就行了。”李天麟说着,将苏凝霜身子轻轻捧起,放到上,目光柔和的看着那张自己一辈子都看不厌的秀美面颊,歉声道:“为了这个孩子,委屈你了。”

  十月怀胎不算委屈,可为了产下这个孩子,苏凝霜已经两个月不敢出门,唯恐被人认出自己怀了身孕,而且直到孩子生下几个月里,只怕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即使孩子生下,也不能管她叫娘,而要叫外婆,月儿已经肚子里揣着枕头在外面转了一个多月了,生下的孩子要算在她名下。一个女子,自己的孩子能见,却不能听到一声“娘亲”实在是委屈到了极点。

  苏凝霜心中也是微微发酸,赶忙转移话题:“今天不是该在月儿房里吗?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嗯。月儿那丫头啊,想要个孩子都快疯了,大白天的就着我要了五六次,现在正躺在气呢。呵呵,我估计啊,直到她怀上孩子,夫君每天都要被她榨干了。”

  苏凝霜掩着嘴笑得肩头一抖一抖的,半晌才着气道:“这个我可无话可说,只好夫君你多多努力了。”说着话微微叹息一声,轻轻伏在他口,道:“其实你最应该关心诗韵妹妹才对。她已经二十七岁了,自己面皮薄,嘴上不肯说,心里想要孩子的心思只怕比月儿还要强,这几年要是怀不上,年纪再大就不好说了。嘻嘻,好在夫君你练了《太玄玉诀》的双修法门,每给她三五次也累不到。”

  李天麟脸上发窘,佯怒道:“你们啊,一个个都把我当种马使唤。”

  “可你不是乐在其中吗?哎呀,不许打股。”

  两人一边笑一边打闹,身上衣服越来越少,最后仅穿着贴身亵衣躺在上。李天麟抱着苏凝霜,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轻轻吻着她的面颊:“睡吧,夫君今晚陪着你。”

  苏凝霜低声嗯了一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忽然轻声道:“天麟?”

  “嗯?”

  苏凝霜面颊发烧,手掌悄然探入李天麟双腿间,轻轻,低声道:“其实,师娘也想把你榨干呢。”

  然后她立刻感觉到掌中的火热事物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硬。

  李天麟微微息道:“可是,你的身子…”

  “轻一些,不会有事的。”苏凝霜声音有些发颤,自己都感到小中爱一股股的淌,柔声道:“好主人,母狗儿师娘一个多月没有被你,小了。”

  又是母狗,又是师娘,瞬间让李天麟热血沸腾,颤声道:“今晚徒儿就把师娘侍奉得美美的。呵呵,小母狗今天可是榨干了我五次,做母亲的可不能比女儿差…”

  “哼,前面不敢来,后面,和小嘴,还怕应付不来?”

  李天麟笑着,掀开被子,将师娘的亵扯下,果然户外面已经全是淋淋的爱,灯光下闪着光泽,几乎要滴落下来。蚌口微微张开,鲜红的隐隐可见,如此美景让他心神漾,忍不住俯下头,嘴含住,舌头探入美中,用力着花

  苏凝霜半闭着眼,面颊红的娇媚人,发出一声声小猫一般息,轻轻摆动肢,享受着徒儿的侍奉,只觉得那条恼人的舌头每每扫过粒,又酥又麻,爱止不住的淌下来,娇声呻道:“小坏蛋,换你那个东西进去吧。师娘承受得住。”

  “师娘有命,徒儿岂敢不遵。”李天麟笑道,翻转苏凝霜的身子,火热的抵在,慢慢进去。由于怕伤到孩子,不敢用力,只是入一半便不再向里进发,开始左右摆动。苏凝霜娇哼一声,明明已经感到舒,却又觉得空虚,恨不得他再向里面进一些。只是自己也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只得暗暗想到,待到生下孩子,一定要痛快地让他自己一次,什么矜持都顾不得了。

  两人下体合,苏凝霜一对玉被天麟大手肆意,背脊被他舌头,诸般刺下不多时便出来,爱多得开了闸的洪水一样,还未等她从畅美中回过神来,李天麟已经将拔出来,立刻入菊门中,息道:“徒儿孝敬完了师娘,该母狗侍奉主人了。”

  “嗯哼,知道了,小坏蛋。”

  后庭客,便没有再多顾忌了。苏凝霜摆动着肢,紧致的菊将整下,紧紧挤,哪怕有爱润滑,仍然让李天麟舒服得呻出声,每一分每一毫上都感到了紧密摩擦时的舒。他双手努力地身前滚圆的娇,看着每一次进出于菊门,带出里面的,因为剧烈摩擦而变成深红色,几乎要被磨破一样,心中说不出得激动,一面心疼师娘怕她受痛,一面又恨不得将她整个身子刺穿。两种心思混杂在一起,李天麟息如牛,道:“好母狗,舒服吗?”

  “嗯,好舒服。母狗儿被你干得要死掉了一样。啊…天麟,就这样,死师娘吧…”

  李天麟闷吼一声,不顾一切的冲刺起来,过不多时,酥麻再也不强自忍耐,火热的完全灌入苏凝霜菊中,等到缓缓拔出时,菊一张一翕,一股白色体慢慢淌下来,拉出一条长长的线。

  李天麟扶着苏凝霜躺下,美师娘足笑意,看着刚才的施暴者,忽然伸出一雪白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咯咯,一次了。”

  面对如此挑衅,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刚刚了几口气的李天麟马上重新振奋精神,分别在苏凝霜的后庭和口中又了一次。

  这次,苏凝霜也不再敢挑衅了,两人相拥,彼此轻轻亲吻着嘴,爱抚着身体。这一夜还长着呢,暂且休兵罢战,等到恢复了精神自然重整旗鼓,杀个天昏地暗。

  正在此时,只听外面有人敲了敲窗户,韩诗韵的声音低低传进来:“天麟,你在里面吗?”

  苏凝霜调皮的眨眨眼,轻笑道:“你看,诗韵妹妹等不及了。今晚有我们两个对付你,哼,你可准备好鞠躬尽瘁了么?”

  李天麟在苏凝霜额头轻轻点了一下,起身下地,也不穿衣,打开房门,只见韩诗韵站在外面,骤然看到面前一巨物昂首晃动,啊的叫了一声,抬手遮住眼睛。

  “韵儿,进来吧,又不是第一次看见了,害羞什么。”苏凝霜裹着被子调笑道。

  韩诗韵进来,低声道:“今晚府里来人了。”

  这一句话,屋里两人同时变。李天麟还好些,苏凝霜已经是脸色苍白,勉强笑了一下,额头却下冷汗来。

  李天麟递过去安慰的眼神,对韩诗韵道:“是什么人?捉到了吗?”

  “来人武功不弱,逃得很快。我追出去几里路,怕中了调虎离山计,急忙赶回来,你们和月儿都没事,我就放心了。”

  苏凝霜脸色苍白,颤声道:“是玉蝴蝶的同吗?”她手指抓着被子,手指都因为用力而苍白,经历了上次的事情,实在是惊惧到了极点。

  韩诗韵道:“这倒未必。虽然没有照面,总觉得那身影有些熟悉,忘了在哪里见过。只觉得她仿佛没有恶意。”

  李天麟急忙穿上衣服,拿了剑对韩诗韵道:“走,出去看看。”

  两人出去,将门关好。苏凝霜呆呆的坐在上,把被子紧紧裹在身上,轻轻的发抖,忽然眼泪下来,也忘记了去擦拭,一点一滴淋了被子,就这样靠着墙缩成一团一动不动。窗外风吹过时,窗棂每响一下,她的身子就跟着颤抖一下,不过一炷香时间,身上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忽然觉得头晕心慌,慌忙伸手捂住口,觉得心脏一砰砰跳,眼前一阵阵发黑。

  过了不知多少时间,房门一响,李天麟和韩诗韵走进来,一眼看到苏凝霜脸冷汗摇摇坠的样子,李天麟吃了一惊,急忙奔过来一把将她抱住,道:“霜儿,你怎么样了?”

  苏凝霜咬着牙道:“没事,只是有些怕冷。”紧绷的身子一下子瘫软下来,无力的倒在李天麟怀里。

  李天麟使个眼色,韩诗韵掉鞋袜上了,从另一边抱住苏凝霜,柔声道:“嫂子,没事了,府里都探查清了,没有异常。许是个把贼昏头昏脑的闯进来了。有我和天麟在府里,不会有事的。”

  轻声安慰了良久,苏凝霜才恢复过来,强笑道:“我没事了,害你们担心了。”

  三人躺在上,有说了一会儿话,苏凝霜再也支撑不住,埋在李天麟怀中沉沉睡去。

  李天麟爱怜的抚摸着苏凝霜的秀发,对韩诗韵道:“你也睡一会儿吧。”

  韩诗韵点点头,在旁边躺下,却一直睁着眼睛,左手边的宝剑紧紧握着,目光直直看着李天麟的脸。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一直到天色发白,才沉沉睡过去。

  第四十八章

  一夜担惊受怕,三人连早饭都没吃,睡到中午才起来。中间月儿悄悄进来一次,看见母亲和夫君姑姑抱在一起睡得正香,脸上绯红,清啐了一口。她自己隐约知道昨夜府里出了意外,三人忙了一夜,不便打搅,轻轻关上门,唤过徐婆婆,嘱咐她不要让人打扰了三人休息。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来,月儿早让人准备了饭菜,三人一边吃着一边心事重重。

  苏凝霜忽然抬头道:“玉州不能再住了,过几天就搬走。”

  月儿一惊,口道:“真的这么严重吗?”

  韩诗韵凝重道:“嫂子说得对,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防不胜防。只有千做贼,哪有千防贼的道理?咱家人少,应付不了敌人扰,既然被人盯上了,最好暂时避一避。我看我们还是去宿州,那是水云剑派所在地,有师父师伯们庇护,宵小之辈不敢造次。”

  月儿在玉州住了十几年,不舍得离开,但此时也知道情况严重,当下点头道:“那我就吩咐下人暗中准备一下。”

  李天麟抚摸着月儿的手,柔声道:“不用伤心,只是出去住一段时间,等事情平息了还会回来的。”

  几人商议好了,立刻吩咐下去,收拾金银细软。韩家家大业大,虽然是暂时出去避一避,却也是一时半刻不能处置好的。离开之前的这几晚上便要韩诗韵和李天麟每夜巡视,唯恐出了意外。

  韩诗韵忽然道:“这次出门,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哥哥的坟茔好久没有祭扫了,走前应该去祭拜祭拜。”

  苏凝霜脸色一白,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小腹,沉默不语。

  韩诗韵自然猜出嫂子心中的念头,道:“嫂子在家不用去了,我和月儿去就可以了。”

  苏凝霜呼出一口气,目光坚定起来,道:“还是一起去吧。剑尘…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却不能永远躲着他。”

  第二天早上,一辆马车悄悄出了玉州城门,向着城外韩家墓地走去。

  车内三女穿着冬装,挤在一起,虽然车内有个小小炭炉,却从车帘隙中钻进一股股寒风。初冬之时,为何如此寒冷?

  马车越靠近墓地,苏凝霜脸上越是苍白,心中发慌,身上一阵阵发冷,好几次捂着嘴要吐出来。看得韩诗韵心中怜惜,握住嫂子的手,道:“嫂子,没事的。”

  苏凝霜咬着嘴,忽然低声道:“妹妹,剑尘…会原谅我吗?”

  韩诗韵呆了呆,不知如何回答。一旁的月儿抱住母亲一条胳膊,柔声道:“娘亲,不要怕。爹爹不会怪罪你的。”

  三人心中沉重,仿佛了千斤巨石一样。正在此时,只听外面李天麟吆喝着车夫将马车赶得稳一点。不知为何,只是听到他的声音,三女忽然心中大定,彼此手握在一起,目光沟通片刻,同时点了点头。

  马车停下,三女下车,步行来到韩剑尘墓前,只见坟上荒草枯黄,石台上摆着上次留下的祭品。月儿低声吩咐下去,有下人清理了坟墓,在石台上摆上祭品,燃起香烛。

  苏凝霜身穿雪白狐裘,站在墓碑前,苍白的手指抚摸着韩剑尘的名字,痴痴的出神,一行眼泪悄然下来,落在墓碑前,忽然转头道:“妹妹,天麟,月儿,你们先离开片刻,我和剑尘单独呆一会。”

  月儿眼圈通红,走到母亲身边,低声道:“娘亲,你有了身子,没人在身边可不成。我陪着你,就算爹爹要怪罪你,做女儿的也可以在一边扶持。”

  苏凝霜抚摸着月儿的头发轻轻点头。韩诗韵向着李天麟使个眼色,两人悄悄退出去。

  苏凝霜在月儿搀扶下慢慢跪下,向着墓碑拜了三拜,道:“剑尘,霜儿来看你了。自从你走了,家里发生很多事情。月儿和天麟已经成亲了,诗韵妹妹也回来了,这些事情上次已经告诉你了,还有些事情,以前不敢告诉你,今天,霜儿都说给你听。”她了一口气,轻轻抚摸着小腹,颤声道:“我怀了天麟的孩子…”

  李天麟和韩诗韵站到远处,远远看着苏凝霜跪在墓前,不时有哭声传来。李天麟皱着眉头,心中一阵阵难受,每听到一声哭声,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搐一下。韩诗韵轻叹一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温柔地将身子靠在他肩膀上,将他一只手裹进自己的衣服里面。

  两人正在出神,只听身后有脚步声,还未回头,只听长剑出鞘的声音。韩诗韵一惊,一把推开李天麟,拔剑在手,架住后面刺来的一剑。当啷一声,火星四,当下来不及多想,三十三路快剑疾风暴雨般刺出去,等到定睛看清来人,却是一呆,口道:“怎么是你?”

  只见来人身穿鹅黄外衫,外面是白色狐裘,一头黑发挽成简单的马尾,用金色丝带绑住,上面缀着一只金丝编成的牡丹,面目如画,丹凤眼含着怒意,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却别有一番韵味:“让开,我要杀了他。”

  韩诗韵惊道:“陆婉莹?你来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要杀天麟?前偷偷潜入韩府的是你?”

  陆婉莹脸色霎时通红,咬牙道:“无的小贼,我要杀便杀,跟你解释什么!”说着举剑向着李天麟刺过来。

  韩诗韵挡在李天麟面前,出手招架,道:“我知道天麟坏了你的贞,可是当时是为了救你,你怎可恩将仇报?而且事情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忽然之间呆呆的看着陆婉莹的部,吃惊得忘了闪避,险些被剑刺中。

  方才心急没有仔细看,此时却发现陆婉莹部鼓起,肚子比苏凝霜还大,带都几乎刹不住,分明是怀胎久的样子。

  陆婉莹一见韩诗韵目瞪口呆的样子,心中一酸,喝道:“让开,让我杀了这小贼。”

  李天麟如同一木头一样呆立着,脑子里成一锅粥,千万个雷霆一起炸响,整个世界都颠倒过来又翻了几个跟斗,一片混沌,偏偏有一个声音过一切声响,一遍又一遍的轰鸣不止:“她怀了我的孩子!她怀了我的孩子!”

  韩诗韵回头看看木头一样呆立的李天麟,又羞又恼的陆婉莹,忽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收剑归鞘道:“我不拦你,你杀了他吧。”

  刚才手,她早已觉察出陆婉莹的剑法没有杀意,纯粹是在愤。一个女子怀了男人的孩子,好几个月都没有来找这男人,突然间打上门来不依不饶,如果说单单是为了杀了这男人,打死她都不信。

  既然陆婉莹怀了天麟的孩子,那便是一家人,只要不出人命,便是被她打几拳刺几剑都是活该,谁让这坏人欺负人家来着?身为李家娘子,韩诗韵心中暗想道。

  陆婉莹恨恨地放下剑,道:“你们两个跟我来。”当先向着一旁走过去。

  韩诗韵正要跟过去,月儿已经飞快跑过来,急急问道:“什么事情?那女的是敌人吗?”

  韩诗韵笑道:“没什么事。对了,咱家饭桌上又要一副筷子了。”

  眼看陆婉莹拽着李天麟走远了,急忙跟上去,留下月儿发了半天愣,猛然跺脚道:“大坏蛋,这次真的不原谅你了。”

  三人走出老远,转过一个山脚,只见面前出现一辆马车,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了,车篷布都看不出本来颜色,车辕磨得发亮,泛着琥珀一样的光泽,赶车的老仆足有六十多岁,胡子一大把,靠着树打盹儿。旁边一个白发老婆婆,正是鬼手婆婆,眼见韩诗韵和李天麟向自己施礼,微微点了点头,向着树林里面努了努嘴。

  三人继续向前走,只见一块大青石上坐着一个老者,穿一身麻衣,矮胖个子,头顶上光秃秃的,只有最顶上留下一些稀疏头发,梳了个小小的髻,眉毛小眼睛,塌鼻子厚嘴,用恭维的话说是面貌清奇,平里讲话,这是一个丑的很有特点的老头。

  眼看三人进来,老者笑呵呵点点头,一副慈祥神态,倒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老爷爷。陆婉莹施了一礼,小声道:“爷爷,就是他。”

  老者却并不去看李天麟,反而盯着韩诗韵,呵呵笑道:“丫头,你是水云剑派的,还会弱水三千引其中一招,你师父是姓朱还是姓马?”

  韩诗韵听陆婉莹叫他『爷爷』,立刻猜出老者身份,恭敬施礼道:“水云剑派门下韩诗韵见过陆老爷子。晚辈师父姓朱,她常常提起您,说您是江湖老前辈,叮嘱我们对您不可冒犯。”面对这位公门第一人,老祖宗级别的人物,由不得她不恭敬。

  陆明川摸了摸光头,笑道:“你师父太客气了。江湖上朋友给面子,尊一声前辈,说到底不过是朝廷养的一条狗。前些年咬不咬人的还能叫几声吓唬人,现在只能蹲在刑部门口装装样子。嗯,你师父是周佩兰的大弟子,老夫跟你师祖有几分情,这个礼倒也受得。当年她为情所困,闭关数年才创出这三招剑法,老夫依稀有些印象。”

  说着话,陆明川抬起手来,在半空慢慢比划,手指枯瘦看似无力,可是平平一刺,便有一道气劲出,凝聚尺许不散。韩诗韵瞧得真切,这招式正是弱水三千引第一式『鸿飞冥冥』。这一式用完,马上是第二式『牵肠挂肚』,自己都未曾学全,只见师父用过一次,却没得到传授,当下屏息凝神,仔细记忆起来。

  陆明川使完第二式,手停住片刻,搔了搔头皮,不好意思的笑道:“第三式记不起来了。”眼看着韩诗韵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慌忙摇手道:“嗯,不要猜,你师祖心中苦恋的不是老夫。老夫这副面貌从三十年前就是这样,神见愁,鬼见厌,一辈子就骗了一个美人回家做老婆,被管教得严,可不敢外面拈花惹草。四丫头长得像她祖母,真是一桩幸事,如果长成我这般模样,可真是嫁不出去了。”

  陆明川说得诙谐,韩诗韵听了好笑,强自忍住笑意,不敢在前辈面前失礼。

  “我和你师祖多年没有见面了,自从她二十五年前远走东海去寻那个人之后——”

  “远走东海?”韩诗韵讶然道:“师父说师祖二十年前仙逝了。”

  “嘁!”陆明川不屑道:“水云派就这点不好,总爱干打鸳鸯的事。周佩兰本来与那人情投意合,偏偏被你太师祖百般阻挠,没能成就姻缘。五年后等到她破门而走去寻情郎,水云派恨得要死,又奈何不了那人,对外只说她死了。都是些当年旧事,不提它了。”

  韩诗韵听得心中微微吃惊,这应该是本门秘闻,却被陆明川一口道破,公门第一人果然不同寻常。也不知师父知不知道实情,看来自己以后回到宗门后,要禀报师父一声。

  陆明川这才转头看了看李天麟,笑眯眯的上下打量一番,道:“四丫头,带着韩家小丫头先出去,老夫跟这小子聊一聊。”

  陆婉莹施礼,带着韩诗韵出去,两人走到无人角落,陆婉莹闭上眼呼出几口气,张开眼笑盈盈道:“韩女侠,多不见,不知现在该如何称呼?是接着叫韩女侠,还是叫李夫人?”

  韩诗韵脸上腾地一红,自然知道陆婉莹已经明了自己与天麟的关系,不过想到她与天麟之间的关系,也不必担心,当下道:“这两个称呼都不贴切,以后只怕你要叫一声姐姐才对。”

  陆婉莹却笑意依旧,脸都不红一下,笑道:“先入门才为大,谁是姐姐还说不准呢。”说着有意肚子。

  对于陆婉莹,韩诗韵真是不知该如何面对。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不会失身于天麟,可是自己不失身,又如何能有今的幸福?心里翻了几翻,不知道该恼怒还是庆幸。

  而此刻在树林里,陆明川努了努嘴,对李天麟道:“坐下说话吧。”

  李天麟红着脸,坐在一边,心里砰砰直跳,隐隐猜到了陆明川下面要说的话。

  “多余的话不多说了。四丫头肚子越来越大,你们过几便成亲。你小子长得还算顺眼,武功马马虎虎,脑子不算灵光,好在有四丫头帮衬着,日子还过得下去。嘿,要不是小冷说你对自己女人还算体贴,哪怕是四丫头怀了你的孩子,老夫也不会将她嫁给你。”

  眼看着李天麟疑惑的样子,陆明川摆摆手:“小冷是谁你不必关心,以后自然有机会见面。前一阵子琼玉门的郭老道是不是找过你了?”

  “是,前辈。玉蝴蝶的父亲想向晚辈和姑姑报杀子之仇,幸亏被郭道长所救。”

  “然后他还把《太玄玉诀》给你了?”陆明川撇撇嘴,不屑道:“郭老道一辈子猾,这次真是下了血本了。他把秘籍给了你,摆明了是借这个事情通过四丫头的关系向老夫求情呢。罢了,看在当年一起喝酒砍人的份上,琼玉门的事情老夫给他个面子,不再往下追究了。陆家的武学不能外传,你小子自己的武功也不上不下,等到你和四丫头把孩子生下来后,把这秘籍传给他,当做家传武学好了。”

  李天麟越听越不对,没想到陆明川一上来就自说自话将亲事定下,急忙道:“前辈,晚辈已然成亲了。”

  陆明川摆摆手:“老夫自然知道,是你师妹对吧。男子汉大丈夫三四妾平常得很,四丫头也不会去抢一个正房的位子,你大可放心。”

  “可是,成亲是件大事,晚辈总要请长辈决断…”

  “长辈?哪个长辈?是你那个老婆岳母,还是老婆姑姑?晚上都滚到一张上了,还长辈个?”陆明川冷着脸说道,眼看着李天麟张口结舌面通红,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夫在刑部四十年,案卷看了十几万,什么事情没见过。杀兄娶嫂的,妹的,和老娘一起搞出孩子的案子不下几十起,你不过是跟自己岳母和师父的妹子上,这点事情算个!刚才说的周佩兰那个男人,连自己的徒儿和干女儿都要了,江湖上还不是人人称一声大英雄大豪杰。”

  李天麟脑子里成一锅粥。世间伦常,人人都该遵守,在这老头眼里算什么了?

  陆明川自己也觉得说得有点过头,摸了摸秃头,哼哼两声道:“自然,人伦大道,不应不尊。只是你事情都做出来了,还怕别人说吗?那两个女人又不是被你强迫的,心甘情愿的跟着你,你们现在日子过得甜甜美美,还担心外人做什么。”说着伸手轻轻拍了自己嘴巴一下:“该死,怎么没事跟你扯这些没用的。别的先不论,四丫头嫁给你,以心里愿意不愿意?愿意的话就这么定了,我倒要看看有哪个不开眼敢在老夫面前说三道四?”

  李天麟红着脸,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眼看李天麟一副困窘神态,陆明川轻叹一声,声音柔和了一些,道:“你不要觉得四丫头是靠了肚子里的孩子赖上了你。陆家的嫡亲孙女,哪怕是未婚先孕,要找个婆家也不是难事。只是那丫头觉得你不错,情愿嫁给你,老夫也只得应允。陆家家业不小,老夫在刑部四十年,从不入的捕快干到刑部主推事,替朝廷当了一辈子狗,从小狗熬成了老狗,再过几年恐怕要变成死狗,总算是积累下人脉,就算是在刑部门口叫唤两声,终究还是有人听的。你以后不管是打算闯江湖,进公门,或者退出江湖做生意人,老夫的面子还是值几个钱的。家里两个儿子是一对窝囊货,几个孙子不争气,都是光长不长脑子的笨蛋,要不是老夫自己留的种,恨不得挨个掐死省心。亏得四丫头这些年一个女孩子拼了命奔走支撑着家业,刀光剑影里闯过来,二十好几了还没找婆家,她在我面前不叫苦,老夫难道不知道她这些年受了多少罪?老夫亏欠她太多了,想着给她找个好归宿,否则哪里会在这里低三下四的跟你说话。”说着话提高嗓音道:“偷听的两个小丫头,进来吧。关系到你们两个一辈子的事情,也该好好听听。”

  陆婉莹和韩诗韵红着脸走进来。

  陆婉莹眼中流泪,跪在祖父面前道:“爷爷,孙女让您心了。”

  陆明川呵呵笑着,伸手摸着她的头发,道:“你祖母在世的时候最疼的就是你。爷爷没几年活头了,去见老太婆之前总得把你的事情安排好。这小子武功很烂,也有一件好处:不敢凭着身手好欺负了你,子软,有些花心,想来凭你的手段可以拿捏住他,老夫想了这么些日子,这小子还真是正适合你。爷爷看人准得很,你嫁过去一定会享福,不会吃苦。”又转过脸对韩诗韵道:“韩丫头,你看这门亲事如何?”

  韩诗韵笑道:“婉莹活泼可爱,有这么一个妹妹,晚辈求之不得。”刚才听了陆明川的话,知道娶了她对李天麟有绝大好处,更何况她还怀着天麟的孩子,单凭这一条,哪怕是嫂子也不会反对,所以口答应下来。

  陆明川得意道:“那是自然,四丫头人长得漂亮自不消说,更难得的是聪明伶俐,秀外慧中,温柔娴淑,待人和善,持家有道…”一边说一边轻轻摇晃脑袋,抑扬顿挫,如咏如颂。

  韩诗韵的笑容有些发僵,而李天麟早已嘴张得老大:说陆婉莹别的都可以,温柔娴淑?待人和善?说着话不怕天打雷劈吗?

  李天麟终于醒悟,为什么陆婉莹有时候说话口无遮拦,原来源在老爷子这里啊。

  陆明川说了半天,自己也有些说不下去了,挠了挠头,尴尬自语道:“该死,把往日里哄骗老太婆的词说出来了。”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凄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欢迎您对月影霜华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47--48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月影霜华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