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55--56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10255 
上一章   (月影霜华)(55--56)    下一章 ( → )
  第五十五章

  神像后面,苏凝霜吃了一惊,才发现自己的外衣搭在外面。

  三人吓得都不敢再动。听到外面两人谈论着此地怎么会有女子衣服,苏凝霜脸上红的火烧了一般,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想到自己的衣服被两个不相干的男人拿着品评,真是又羞又气,偏偏还不敢吭声,心里只企盼着这两人能赶紧离开。

  陆婉莹丹凤眼一眯,脸上现出几分杀气,冷森森道:“该死,我杀了他们。”她身为女捕头,穷凶极恶的罪犯也不知杀了多少,对杀两个登徒子毫无顾忌。

  李天麟和苏凝霜急忙道:“不可。”

  三人一争执,前面那两人听到响动,嘴里说着:“怎么后面有动静?”迈步走过来。

  苏凝霜几乎要急的下泪来,如果被他们发现自己三人的样子传扬出去,自己除了一死之外再没有出路了。

  陆婉莹眼眉倒竖,就要出去将两人杀了,只是苏凝霜哪怕是此时,仍然抓住她的手,不让她伤人。听得那两人脚步越来越近,陆婉莹也是心中慌乱,忽然低头看到地上散落的黑色炭灰,顿时急中生智,伸手抓了一把,反手抹在李天麟脸上身上,又将苏凝霜推到里侧去。

  耳听得那两人脚步近在咫尺,陆婉莹反身伏在李天麟身上,娇媚声叫道:“恶鬼大王,你好厉害,那话儿把狐妹妹和鬼姐姐得好开心。”

  那两人刚好走到神像后面,便听见这一句话,惊得汗都竖起来,深山破庙,雨后未晴,难道是遇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两人战战兢兢抬头只见一个女子赤着身子盘在一个男子身上,头发披散在脸上,雪白的玉上下起伏,一狰狞巨物在她水淋淋的户中。而这男人身上肌黑一道灰一道,诡异非常,脸上更是乌黑一片,唯有牙齿白森森的十分怕人,分明是个鬼怪模样,恶狠狠的瞪过来。两人顿时吓得魂都要飞了,黄白之物顺着子淌下来,大叫一声“鬼啊”连滚带爬跑出去,中间不知道跌了几跤,额头都磕破了。

  听到两人跑远了,苏凝霜急忙跑到前面去寻着外衣穿好,才松了口气。

  而陆婉莹却心中恼怒:她刚才急着掩住苏凝霜,自己的身子却无法遮住,被那两人将自己与天麟合的靡景看了个光,虽然披散了头发他们没看清脸,却也是此生的奇大辱。心中愤恨不已,又无法责怪苏姐姐,便把怒火发在李天麟身上,狠狠在他口打了一拳,道:“小贼,都怪你来。”

  正要从他身上下来,却忽然上一紧,被李天麟双臂紧紧抱住,昂扬的户里一下下大力捣,顶得自己浑身酥麻,一面着气一面笑道:“狐妹妹,恶鬼大王才被你得开心呢。”

  陆婉莹被他这般调,又羞又怒,偏偏心底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叫骂:“混蛋,都什么时候了还来,快,快松开…啊,王八蛋,你要把我顶死了…”

  她虽然奋力挣脱,却被李天麟手臂紧紧箍住,身体摇摆之时不没能离魔爪,反而得自己骨酥麻,快一波又一波的连绵不绝,只听得身下传来扑哧扑哧的声响,在寂静的破庙里格外响亮。回头却正看到苏姐姐站在身后面颊红晕捂着嘴笑个不停,偏偏自己想停都停不下来,忽然啊的长长一声呻泉涌而出,整个人骨头都要化掉了一般瘫在他身上,手指都动不得一下,只剩下呼哧呼哧的气。

  过了片刻,等她回过神来,却发现李天麟的还在自己身体里面,一点也没有软下来的意思,顿时心中一恼,奋力挣开他的手臂,恨恨的盯着他,骂了一声“小贼!”自顾自捡起衣服穿戴起来。

  李天麟平见惯了陆婉莹镇定自若的样子,此时眼看着她粉面含怒的娇羞样子,心中竟然觉得颇为可爱,当她俯身拾取衣服的时候,只见她玉腿笔直,上面亮一片,爱滴滴哒哒的顺着大腿落下来,此等美景真是美不胜收。突然发现她娇上不知怎的蹭了一些黑灰,雪白滑腻的上一大片黑色,竟然是如此的人,忍不住心中狂跳,咽了一口口水。

  陆婉莹听到他的声音,顺着他目光低头一看,顿时脸上通红,目光要杀人一样看过来,伸手去擦拭,只是她一时忘了手上刚抓了黑灰,这一下得黑迹更加扩大了,又羞又怒,牙齿咬得咯咯响。苏凝霜忍着笑,上前替她擦拭,只是没有水终究是擦不净,了半天也没什么效果,最终陆婉莹也气馁了,穿上衣服,眼里着火径直走出去。

  苏凝霜捂着嘴吃吃的笑,回头看着李天麟一脸尴尬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哈哈的笑得花枝颤,一对美颤个不停,着气道:“哎呀,不行了…,你先自己穿好衣服,我出去看看婉莹妹妹。”

  李天麟急忙道:“好师娘,我…”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下面犹自立的

  苏凝霜脸上一红,啐到:“活该,自己忍着吧。”自顾自的出去。

  过了片刻,李天麟也穿好衣服出来,红着脸走到陆婉莹身后,躬身一礼,道:“婉莹,对不起,刚才是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陆婉莹哼了一声,背过脸去,脸上仍然怒气不消的样子。

  正在此时,月儿和韩诗韵回来了。一进庙门便看到娘亲面颊通红,吃吃发笑,夫君神色尴尬,手足无措,脸上黑一道灰一道,烟囱里钻出来一样,而陆婉莹脸色红,又羞又怒。月儿眉毛抖了抖,心中暗自道:“三个人这是闹哪样?这狐狸脸上泛滥的样子分明是被师兄宠爱了一番了。本来是留出时间给娘亲的,却被这狐狸沾了便宜,真是失策。要是再不给她些厉害瞧瞧,后不是要飞到天上去?”

  两人拾来了干柴,只是苏凝霜等三人唯恐刚才那两人反应过来再回来,哪里还敢耽搁,急忙起身离开破庙,坐上马车回城去。

  却说张赵两人跑回家大病一场,偷偷将经历告诉了家人,没过多久便传扬开来,许多人都说小青山破庙里有狐狸女鬼出没,专爱以美人。大多数人自然一笑了之,有胆大无聊的便跑到破庙,希望能有福遇上美的狐云雨一番。流言越传越广,越来越奇,鬼狐数量从两个增加到了不知多少个,中间被无数人添油加醋,早已不是最早的实情。直到不知多少年后,出了一个落第秀才唤作蒲松龄的,用一只生花妙笔将小青山狐女鬼之事演绎一番,编成书册,传后世。

  一直回到府里,陆婉莹的怒意也没有消,气了一下午,知道吃完饭的时候都没有给李天麟好脸色。韩诗韵和月儿不明所以,用目光询问苏凝霜,苏凝霜自然不会开口说出事情的本末,只是低声劝了陆婉莹几句。

  陆婉莹草草吃了几口饭,起身回房,去让妈抱来孩子,逗了一会儿孩子后,心中的火才渐渐散了。眼看天色晚了,让妈抱着孩子去睡觉,自己收拾了一下,便打算休息了。

  刚刚解开外衣,房门吱呀一响,只见韩诗韵端着托盘进来,笑道:“婉莹,今天这是跟夫君生了什么气了?晚饭也没吃好,我让厨房做了一碗汤,赶紧趁热喝了吧。”

  陆婉莹起身道:“诗韵,这怎么好意思?赶紧放下。”说着接过托盘,将汤碗放在桌上。

  韩诗韵笑道:“今天到底怎么了,跟夫君闹别扭?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陆婉莹脸色一红,这种丢人的事情实在是说不出口,只得搪道:“没什么事,不用瞎猜。啊,汤快凉了,我先喝汤吧。”

  她握着勺子舀起一口汤,目光一闪,顿了一下,放下勺子道:“诗韵姐姐,这碗汤有些多,我一个人喝不完,不如你帮我喝一点吧。”

  “这怎么好意思,是我特意让人给你熬得,快喝吧,一会儿就要凉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

  房门轻轻的响了几声,只听外面月儿的声音道:“姑姑,得手了吗?”

  “嗯,婉莹已经把汤喝了,进来吧。”

  月儿探着头向着屋里看了看,飞快的钻进来,顺手关上房门,眼看着陆婉莹背对自己软软的躺在上,韩诗韵背对着门口坐在边,眼睛笑得仿佛两弯月牙,得意非凡的道:“嘻嘻,终于落到我手里了吧。姑姑,你赶紧帮忙,我们两个好好戏她一番。今晚我可准备了不少好东西。”

  她刚走到边,忽然韩诗韵起身,抓住她的手,在她道上一按,只觉得身上一麻,顺势被她放到上,借着灯光一看,顿时惊呼了一声:“怎么是你?”

  那人正是披着韩诗韵衣服的陆婉莹,脸上带着笑意,柔声道:“为什么不能是我?”只见她目光闪动,笑意盈盈,仿佛一只盯着小老鼠的猫一样。

  月儿花容失,眼珠转动,呵呵的干笑几声道:“婉莹,不要闹了,快解开我的道。”

  “是你先跟我闹的吧。”陆婉莹俯下身子,托着下巴贴近月儿,手指捻着一缕头发在月儿面颊上搔了几下,看着她慌乱的样子,嘴角微微翘起,起身拿过月儿带来的包裹:“你不是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吗?让我看看有什么。嗯,绳子,藤条,颜料…”说着话捻起一事物,顿时脸上一红,啐了一口,急忙放下:“怎么连这东西都有?”

  她回过身,笑呵呵的看着月儿道:“准备的花样还真不少,既然如此,说不得今晚做妹妹的要放肆一回,让姐姐自作自受一番了。”

  月儿顿时慌了神,急忙求饶道:“别…婉莹,我知道错了,饶了我这次。…我,我可是正房,你不能欺负我…”

  陆婉莹齿一笑,在她上拍了一下,赞了一句:“手感不错。”便开始解她的衣服,不一会儿功夫便将她剥成了一只小白羊,看着她肌肤雪白光滑,娇小的身子惹人怜爱,忍不住自语道:“怪不得天麟平那么疼你,真是个可爱鬼,看得我都有点喜欢呢。”嘴上这么说着,手底下毫不客气的拿起绳子,将月儿绑住。她是女捕头,捆人的手段自然纯,不一刻便将月儿绑的紧紧的,绳索将她的股勾勒出美好的弧线,甚至有闲情在后背打了个蝴蝶结,仿佛一件精心设计的艺术品。

  月儿不住的求饶,陆婉莹充耳不闻,等到捆绑完毕后一只手托着下巴细细打量,两只眼睛发亮,一不做二不休,索将里面的韩诗韵也一般无二的掉衣服以同样姿势绑起来。韩诗韵被陆婉莹灌了掺着药和春风酥的汤,浑身酥软无力,迷糊糊的任由她摆布,姑侄两个赤身体翘着玉跪在上,双臂背在背后,此景真是令人热血沸腾。

  陆婉莹拿起藤条,只见上面包裹着一层棉布,不会伤到皮肤,忍不住轻笑道:“还算你有良心。”抬手啪的在月儿玉打了一下:“还敢不敢再来了?”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月儿啊的叫了一声,上肌一阵颤动。

  啪的一声“还敢不敢再用正房的身份欺负别人?”

  “明明是你欺负我…啊,不敢了。以后咱们之间一样大。”

  又是啪的一声“我的年纪比你大,怎么会一样大?”

  “啊,你欺负人,呜呜…最多,我以后叫你姐姐…姐姐,饶了月儿吧。”月儿眼里含着泪珠,委屈的呜咽道。

  陆婉莹这才满意的点头,暂时放过了月儿,回头看着韩诗韵,只见她跪在上,犹自迷糊糊的反应不过来的样子,心中好笑,抬起藤条啪的在她了一下。

  韩诗韵嗯的叫了一声,声音又娇又媚,竟然十分享受的样子。陆婉莹心中惊异,忍不住又加重了力道了一下,雪白的上现出淡淡的红迹。

  韩诗韵呻一声,面颊通红,迷糊糊的道:“天麟,别打姑姑的股了,你先想着怎样都依你。”

  陆婉莹又好气又好笑,回头对月儿道:“你在汤里下了多少药和春风酥?”

  月儿鼓着嘴不答,心中暗想:“要是不下得多一点,怎么能制住你这个狐狸?”她知道陆婉莹武功不弱,特意下了双倍剂量,反正春风酥药并不暴烈,哪怕用多一点也没事,最多身体里多出点东西罢了。只是这话万万不敢说出口,唯恐惹来女暴君的惩戒。

  陆婉莹忍着笑,又在韩诗韵了一下,叫道:“小女,还不清醒清醒,看清楚我可不是你的夫君。”

  韩诗韵又呻一声,懒懒道:“嗯,你不是阿韵的夫君。…你是哥哥。好哥哥,阿韵好热,好想被你宠着。”一边还晃动着玉,煞是人。

  陆婉莹面颊不觉发烧,心中砰砰直跳,怎会想到能够眼见如此人的场景?正在此时,房门一响,李天麟推门进来,一抬头正好看到月儿和诗韵赤身被绳索捆在上,婉莹拿着藤条叉站在边,忍不住心中惊异,叫道:“你们在做什么?”

  月儿啊的叫了一声:“师兄,快来救我,婉莹她欺负我。”

  眼见月儿恶人先告状,陆婉莹心中好笑,抬手就是一藤条,回身对李天麟道:“这两个笨蛋设计害我,被我发现了小小惩戒一下。既然你来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她刚要走,却被李天麟一笑拉住手臂道:“我怎么看见是你在欺负她们两个呢?不要走,先把事情说清楚。”

  月儿在上叫道:“师兄说的没错,明明就是你设计了欺负我和姑姑,师兄,快想办法捉住她,不许她逃了。”

  陆婉莹恼怒道:“爱信不信,反正这事不怪我。”正说着忽然抬眼看见李天麟眼中闪着笑意,立刻明白过来,这家伙根本就是在装傻,不知道又要使什么坏。

  眼见着婉莹恼怒的神情,李天麟心中一,轻轻将她抱住道:“你说什么我都信,早知道你是个待人宽容有礼不会主动惹是生非的好娘子。月儿一贯调皮,诗韵又被她吃得死死的,才会不知好歹的招惹你。都是一家人,你多担待些,玩闹得别太过分伤了和气。”

  陆婉莹心中一暖,也不挣扎,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就好。”心中怨气散开,也觉得自己刚才对月儿和诗韵做的过分了,道:“刚才也是我不对,这就给她们松绑。”

  说着话她从李天麟怀中挣脱出来,回身解开月儿的绳索,正要接着去解诗韵的绳子时,身子忽然被李天麟抱住,轻笑道:“知道错了就好,婉莹,可准备好接受惩罚了?”

  陆婉莹一惊,想要挣开,只是被他强健的胳膊箍住,力气比不上他,再好的武艺也用不出来,当下嗔道:“该死的,白天时候那股火还没完?”

  两人正僵持不下,月儿已经身出来,得意的怪叫几声,扑到她身上,与师兄配合着将让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剥落。

  一开始时候陆婉莹还想着挣扎,只是赤身体之后被李天麟紧紧抱住,两人肌肤贴在一起,身子渐渐热起来,慢慢身上没了力气,被他扳过头去,火热的嘴封住自己的,舌头探进嘴里,吻得她娇微微,几乎不上气来。她本来便对夫间的爱之事不抗拒,只是平里面皮薄不表出来而已,此时心中爱横生,渐渐的也就放弃了挣扎,任凭他作了。

  月儿咯咯笑着,伸手抚着陆婉莹的双,看着她面颊红娇不止的样子,心中得意非常:任凭你再怎么厉害,还不是最后要放下身段乖乖的被师兄玩?心中这般想着,手掌探入她股间,触手之处滑腻润,半个手掌都透了,忍不住低声笑道:“哼,怎样,你也忍受不住,喜欢被师兄宠爱吧?”

  陆婉莹听月儿这般说,反而起她不服输的子,息道:“谁喜欢被他宠爱?小贼,快放开我。”正说着,自己的玉腿便被他抬起,火热的撑开户,扑哧一声深深的里面去。

  这一下到实处,陆婉莹只觉瞬间被强烈的快包裹住,身上打了个冷战,忍不住发出一声醉的呻声,马上反应过来,回头咬着牙做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道:“快放开我,否则,啊…否则让你好看。”

  李天麟此时正舒服得紧,哪里会怕她这般软绵绵无力的威胁,一手紧紧搂着她的纤动,在紧密的起来。陆婉莹生产完才一个月,身子十分感,被他这般一下下狠狠的,魂都要飞了,站都站不稳,一条雪白胳膊勾住他的脖子,面颊红,一面婉转娇啼一面咬着嘴羞恼的看着李天麟一脸坏笑的样子,明明心中恼怒,偏偏怎么也恨不起来。

  一具柔美娇躯挂在男子健壮的躯体上,生产完后还未瘦下来的肥美肢雪白滑腻,不受自己控制的轻轻摆动,白玉般的大腿高高翘起,在红户间大力,构成一幅世间最美的画卷。

  第五十六章

  陆婉莹被李天麟这样子干着,早已是气吁吁,热汗直,媚眼如丝,哪里还顾得上嗔怒?心中爱涌动,恨不得此刻化为永恒,能够与他这般一千年一万年的好下去。

  听着她娇媚入骨的呻声,月儿早已忍受不住,面颊通红的息一声,抱住陆婉莹的身子,两具曲线玲珑的丽娇躯紧贴在一起彼此摩擦,四只娇撞击摩擦,头上传来的阵阵酥麻感觉令两名少妇同声呻起来。

  陆婉莹只觉得口热乎乎的,呻一声,低头一看,自己玉水来,将自己和月儿的口沾的淋淋一片,忍不住嗔道:“月儿,瞧你干的好事。”

  月儿低头一看,扑哧一声笑出来,低头含住她的头,像个贪吃的孩子一般,不一刻便口是香甜的汁,飞快的咽进肚子,又转向了另一边的头。陆婉莹被她得身子酥软,又羞又怒,偏偏正被天麟大力,无可奈何。

  月儿完了水,得意的了一下嘴,一边抱紧陆婉莹的娇躯,在她身上摩,一边抬头痴痴的看着李天麟,娇声道:“师兄,月儿也想被你疼爱。”

  李天麟着气,空出一只手将她的身子揽在怀里,转头含住她的芳,用力起来。两条舌头彼此,香津淌,口水顺着嘴角滑落,倒有大半到了陆婉莹口。

  陆婉莹目光醉,勾着李天麟的脖子,一下下摆动吐着,眼看他放开自己的嘴转而吻着月儿,心中微微气恼,抬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李天麟哼了一声,却不妨这一幕被月儿瞅见,立刻娇声道:“狐狸,不许伤害师兄。”回手去掐陆婉莹的

  两名女子在李天麟怀中彼此掐起来,看得李天麟哭笑不得,双臂用力将她们抱在一起,柔声道:“两位娘子,别闹了。”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同时哼了一声。

  陆婉莹目光闪动,忽然部摆动的动作更加大了,娇媚呻道:“夫君,你喜欢婉莹的身子吗?”眼睛却盯着月儿的脸。

  “当然喜欢了。”

  “呵呵,想想也是。”陆婉莹面颊通红的笑道:“夫君又不是小孩子,又没有没股那种小丫头,夫君怎么会喜欢?”

  眼看陆婉莹在向自己示威,月儿牙齿咬得咯咯响,不屑的哼了一声:“哼,神气什么,月儿被师兄宠着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呢?”

  眼看两人又要闹起来,李天麟不头疼,啪啪的在她们股上拍了两下,道:“怎么说着说着又争起来了?”说着将两人放在上。

  月儿嘻嘻一笑,伏到上,翘起玉,回头娇笑着道:“爹爹,女儿准备好了,快来疼爱女儿吧。”说着有意晃了晃股。

  这一声爹爹叫得李天麟骨头都酥了,跪在她后面,淋淋的一用力便入她娇的小户中,手掌摩着她的玉动,啪啪作响。月儿很快面颊红晕,轻轻咬嘴目光离起来,一边应和着夫君,还不忘了挑衅的看了陆婉莹一眼。

  陆婉莹哼了一声,跟月儿斗气是一回事,真要让她这般不顾廉的爹爹都叫出来的争宠还真是做不出来,回头看到韩诗韵还被绑着,浑身皮肤绯红,面颊火烧了一样,爱滴滴哒哒了一大片,伸手便给她解开,推到月儿身边,道:“不跟你斗了,让你们姑侄两个斗去。”

  韩诗韵身上春风酥的药力早已发作,迷糊糊的抬头看到李天麟的脸,痴痴笑了一下,抱住他的脖子,一面狂亲着他的嘴,一面娇声道:“好哥哥,韵儿好热…”

  李天麟一看她这般反应,哪里不知道她是服了药物,嗔怪的看了月儿一眼,急忙从月儿身子里出来,分开诗韵的玉腿,里面去,只觉得里面早已是水泛滥,在里面如同处于装热水的壶中,几乎要立刻出来。他急忙强自忍住,揽住她的,奋力,扑哧扑哧的水声不绝于耳,爱顺着两人大腿下来,像是发洪水了一样。

  “哥哥,大得好用力,好舒服。韵儿要飞起来了。”韩诗韵闭着眼低声呻着,用力摇摆着肢,头乌发摆:“哥哥,再用力。啊…妹子的小儿要化掉了。哥哥,股也要…”

  冷若冰雪的女侠此刻化身为小女,不断地索求着夫君的爱抚,看得陆婉莹面上发烧,轻啐一声,忍不住想到:“幸亏我识破了她们的手段,否则此刻这么不顾廉的求的人就是我了。”想到自己像她这般靡的样子,心中砰砰直跳,慌忙摇头把脑中的画面忘掉。只是看着韩诗韵闭着眼睛痴痴的一副幸福足的神情,竟然有些羡慕。

  月儿不知何时悄悄贴在李天麟背后,两只小手一下下托着他的股暗自助力。韩诗韵最是感,没过多久便美美的丢了出来,只是她药力未消,犹自强撑着不肯放好哥哥的出去。了几百下,李天麟只觉得都要融化在里面了,闷哼一声,在韩诗韵身体里发出来,火热的烫得韩诗韵娇不已,几乎同时了身,才无力的趴在息着,闭着眼一动不动,里爱犹自噗噗的涌而出,也丝毫不在意。

  早有准备的月儿扶着李天麟躺下,伏在他间将得干干净净,才躺在他身边,眨着眼笑道:“师兄,可舒服了吗?”

  李天麟笑着抚摸着她的面颊,四目相视,柔情万种。

  四个人躺在息着,这一番大战下来,都是有些累了,身上都出了一层汗。

  陆婉莹渐渐缓过神来,看着上一片狼藉,微微嗔道:“月儿,都是你搞的鬼,看看把我的成什么样子了?到处都是的,还怎么睡人?”

  “有什么大不了的?了不起一会儿都到我房里去睡,我新换的,比这个舒服多了。”月儿懒懒的道。

  陆婉莹嗤笑了一声:“听说你专门让人做了一张大,能容五六个人在上面。呵呵,真是不折不扣的小女。”

  月儿怪叫一声,爬起身来扑到陆婉莹身上,两人闹作一团。

  李天麟笑着,也不理会两人的胡闹,轻轻抱着韩诗韵,看着她睡得正,脸上笑容仿佛小女孩一般纯净,忍不住拨开她额头的头发,轻轻吻了下去。

  忽然听到啊的一声,抬头一看,只见陆婉莹已经反身将月儿在身下,两只手抓着她的一对峰,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月儿双腿不自知的盘到陆婉莹上,两人的样子若是换作男女便是合一般。挣扎一番无果后,月儿有些急了,回头对李天麟叫道:“师兄,快帮我制住这个女氓。”

  李天麟一笑,来到两人后面,手上用力,将陆婉莹推得在月儿身上,被早有准备的月儿紧紧抱住,得意的咯咯直笑。陆婉莹自然不肯屈服,挣脱起来,两名美少妇玉,底下户紧贴,爱部以下乎乎的一片。

  陆婉莹刚制住了月儿,松了口气,忽然户被火热的东西进来,啊的叫了一声,回头只见李天麟的笑脸,心中顿时气恼:前面有狼,后面又来了只虎,今晚是注定要被他们两个欺负了。

  月儿不止一次和母亲或者姑姑这般姿势被夫君宠爱,哪里不知道如何配合,紧紧抱着陆婉莹的身子不肯放手,吃吃笑道:“狐狸,便宜你了,月儿要跟你一起被师兄疼爱了。”

  陆婉莹不知她说得什么意思,忽然下面一空,那了出去,紧接着只听月儿啊的轻叫一声,贝齿轻咬,身子摇动,自己的贴在火热的身上被蹭得阵阵酥麻,这才知道那个东西却入了她的中去,顿时心中一羞:这混蛋怎么想出这般玩法?

  在月儿身体里几十下后,再次回到陆婉莹身体里,如此不断的重复,得两名少妇面颊通红,目光水润,快水波一般越来越高,连绵不绝。

  月儿抱着陆婉莹,颤着声音呼喊着:“狐狸,”被她在峰声拍了一下改口道:“婉莹姐姐,月儿和你是一体的了啊,一块被师兄爱着…”

  陆婉莹目光离,低头含住月儿的嘴,几乎是无意识的起来。

  男女的呻息声再度响起,榻吱呀呀的响个不停,夹着断断续续的声音。

  “小贼,坏蛋…,啊,要出来了。”

  “嘻嘻,狐狸。师兄,在月儿里面吧,月儿要给你生个孩子,漂漂亮亮的,一定比狐狸的孩子长得漂亮…”

  “呵,呵,生出孩子来,不怕太小让他挨饿?哎呀,快松口。”

  “哼,反正有水足的,实在不行就让你喂他,反正他也得叫你一声娘…”

  声音越来越高,断断续续的语速却越来越急,终于在一阵高亢的呻声后戛然而止。

  四具汗水淋淋的身躯在叠,酥着玉臂,香肩贴着娇,凌乱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

  “婉莹…”

  “…嗯?”声音懒懒的,没有一丝力气。

  “抬一抬腿,夫君想要你后面一次。”

  “…滚!”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凄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欢迎您对月影霜华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55--56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月影霜华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