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62结局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9654 
上一章   (月影霜华)(62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六十二章

  韩诗韵知道了自己已经有了身孕,高兴得又哭又笑,心里仿佛搬掉了一块千斤巨石一样。四人当中,嫂子怀了身孕,婉莹已经生下了孩子,月儿年纪还小不必着急,偏偏自己年纪大,却总是怀不上,面皮薄不肯表现在外面,心里却一直像有股火炙烤着一般。为了能够早受孕,也曾悄悄的询问嫂子方法,含住羞意被天麟肆意作,什么矜持都顾不上了,今忽然修成正果,只觉得拨云见,如同梦境一般。

  月儿也是一样的欣喜,搂着姑姑脖子道:“姑姑,我们都怀了师兄的孩子,说不定还是同一天呢。嘻嘻,这下总算不用嫉妒婉莹姐姐了,等以后咱们也抱着自己孩子天天在她面前显摆,好好报一报仇。”

  韩诗韵还有些担心,道:“还没确认呢,等到大夫来了再高兴,可别出个乌龙来,那就空欢喜一场了。”

  “说的是呢。”月儿道,拔腿就向着外面跑,一边叫道:“我这就让下人去找大夫来。”

  “嘿,干什么这么急?天马上就黑了。”韩诗韵急忙叫道,月儿却早已跑出去,连影子都不见了。

  苏凝霜笑道:“算了,让她去吧。要是今天不让她确认了,睡觉都睡不安宁。”

  韩诗韵微微点头,她何尝不想尽快确认此事?当下陪着苏凝霜说了一会儿话,服侍着她躺下,便走出房来。

  她走在府里,只觉得头顶上天都是蓝得格外明亮,看什么都想笑,迫不及待的想着将自己有孕的事情告诉夫君,当下走到月儿房里,推门进去却没有人,随即走到婉莹房外,正要推门,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奇怪的声响,凝神听了一会儿,顿时脸上通红一片。

  房里传出啪啪的体撞击声,夫君和婉莹的息呻声,还是桌子的吱呀吱呀声响,还有些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响,似乎是茶壶和茶杯在晃,断断续续的可以听到他们小声说话。

  “坏蛋,慢一点,快,快要裂开了…”

  “婉莹,再忍忍,就快出来了。”

  “啊,混,混蛋…,就知道欺负人。我可是朝廷的女捕头,不许欺负我…”

  “呼,呼,就是要欺负你,…小贼,就是喜欢漂亮的女捕头。把女捕头得求饶为止。”

  “坏蛋…不许撕坏了衣服…,明天是我第一天上任,不能穿着扯破的衣服去。…小贼,夫君,饶了我吧,真的要裂开了…嗯,女,女捕头,也喜欢被小…”

  韩诗韵听得脸上通红,浑身燥热,暗自想着:平一起的时候也不曾听见婉莹这般说话,想不到她表面上清清冷冷的,私底下却是这般…,忽然想到那晚在凉亭里被夫君狠狠干的情景,自己不也是一样的什么羞的话都说出来了?她想到那些细节,忍不住心中狂跳,双腿发软,忽然低低呻一声,一股热一下子出来,间黏糊糊的了一片。

  忽然听到里面的声音一下子全停了,她心中暗自纳闷:难道是完事了?正在迟疑时,忽然房门一开,一只赤的胳膊伸出来,一把将她拽进去。

  屋里光线有些昏暗,等到适应了一些,才看见陆婉莹双手撑着桌子,公服说是穿在身上,倒不如说是胡乱堆在间,一只脚赤着,一只脚穿着靴子,的玉轻轻晃动,浑身挂着细密的汗水,头发都紧贴在面颊上,部以下一片狼藉,股间黑色淋淋的紧贴在大腿内侧,丰盈的玉上一片白浊,素里的端庄稳重全然不见,慵懒而又靡,让人看得怦然心动,几乎不敢与那个运筹帷幄的女中诸葛认做同一人。

  眼看韩诗韵进来,陆婉莹也是有些羞怯,微微息着笑道:“我就说是诗韵不是月儿。哼,换作那个丫头,只怕不用你拽,自己就推门进来了。”

  韩诗韵眼看婉莹和夫君这般境况,心里砰砰直跳,局促不安,手脚都没地方搁,红着脸声音柔弱的道:“我只是路过,不是偷听…”

  陆婉莹此时只觉得菊门疼得厉害,悄悄偏转身子遮住,伸手摸了一下手上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血,咬着牙狠狠瞪了李天麟一眼,转头对韩诗韵笑道:“正好我也累了,接下来便由你来替我好了。”

  韩诗韵脸红的厉害,刚要逃出去,却被李天麟紧紧抱住,在上一阵长吻,很快便顿时脑子里轰的一响,迷糊糊的,等到回过神来,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到地上,玉腿被他高高抬起,抵在上,作势就要进去。

  “不,不行!”韩诗韵慌忙叫道,他刚刚怀孕,不知道再被他那么用力的会不会出事,急忙护住间,哀求道:“天麟,这里,不行。”

  李天麟却是误会了,只以为她来了月事,手指在她翘上划着圈子,笑道:“好,那便换一处好了。好韵儿,你自己觉得应该怎么做?”

  韩诗韵羞得脖子都红了,偏偏在婉莹目光注视下,不敢说什么,羞涩的跪倒在地,玉翘起,低声道:“你,你后面吧。”

  李天麟一笑,跪在她后面,分开瓣,手指沾着爱抚摸着她户周围,低声道:“韵儿,求夫君吧,夫君想听你自己说出来。”

  韩诗韵啊的轻呼一声,心里又羞又气。如果只是自己和天麟两个人,那便是说些放的话也无所谓,偏偏婉莹在一旁笑的看着,那些话儿怎么说得出口?正在犹豫着,只觉得李天麟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户上那粒感的粒,顿时浑身颤,几乎要瘫在地上,再也顾不得羞,颤声哀求道:“夫,夫君,…嗯…哥哥,好哥哥,求你,进阿韵的眼里吧,…妹子,妹子喜欢被哥哥这般玩…”

  听到她的哀求,李天麟双眼放光,,慢慢的入身下少妇的菊中,被那窄小的紧紧箍住不住呻出声,随即兴奋地着她的瓣,一下下起来。

  哪怕已经多次用后庭侍奉夫君,被他这么进去的时候仍然涨得难受,韩诗韵娇躯轻颤,咬着嘴,发出一声声好像幼年的小狗一般的呻声:好害羞,被他这么像母狗一般欺负,而且,还是在婉莹目光注视下…

  她的脸上通红,羞得不敢抬头,偏偏李天麟一面一边轻声道:“韵儿,好姑姑,你动一动。”

  韩诗韵低低应了一声,细小的如同蚊子哼哼,双目紧闭,慢慢的摇动着玉,感受着夫君的将自己的菊涨得的,忽然小一紧,被他一手指进去,刮着膛,一股醉人的酥麻感觉瞬间在全身淌,开始时候还顾及着婉莹在身边有些矜持,等到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又加入了一手指,再也把持不住,心神漾,眼神迷茫,颤着声音低语着:“…好哥哥,阿韵喜欢你,…小儿,眼,随便哥哥怎么…”

  硕的在菊动,粉都翻出来,看得陆婉莹脸上发烧,身体发热起来,暗自想着:怎么诗韵这般舒服的样子?换作是我,疼也疼死了。她以前也悄悄对我说,第一次被天麟后面的时候连着疼了好几天,连马都骑不得,难道这种事情真是多几次便会舒服?

  想着自己如果也这般被天麟上几次,以后便也会如诗韵这般模样…呸呸呸,我才不会这么求着这坏蛋作自己。陆婉莹暗地里啐了几口,红着脸转过头去。只是耳边依然传来他们两个体撞击的啪啪声响,以及诗韵醉的呻声,心帜摇动,呼吸急促起来。

  百十下后,李天麟在韩诗韵后庭中出来,将拔出,大股的白浊体立即从她微微泛红的菊淌下来。韩诗韵伏在地上息了片刻,自觉转过身来,乖巧的低头含住他的,将上面的东西干净,软软的伏在他怀中。

  陆婉莹看得心中直跳,眼看着李天麟戏谑的目光过来,急忙转头轻啐了一口。

  李天麟一笑,抱起韩诗韵,来到陆婉莹身边坐下,伸出双臂,将两名美人搂在怀里。

  陆婉莹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挣扎,慢慢靠在他肩膀上,低声道:“今天的事情不许告诉月儿,否则她一定会笑话我,羞也羞死了。”

  李天麟一笑,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你以后也不要老是欺负月儿了,她就是一个调皮的子,只是喜欢胡闹,不要嫌弃她。”

  “谁说我嫌弃她了?”陆婉莹轻声道:“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其实我们四个里面,心中最苦的就是她了吧。自己的夫君花心,一次次的伤她的心,偏偏几个女人不是娘亲就是姑姑,也就是能对着我发些脾气,偏偏心地善良又不舍得真的害人。能有这么个小娘子你这坏蛋还不知道珍惜,哼,要换作是我是正室娘子,你敢找外面女人试试?过门没一个月便要断送了一条人命。”

  “婉莹妹妹才不是那么凶的人呢?”韩诗韵缓过精神来,小声道。

  陆婉莹一笑,在她口抹了一把,做出一副凶相:“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公门里哪有好人,我做捕头这些年,杀人可不少。别看你武功高,真要对你下手,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韩诗韵向着李天麟怀里缩了缩,轻笑了一笑,反手还击,去掐陆婉莹的峰。

  两人你来我往一番,陆婉莹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对李天麟道:“我早说我的比诗韵的大,你比比看,是不是要大一些?”

  她将自己身子靠近韩诗韵,两对玉贴在一处,雪白滑腻,美不胜收。

  李天麟看得心中火起,笑道:“比什么,谁的大一些眼看着可说不准,还得夫君用手一番才好下结论。”

  陆婉莹咯咯一笑,与韩诗韵抱在一处,回头媚笑道:“小贼,别想着两个人的便宜都占了。是想着再让我这女捕头服侍你,还是女侠姑姑?想好了,只给你一次选择机会啊。”

  看着面前娇媚人的两名如花少妇,李天麟不由得一笑,贴在韩诗韵耳边说了几个字,韩诗韵笑着点头,忽然伸出双臂,将陆婉莹紧紧抱住。

  “啊,你们两个联手…诗韵,快松开我,不许帮他。”

  “咯咯,这可由不得你,夫君想要,做娘子的可要乖乖侍奉…天麟,还没试过女捕头的小嘴呢吧?”

  “…啊,诗韵,你不要助纣为,坏蛋,把你那脏东西挪开,难闻死了,啊呜呜…咳咳…”硕的紧抵在陆婉莹口鼻间,想着避开,却被韩诗韵笑嘻嘻的扶住身子无法避让。过了一会儿,陆婉莹终于羞恼的看了李天麟一眼,张开樱,皱着眉头将那东西含在嘴里。本来以为是多么难吃的东西,忍着恶心含了一会儿,却觉得只是有些异味,并不十分难以忍受。

  韩诗韵看着婉莹的脸色从羞怒渐渐变得平静下来,后来不再被动地承受,反而开始主动地应和着李天麟在嘴里动,嘻嘻一笑,双手扣住她的一对玉,贴在她脸颊上轻声道:“婉莹,怎么样?第一次都是有些不适应,以后就好了。”

  陆婉莹嗔怒的瞪了她一眼,吐出嘴里的东西,转过头去。

  韩诗韵一笑,目光盈盈,张开嘴含住,继续婉莹未完成的工作。

  两女替着为夫君服务,底下却偷偷的你掐我一下我拧你一把的较劲,渐渐心中却生出一丝异样情愫。韩诗韵的手指悄悄探入陆婉莹间,抚摸着她水淋淋的,陆婉莹低声嗯了一下,不甘示弱的以同样的手段还击,起初时两人还有些顾忌,后来却见李天麟并未注意,手底下动作渐渐放肆起来,上面用嘴侍奉夫君,下面两人手指彼此爱抚,一时沉醉在这般极乐之中。

  陆婉莹眨眨眼,轻启红低声细不可闻问道:“小女,被月儿这般欺负次数多了,却反过来欺负我来了不成?”

  韩诗韵不答,面颊红着微微一笑,心中想道:月儿的手段可不止我对你这般简单,她的花样多着哩。

  天色晚了,吃完晚饭,一家人坐在苏凝霜房中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陆婉莹抱着李元,低头逗孩子笑,月儿和诗韵坐在一起谈论着如何保胎。苏凝霜躺在上,靠在李天麟口,嘴边含笑,看着三女亲密无间的样子,怀中的女儿含住一只头正在

  李天麟手捧玉碗,舀起一勺莲子羹送到苏凝霜口中,看着她红轻张下去的样子,又低头看着她雪白骄峰,不住有些心猿意马,低头小声道:“霜儿,孩子生下来了啊。”

  苏凝霜抿嘴轻笑,同样小声道:“急什么,还要再等一个月才行。又不是没人陪你,你今天和他们两个在房里又折腾了那么长时间,别以为我不知道。”

  月儿和诗韵叽叽喳喳的没有听到,陆婉莹却低着头,脸上微红,狠狠瞪了李天麟背后一眼。

  李天麟喂完了莲子羹,笑着擦了擦苏凝霜嘴角的残留痕迹,道:“孩子生下了,你再修养几天,就可以到外面走动走动。你不知道,淮洲这地方的街市还是值得逛一逛的,街上很多小吃很好吃,有些风俗也是和玉州不一样的。对了,今天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还看到有女子在大街上比武招亲的,你们说稀奇不稀奇?”

  苏凝霜目光一闪,含笑不语。

  只听一个声音冷冷问道:“那女子是不是很漂亮?”

  李天麟随口答应,忽然觉得脖子后面冷气袭人,心中暗道不妙,急忙回过头去。

  只见月儿瞪圆了眼睛,小拳头攥得紧紧的,额头上青筋暴起,勉强在怒意,回头问道:“你们怎么看?”

  韩诗韵面容清冷,没有说话,手指用力,将茶杯把手咯吱一下折断,冷笑着慢慢碾成粉末,看得李天麟心底发

  陆婉莹则眼中带笑,慵懒的托起下巴,懒懒道:“夫君可真有心人啊,才来淮洲没几就能看到这种事情,是不是想着再往咱家里餐桌上添一副筷子?呵呵,不用害怕,想的话就说出来,婉莹也想看看那女子有多漂亮呢。”

  四位娘子或嗔怒,或冷笑,或戏谑,或轻笑,看得李天麟额头渗汗,说不出话来。

  窗外,明月当空,银霜遍地。

  ---------------完------------

  后记:历时三个多月,总算是写完了,容我口气。

  首先感谢各位看官一路支持,很多书友在评论中给了孙某许多灵感,没有你们加入,只怕这本书会减不少,谢谢各位了。

  接下来就对大家比较关心的话题做一个解答吧。

  首先,关于标题《月影霜华》,大家纷纷猜测是指的书中四位女主角,这个说法对也不对。一开始时候我的计划中只有月儿和苏凝霜两个女主角,全文长度大概在二十到三十章之间,标题其实指的只是这两个人。后来大家都这么热情,积极评论,写完了两个女主,感觉有些东西没有写完,就又加了另外两位。从效果看起来,大家对后面两位女主也是很喜欢的,孙某很欣慰啊。

  如果硬要一一对应的话,月自然是指月儿,霜是指师娘,而影却不似陆婉莹,而是韩诗韵,华指的是陆婉莹。具体原因如何,后面会解释。

  这篇东西称为武侠,实际是不太确切的,江湖中的场景并不多,更多的是四个女人在一座府中的小故事。因为开始的设定的两位女主都是没有武功的,如果江湖戏太多,她们恐怕就会沦为配角了,毕竟标题是月影霜华,而不是李天麟泡妞记,侧重点偏差了,反而不伦不类,入了歧途。同样的,原本有些有意思的情节,比如韩诗韵的师父下山寻徒而与李天麟产生关系,李真娘勾引李天麟等等,陆婉莹还有个小妹等,也因为与主题离得太远,没有写下去,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为了整体结构完整,便没有写进去。

  故事发展至今,四美入怀,和睦相处,该代的都代清楚了,再往下的剧情如果不想重复之前的情节,只能是将场景扩大到整个江湖,增加新的人物,但是,还是那句话,这样一来霜与月的戏份就太淡了,所以只好不写。

  很多人都希望文中出现绿的场景,这个真要抱歉了,孙某对绿文并无偏见,但是这篇东西的基调便是走得温馨柔情路线,所以故意没有出现绿的元素,当然为了合大家需要,中间打了几次擦边球,大家不满意也没办法,也许在下一步作品里会加入绿的元素,不过想来也不会很多。

  不管是何种文字,吸引读者的是什么?我始终认为是故事和人物,两者中做好了一样便可以让读者满意,很多制滥造的文章既无好的故事,有无吸引人的人物,只靠着通篇情描写,实际上无法令读者买帐。在下无才,自知故事上算不得出众,只得在人物上下了些功夫。

  李天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不是一个英雄,只是一个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一切弱点:性格软弱,好,胆子有些小,意志不坚,经不住惑,但偶尔也会表现出男人的一面,算是个范意义上的好人。他并没有特别出众的特色,几乎是个龙套的模板却坐在了主角的位置,但我还是觉得,这个人物其实比那些英雄豪杰更适合作为本文主角,毕竟本文的基调是温馨和谐,而非武林争霸。有读者说他就是穿起故事的一针,我以为很有道理。

  韩剑尘,实际在本文中我是把他作为影子主角来写的。这个出来两章就挂掉的人物是故事的开端,也是全文中所有人物的核心关联点,所有人物,所有情节,无不与他有关。他不仅英俊潇洒,武功高绝,更是睿智之人,临死弥留之时尚且能够留下遗言处理身后事,允许苏凝霜改嫁,向李天麟许婚并敦促他和月儿早早完婚,表面上是为了娘子后面几十年着想,实际未必不是为了防止之后正文的故事发生。也许他早已想明白,自己一死,外表端庄文雅内心火热的娘子是守不住寂寞的,而自己的弟子却是离她最近最不会被她提防的男人,两条遗命便是为了防止两人之间有不伦之事发生。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该发生的终究避不开。哪怕是死后,他的影子也一直笼罩在韩府上空,李天麟便是很多人心中韩剑尘的影子,甚至可以说,李天麟自己潜意识中未必没有这般的念头。

  苏凝霜作为女一号,外表端庄文雅,贤良淑德,内心却炽热如火。当自己的夫君死后,因为一时悲痛她可能会立誓守节,实际上是守不住的。如果身边没有李天麟这个亲近而无防备的男人,清心寡几年后也许还能守身如玉,可偏偏几场错,两人之间终于发生了关系。表面看来,是李天麟主动攻击,苏凝霜被动接受,可是实际上,未必不是两人相互吸引的结果,如果她真的对李天麟没有念,李天麟是不会如此轻易得手的。虎狼之年的美妇一旦放开身心,熊熊大火燃起,便再也没有任何手段能够熄灭。她与李天麟之间,情和可以说掺杂在一起,究竟哪一样更多一些,实在难以说清。

  月儿却是另一种情况,四女中她对李天麟的感情是最真挚纯洁的,情明显多于。就像她自己所说:从懂事开始就梦想着有朝一能够成为他的新娘。对于一个从未经受风雨的纯洁少女,在她心中父亲母亲夫君就是整个世界。而当父亲死后,世界的一角崩塌,她悲痛之余更多的是一种惶恐无助,所以她唯一能做的便是紧紧靠住另外两支柱:母亲和夫君。这不仅是因为亲情爱情,更是因为这是她所依仗的世界的全部。所以当发现母亲和夫君搅在一起,她悲痛愤怒,最终却只能接受,因为这两个人便是世界,如果真得与夫君和母亲破裂,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死亡。至于后来,夫君一次次的出轨,她也一次次的伤痛,却无可奈何,伤口一次次划开,疼痛也最终会变得麻木。最后,她学会了忍耐,学会了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幸福,但内心深处其实是不甘的,她一次次挑衅陆婉莹,用言语刺韩诗韵,甚至对于自己的母亲也偶尔有言语讽刺的时候,实际也是这种不甘心的心理的反应。最终,她不得不试着接受这一切,最终得到的幸福或者不幸,也许自己也不知道吧。

  韩诗韵这个女人是一个重度兄控。其实她可以看做是武力加强版的月儿,两人性格是一样的,单纯,痴情,区别在于一个守住了爱情,哪怕只是一部分,另一个却爱之不得,苦痛了十年。单纯的少女经受了风雨折磨,最终长大了,却再也回不到旧的时光。她最近选择了李天麟作为归宿,但心底里,却是将他当做了那个人的替身,爱得其实仍然是心中那个影子,以至于两人爱时仍然会称呼他为哥哥。从游戏角度来说,月儿是一周目的主角,韩诗韵是二周目的主角,经历不同,人却还是那个人。韵儿便是月儿,她便是月的影。

  陆婉莹这个女子,其实是故意与苏凝霜对比着写的。苏是大家闺秀,陆便是捕快世家;苏文静柔和,陆泼辣果敢;苏言辞文雅,陆便偶尔会出口俗;苏文静外表之下是一颗肆意妄为的心,陆便是泼辣的面容下一颗因循守旧的心。当然,两人之间也有共同点:聪慧,明理。陆婉莹敢于戏月儿,无视韩诗韵,却始终尊重苏凝霜,两人惺惺相惜,才保证了李天麟的后宫安宁。她是苏凝霜的反面,她便是霜之华。她对于李天麟的感情其实并不浓烈,仅仅是因为失身与他,怀了他的孩子,不得不嫁给他,更多的是一种嫁嫁狗随狗的迁就,因为骨子里来说,陆婉莹是一个很守旧的女人。当然,随着两人在一起时间长了,两人之间的感情逐渐加深,最终她也认同了自己对于李天麟的感情。

  鹿鼎记里韦小宝说:我死了以后,双儿一定会自杀,公主一定不会自杀,其他几个女人恐怕要掷筛子,而方怡一定会在掷筛子时候作弊,把我这死人当做羊牯。

  而对于李天麟来说呢,如果他死了,月儿一定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含笑殉情,苏凝霜只怕会悲痛一段时间,然后也许会守节,也许会出家,也许还会遇到其他男人,却也说不准。韩诗韵会追杀凶手,报仇后离群索居,不见外人,而陆婉莹,她一定会将凶手千刀万剐,报仇之后只会平静的将孩子养大,不会太过悲伤,却会守节不嫁,并非因为深爱着夫君,仅仅因为这是一名女子对亡夫应该做的事情。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自己也有些晕了,总之,就这么结束吧。

  接下来的话,正如之前所说过的,会写一写三十年前那个名字都不能说的人的事,陆明川,郭守成等人的过往,水云剑派的故事都会掺杂在其中。这次真的是武侠了。涉及到江湖,朝堂,从目前设想来看,格局有些太大了,不知道能不能写好。因为俺本身是个懒惰的人,所以更新上恐怕会慢下来,不会像本文一样更新这么快了。

  以下几句,大家先看看,算是对于这部作品的一个预告吧:很多年后,当陆明川接到郭守成的死讯,他并未开怀大笑,也未伤心缅怀,只是轻轻喔了一声,仿佛这是一件最平常的事情。

  只有身边人都离开时,陆明川才叹了口气,斟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剩下的倒在地上,然后躺在躺椅上,闭上眼睛,思绪穿越了三十年的时光,重新回到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时候。

  郭守成,赵守卓,冷空冥,丁化凡,那个时候我们都还是年轻人,在沙漠中痛饮狂歌,草原上纵马杀敌,漫天风雪,目皆敌,金戈铁马,只如昨

  对了,还有那个混蛋,武功最高,杀人最狠,情乖张,做的事情能把人气死,偏偏对朋友肝胆相照,让人恨不起来。三十年不见,老友,你还活着吧?

  这家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他最让人羡慕…愤恨,我是说愤恨的是,他养了九个老婆,禽兽啊!

  大老婆竟然是他师傅,长得漂亮,武功高,怎么就想不开嫁给他这个混蛋了?要是我…咳咳,我是说其他人,难道就没有能看得上眼的吗?

  二老婆是个寡妇,顺便说她原来的丈夫还是被他一刀砍死的。

  三老婆是外异族,手底下几千号人马,也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

  四老婆,嘿嘿,不可说,不可说。

  五老婆是位女侠,该死,明明两人有血仇的,怎么就跑到一块儿去了?

  六老婆七老婆是孪生姐妹,一对小魔女,让人头痛。

  八老婆是他徒弟,养了十几年,好好的孩子让他祸害了。

  九老婆是他干女儿,这个禽兽!顺便说一句,她管他二老婆叫娘。

  你们说说,一个如此混账,竟然享尽人间福,不被万人唾骂也就算了,还被无数人称为大英雄,什么世道?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没有了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凄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欢迎您对月影霜华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月影霜华最新章节月影霜华62结局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月影霜华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