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吟香最新章节:第169章番外篇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吟香  作者:水玥萱 书号:50090  时间:2020-5-21  字数:14226 
上一章   第169章 番外篇    下一章 ( 没有了 )
  新婚燕尔,不可避俗的新人要选个好日子选个好地方,然后好好地进行一场造人之旅。当然,前提是新嫁娘愿意挪动她那双小腿迈出去的话。还有她那间歇选择困难症治愈的话,那么一切就按照正常套路发展了。

  “好没选好去哪里吗?”从公司回来的江鸿川慢悠悠的晃到了沙发前,瞟了一眼沙发的旅游手册。

  很好,现在家里开起了旅游公司了。瞧,还有专业导游讲解呢!而此刻的妃鸢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任由着旅行社的人唧唧歪歪的推荐哪里哪里好玩,哪里哪里适合。顺带,还有时不时的向一旁征询她意见的江海丞表示她没有兴趣。

  眼见着那介绍度月圣地的职业大姐嘴皮子都快要说破了,终于一直懒洋洋的妃鸢有了点动作。那就是…站起来,伸了个懒

  “鸢儿,你都没有想去的地方吗?”江海丞再次看了看手中快要堆积如山的景点介绍,除了苦笑就剩下无奈的笑了。

  婚前的妃鸢或许是成的,或许是妩媚的,或许是带着点小心机的,或许…有各种各样的样子。可是婚后的她,却让他们见识到了任的一面。可以任的坐在窗台前看一天的下雨,可以任的晒在大太阳底下只为了出出汗,各种的任各种的小子。

  可就算是如此,他们依旧觉得可爱,依旧觉得这样子才是真正的她。她愿意用这一面面对他们,就算是对他们没感情,但开始愿意接纳他们了吧?

  翻了个白眼,妃鸢在心底偷偷地不知道骂了多少句祖宗十八代了。真是奇了个怪了,结婚就结婚,为一定要度月呢?嘿,她还真就奇了怪了,这两个男人也是,轮每天一个人陪着她,就为了非要选一个地方去度月!

  吃了,闲的蛋疼?“没有,没兴趣,不想去,没意思。”好嘛,经过了两个小时的摇头摇头还有摇头表达意见之后,她陆大小姐终于开口了!

  不过,面前那一群快要说破了嘴的旅行社高层人员倒是宁愿她不说,这一开口他们也是给跪了!不得不说呀,有钱人家的阔太太就是难伺候,特别是这种被有钱人娇宠着的,那个难上加难!

  妃鸢偷偷地瞄了一眼那一群脸色白煞煞的人,原本一直绷着的脸差一点都破功了。哎呀,这就是当有钱人的感觉呀,所以随心所呀!

  还真是…歪歪呀!一边这么想,妃鸢的嘴角也跟着隐隐勾了起来。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一群连忙翻着手册查着电脑还努力寻找更好的地方的人,顺带看了一眼时不时看她一眼又看一眼手册的江海丞。

  “好了,别闹了。鸢儿,你是不是早就有想去的地方了?”江鸿川本来也以为她真的哪里都没有兴趣,可感的捕捉到了她嘴角的小得意。

  将身上的外套下来递给了管家,他上前坐在了妃鸢的另外一侧,有些像是教训不听话的小孩子的口气。

  听到哥哥说的如此轻松,江海丞这才正眼好好地看了妃鸢一会儿,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原来她并非真的都不满意,只是觉得好玩。摇了摇头,他还真是拿她没办法。

  虽然其他人都依旧一头雾水,可两个男人明白了,让她还有啥意思。瘪了瘪嘴,哼了一声,随手就拿起了一本丢在了桌上。

  “我要乘邮轮,沿着大海一路乘风破,环游一圈后回来。”这就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以前是明知道不可能实现所以从来没有去做过这个梦。而如今,她有的是时间,这两个男人又有的是钱,她何必浪费资源。

  但是,她还是没说要去什么地方啊!环游一圈?环游哪里?亚洲?欧洲?美洲?非洲?大洋洲?还是…全世界?!

  本来还以为终于可以解的一干人只差在心里呐喊,有钱人的世界他们进不去啊进不去!

  “环游哪里一圈呢?”在一干人的哀嚎中,只听到一道犹如天籁的男声解救了他们。

  所有的目光带着感激跪拜等等各种崇拜,投向了他们的救世主…江海丞。

  被这么一问,妃鸢倒是开始认真的思考了起来。以前她只是觉得这个梦想太不切实际,所以从来没有认真的考虑过去哪里。别说是环游了,单只是包下一艘游轮那已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了。

  “我也不知道,随便吧,只要能在大海上就好。”既然从来没有考虑过,她也不想再去考虑。她只是想感受一下这种在海上度过的夜,并不在乎可以去哪里,又在哪里下。

  “我们也不能丢下公司长时间的不管,那就用一个月的时间先在亚洲的几个风景不错的小岛逛逛,再一路至欧洲。长时间坐邮轮你也受不了,最后飞机回来,如何?”江海丞想了想,这样子才是最好的行程。

  江鸿川并没有发话,对这些事情他完全是一窍不通的。不过就如江海丞说的,他们两个同时离开公司太久并不大现实。而一个月的时间,也算是一个极限和合理的时间。所以,他的默认也就是同意。

  “好的好的,两位老板放心,我们一定会做出一个让您满意的行程。”终于有了结果,旅行社的人也是虚了一口气。

  没有人会去在意为何这会是一趟三个人的月之旅,也不会有人去探寻这位新晋的豪门少妇原本是什么身份。他们只需要知道这笔订单确定后,会收入多少的业绩就行了。

  终于,经过了整整一天的纠结,算是确定了月之旅,所有人都可以松一口气啦。

  ----

  旅行社要做出一套让大老板满意的方案需要时间,而中间的空档期对呆腻了家里的妃鸢而言,终于开始迈腿出门了!

  “今天还是回家吗?”躺在上还未起的江海丞翻身侧躺着,凝望着只将脸在被子外面,依旧合着眼的妃鸢。

  六月底的天气,宁愿开始二十度的空调盖两条被子的,大概也只有陆妃鸢一个了!

  “我再回去,我爸妈都嫌我烦了吧。”睁开了眼,妃鸢吐了吐舌头,谁让她趁着两个男人去上班她就往家里跑呢?

  “那你想去哪里?”这一次开口的是躺在另一侧的江鸿川,三个人共躺一张已经成了婚后正常的模式。

  不过说话归说话,江鸿川的手已经摸进了妃鸢的吊带衫内,直接摸上了一颗圆滚滚软绵绵的大馒头上。软绵绵的触感似乎很让他满意,又的就差没探头进去啃几口了。

  “江鸿川,你又虫灌脑了吗?我那个来好不好!”有没有搞错,那个来本来部就有点涨涨痛痛的,这个男人一点都不知道体谅她!

  闻言,江鸿川不得不按耐下自己正常的冲动,悻悻然的收回了手。对此,一旁的江海丞则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反正被骂的不是他就好。

  “好好好,别气别气,我错了,我错了。”无奈的江鸿川只有抱头认错的份,将手移到了她小腹上,温暖的掌心轻着小腹,瞬间让她觉得舒服多了“那让裴霈休假,来陪陪你?”看看,这像是一个领导该说的话。为了取悦无聊的小情人,竟然给自己的员工放大假。

  不过很显然,这一点深得妃鸢的赞赏。立刻给了他一个个大大的满意的笑脸,顺带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个主意不错,我可以和霈霈聊聊公司的八卦。不过,休假就不必了,我直接去公司找她。只要她主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她去干别的事情就好咧。”唾弃她吧,谁让她是老板夫人,就是有这么任的特权。

  江鸿川没有接口而是看向了江海丞,没办法,谁让裴霈所在的部门最高领导人是他呢!

  接收到两道询问的视线时,江海丞想也不想的立刻点了点头附和。“都可以,你怎么高兴怎么来吧。”重要的是现在取悦她,要知道来那个的女人脾气不好容易暴躁。而他们的妃鸢来那个,简直和开挂的母老虎没有区别。

  一般正常安静的睡觉,一旦被惹怒了真能把他们两个都咬死的气势啊!

  想想也真是可怜,堂堂江河集团的两个大老板,却是怕太太俱乐部的资深会员…哦,不!是最虔诚的会长才对!

  “嗯,这还差不多。好了,你们去上班吧,我再睡会儿,待会自己过去。”心满意足的女王终于满意了,准备补个眠,然后再去找好友狠狠的聊八卦,顺带去公司兜兜风炫耀一番。

  想想啊,她从很久之前就不去公司了。经历了被求婚,软,分手,又被求婚,到最后结婚直至如今已经是真正的女主人,她都没有出现在公司呢。

  “好,你好好休息。”江鸿川率先起身,俯身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这才下了穿衣服。

  “我们先去上班了。”江海丞跟着起身,同样是亲吻了她的额头,这才跟着下了

  至于妃鸢只是扭动了一下身体,眯着眼看着两个男人穿好衣服又和她说了几句才离开。她又扭了扭,被子一扯,继续睡大觉!

  直到被自己的肚子饿醒了,她才发现都十二点了。慢悠悠的起来倒腾了一会儿,吃了个饭才让司机将她送到江河集团去。

  虽然她可以直接从停车场的电梯直达集团内任何一个楼层,可是变态的她就是想知道此刻她出现在集团内会造成什么轰动呢?

  结果很满意,她也很高兴。看着前台吃惊又毕恭毕敬的向她问好,就连她随便进个电梯都能达到自动清场的效果,再次赞叹有权有势果然好呀!

  这么想着,妃鸢拢了拢一头蓬松的卷发,又环顾了电梯中镜子投影出来的自己。她可以好好地打扮了一下自己,怎么滴也要穿出个暴发户的感觉吧?

  瞧,她现在一身昂贵的意大利手工定制紧身包无袖连身裙,足蹬当季最新款高跟鞋。更别提她脖子里,手腕上,耳朵上那些动辄就几十甚至百万的点缀品了。怎么看,她都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鲜活的暴发户啊!

  不过妃鸢没有立刻跑去找裴霈,更没有先去江氏兄弟那里,而是一转身先进了之前她一直工作且战斗的地方…秘书室!

  对于突然出现的妃鸢,包括孙子琪在内的三个人都是惊愕的,特别是陈彬,毕竟她曾深深的得罪了妃鸢嘛。

  “孙姐,陈彬,张洁,来来来,我给你们带了点吃的。”一进门,妃鸢就好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自然的招呼着三个人来分享她路上顺带买的一些精致的点心。

  “小陆…不对,夫人,您怎么来了?还带了这么多吃的,太可气了。”孙子琪立刻换了称呼,急忙上去接过了妃鸢手中提着的袋子。

  其实当初听到妃鸢和江海丞婚事的时候,孙子琪一点都不惊讶。她做了两个男人那么多年的秘书,从未见过他们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过。现在她也庆幸,当初她对妃鸢的态度一直都是和善的。

  至于张洁,一向奉行明哲保身的她基本上都没有和妃鸢直面有过冲突,所以也暗自松了口气。

  唯独一旁的陈彬,可就没那么自在了。

  贪2眼见着孙子琪和张洁已上前挑选自己喜欢的小点心,只有陈彬是站在那里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她是怎么都没有料到,妃鸢竟然爬了上去,现在成了江海丞的老婆!

  “陈彬,快来吃呀,再不吃可要没有啦。”妃鸢见陈彬还站在那里,热情的招了招手,催促着她快点上前来。

  “哦,哦,好…谢谢。”从妃鸢手里接过了蛋糕,看着那一块精致的酪蛋糕,陈彬的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

  现如今妃鸢已是名正言顺的老板夫人,而她依旧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虽然妃鸢名义上是总经理夫人,可当初的事情谁都知道,现在董事长都已经离婚了,暗地里她不就也是董事长的女人么!

  自己曾如此的得罪她,甚至故意让他们的事情被赵妍撞破。至今自己依旧还没有被辞退,却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如此,准备找机会报复?

  妃鸢笑的格外的灿烂,恨不得把整个秘书室都变成欢乐的海洋。只是,她与三人的说笑间,却透着淡淡的算计。

  如果陈彬觉得她是不计前嫌的圣母白莲花,那就是想太多了。只是现在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好好地回报之前陈彬做的事情。她也料定了陈彬不会自己辞职,毕竟如果自动离职再想要找到那么好的工作可就难咯。

  “你们慢慢吃哦,我先去找…”妃鸢指了指门外,意思很明白,她该去向她的老公报个道,免得小心眼的男人待会儿吃起醋来。

  三人巴不得她快一点离开,毕竟这种迫的气氛让她们根本是食不知味的。

  妃鸢倒是也没有继续呆下去,准备以后再好好地对付陈彬。慢悠悠的出了门,先是转到了江鸿川的办公室。她可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虽然她嫁的人是江海丞,但江鸿川怎么说都是大哥,江海丞不也得听他的。

  “鸿川,我来啦。”依旧是不敲门,依旧是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江鸿川的办公室。

  习惯成自然的妃鸢完全没有觉得有任何问题,倒是办公室里面的人一个个都是被吓了一跳。而她这才发现,原来江鸿川找了几个经理在开会,当然江海丞也在啦。

  放在门把上的手愣了一下,脑子飞速的旋转。一秒钟之后,立刻出了比刚才更加灿烂的笑靥。

  “海丞,你果然是在这里,我就知道。不过你们在开会,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呢?”不管别人是猜到还是不知道,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的。她可不想被别人戳着脊梁骨,说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在心里撇了撇嘴,其实她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人,不过身份变了整个人的观念都开始变了。所以说,有钱人也是复杂的动物。

  这些坐着的经理们哪一个不知道陆妃鸢是什么人,当初一个小小的秘书一跃成为老板夫人,而且和两个大老板都暧昧不清。他们早就闭紧了嘴巴,就算以前知道什么也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眼见着她的出现,办公室里的气氛也不再那么凝结,他们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

  “没,你来的正好,会正好开完了,我们打算去吃饭。”刷的换上了笑脸,她最近的心情好的过分,他可不想破坏了。

  相较于江海丞的热络,江鸿川只是附和的点点头,依旧不变他那张严肃而且有些冰冷的脸。看起来,还没有从刚才经理们不甚令人满意的汇报中身。

  瞄了一眼坐如针毡的一帮子人松了口气的表情,她恶劣的窃笑。终于明白管理者为什么都会比较严肃了,看着底下的人诚惶诚恐的,也是蛮快乐的呀。

  “明天开会继续汇报。”只是,还没等他们高兴多久,江鸿川又说了个噩耗。

  当然啦,他们除了说是,也只剩下默默地鱼贯而出。妃鸢微微侧头,看着一个个人都走出去,直到门慢慢的关上,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两个男人看她一副做贼的样子注意别人离开,都觉得有些好笑,可他们是不敢真的笑。自从结婚之后,她没有了从前的谨慎和拘束,也没有从前带着目的的魅惑,现在的她和以前他们所见过的都不一样。

  这是不是代表她开始接受他们?“鸢儿,别看了。”无奈的摇摇头,就算被别人知道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又能如何。

  倏地回头,妃鸢白了一眼江海丞,这才轻快的走到了两人中间坐在。她也不想做这个位子,只是两人都让一整个沙发只剩下他们中间空着!

  “我这是为你们好,好吗!要知道,整个集团不论男女,舌头都长的可以绕地球了。”以前她没有嫁给任何人,她可以和任何人暧昧。可现在不一样,她可是江海丞的子。她只是认得清楚自己所背负的每一个身份。

  “那我就把他的舌头割掉。”森森带着一些低沉的声音凑到了她的耳边,江鸿川索搂住了她的,她身上软软的暖暖的,抱着她都觉得舒服。

  没有被吓到,也没有反驳,她只是微垂眼帘,然后轻轻一笑。“这个主意不错。”当然不是真的割掉啦,只是她差一点忘了,她现在的身份有这个权利堵住任何人的嘴。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凝视着被他们两人左右环住的妃鸢,不管她是出于何种原因愿意将自己的真实心情表现在脸上,但至少现在的她是真正的她。

  这也就足够了。

  贪3当然,妃鸢也最多只是嘴上说说的人,就算流言天飞,她也早就习惯了。

  更何况她现在稳坐总经理夫人的位子,多得是巴结的人。度完了月,为了不做一个无所事事的米虫,妃鸢还是回到了江河集团上班。

  这一次她正式离开了秘书部,一如当年的目标一样进了法务部。这调动对秘书部而言是再好不过,毕竟和妃鸢有过节的不止一个,就算没过节整天伺候好总经理夫人也不是轻松的事情。

  “妃鸢妹妹…妃鸢妹妹…妃鸢妹妹…”一大早,整个法务部都能听到一声声犹如叫魂的声音,而被叫魂的主人的回应是猛翻白眼。

  “妹你第一个大头!一大早叫魂啊!”先看不下去的韩枫抄起桌上的文件夹就朝门口丢去。

  只见这才打开的门,伴随着一声哀嚎,门又缓缓地合上。只是,门内的地上,多了一个抱头哀怨的男人。

  妃鸢只能拿起一叠文件挡住自己,以免自己的幸灾乐祸刺男人脆弱的小神经。不过,韩枫要不要这么一砸一个准呀?都怀疑她是练过的!

  “韩枫!”被砸红了的额头,张涛怒目圆睁的从地上站起来,瞪着那个毫无悔过之意,一脸你能拿我怎样的女人。

  “请记住,妃鸢是总经理夫人。小心哪一天你被叫上去,竖着进去,然后…”森森的盯着张涛,韩枫出了洁白的牙齿,刻意低了嗓子。

  “然…然后?”了口口水,不得不说,他真的忘了妃鸢的身份。韩枫嘿嘿的盯着张涛笑,看到一旁的妃鸢都觉得吓人了。

  “然后你就被踹出来,把你当情敌的从这个公司辞了呗。”耸了耸肩,韩枫瞬间变成看白痴的眼神扫了一眼张涛,然后假意拿了一旁的文件像是在看。

  “韩!枫!你一天不消遣我,你是难受吗?”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从小就被这个女人的死死地。

  “对啊,我难受,有意见?”没办法,欺负他太有乐趣“而且,你看你再次成功娱乐了总经理夫人,说不定明天升职加薪的就是你。恭喜你张律师,我们为你骄傲。”示意张涛看向已经笑了的妃鸢,韩枫秉持着淡淡的冷冷的事不关己的口吻,继续消遣着已放弃争辩的男人。

  “妃鸢妹妹…你太不厚道了,还笑!枉我这一大清早给你带你最爱的蛋饼,你太让我伤心了!”晃着手里的早饭,他就不信妃鸢还能无情。

  果然,一看到早饭,妃鸢立马冲到了张涛面前拿了过来。然后足的打开了袋子咬了一大口,意犹未尽的享受完这一口后看向了张涛。

  “谢谢你啦,张大律师。为了不枉费你给我带早饭的辛苦,我会记得为你多多向总经理美言几句。放心,你很快就能升职加薪,出任CEO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嘻嘻,她发现她也被韩枫带坏了呀。

  “你…你…你第一个小没良心的!”“哈哈哈,你才知道她没良心啊。”韩枫不介意再补刀。

  “良心是啥?几一斤?有的话给我买点。”妃鸢也不介意继续补刀。

  很快,法务部内传来了三声爆笑以及一声哀怨,第三声爆笑来自于只看戏不说话的王雪芬。他们所有人都以为妃鸢和江海丞结了婚,一定会有架子。可事实上,她还是以前那个在法务部当助理的小姑娘。

  总体而言,妃鸢每天的日子过的都是开心的。上班时候,大家也都是其乐融融的,她也不在乎他们拿总经理夫人的头衔每次开玩笑。下班后,江鸿川和江海丞对她很好,或许没几个那么疼爱老婆的男人。

  只是,看似幸福快乐的背后,却总有一团阴影围绕着她。他们的感情能持续多久,她不确定。她到底对他们有没有感情,什么时候愿意付出感情,她不愿去确定。还有,那团最深最深的阴影…那个在她最肮脏的时候,用最纯粹的心去喜欢过的人。

  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就好像宋文选择不挽留她,也许是因为放她自由,但也许是因为她配不上他。就好像她选择那两个男人,感情会变,那她只能用金钱和权力来麻醉自己。

  “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一进来就看见她一个人站在风里,身子都开始瑟瑟发抖,却出神的看着远方。江鸿川嘴上则背着她,却立刻拿了件外套上前披在她肩上,也顺手把她搂进了怀里。

  背靠着身后温暖的膛,妃鸢这才感觉到了自己的寒冷。酸麻的双腿和黑沉的夜空,都告诉她,她已经从黄昏站到了晚上。

  “这边看夜景最漂亮,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站在他们专属的三十一层,看着远处商务楼的灯光,商业街的霓虹灯,她却有了寂寞的感觉。

  略有些清冷的语气让江鸿川感的发现她的落寞,急忙把她拥的更紧了些。

  “海臣的那些新闻你不要理会,那都是一些兴风作的人翻出来的几年前的照片。”一想到最近八卦周刊的头条都是江海丞,他怕引起她的误会。

  混沌的脑子略微有些清醒,终于开始消化他口中所谓的花边新闻。最近她的丈夫频频上头条,不外乎曾经和哪些女明星或者名媛有过一段情。

  自从他们结婚的消息正式对外宣布,这些绯闻就好像雨后笋一样一个个冒出来。

  “我知道了。”淡淡的应了一声,又看向了远方。她在乎吗?她应该在乎,因为那是她的丈夫,她才是正牌正室。

  江鸿川没再开口,而是紧紧地环住她。她是不是也开始在乎他们了?一定是的,否则她不会表现出落寞。虽然厌恶那些无事生非的绯闻,可如果能见到她的心,他可以忍受。

  贪4从江鸿川出得知妃鸢对自己的花边新闻很不开心的江海丞火急火燎的结束了外地的工作赶回来,心里的焦急是急于解释,但嘴角却忍不住的上扬。

  “鸢儿,你相信我,自从有了你以后,我就和其他女人都断了关系。”怪只怪他以前从不像大哥那样避讳这些新闻,这才的现在都不知道如何向妃鸢解释这些陈年往事。

  一大早的饭桌上,只有江海丞不断的为自己辩解的声音。妃鸢静静的翻搅着碗里的粥,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而将这件事情告诉弟弟的江鸿川,心里也不见得好受到哪里去。

  妃鸢在吃醋,为了江海丞而吃醋,否则她不会介意这种事情。因为有了感情,才会吃醋。

  江鸿川了一口粥到嘴里,淡而无味的粥现在却又苦又酸。抬头看了一眼虽然在解释,但掩饰不了因为她吃醋而高兴的弟弟。又看了一眼始终低着头,也没吃半口粥的妃鸢。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他们是夫,他什么都不是。江海丞总是把感情表现的那么明显,说的那么清楚,而他却习惯了掩藏在心里。从以前她就和江海丞亲近,对于他却显得疏远一些。现在,她会为江海丞的新闻而不开心,那如果新闻换成是他呢?

  “那些都是以前的新闻,都是有人无事生非。”虽然很高兴她会因为这些事情吃醋,可他也不希望她因此而不开心。

  任由着江海丞在那边解释,妃鸢始终默不作声。直至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能一次次的保证对她的感情的时候,她才抬起了头。

  “无风不起,不管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总归是发生过。”目光对上了江海丞,她突然轻笑了一声“不过,我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如果哪天被那些八卦杂志挖出了过去,说不定我还需要对着全世界解释。”她的过去更加肮脏不堪,至少江海丞的过去是可以被原谅的,而她不能。

  “没人敢挖,也没人能知道你的过去。你放心。”一直沉默的江鸿川终于开了口,也只有此时才觉得自己并非是一个外人。

  妃鸢和江海丞都看向了他,妃鸢是疑惑,而江海丞则是在疑惑后豁然开朗。

  “你漂白过了?”没想到,还是大哥早了一步。江鸿川并未回答,但妃鸢也明白了。她是不是该高兴,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过去会成为别人的把柄。所以说,有权有势有钱真是好啊,都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过去。

  抚上了那张素净却不失精致的娃娃脸,江鸿川的眼底只剩下她的倒影。他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讨她心,只是一直觉得她介意自己曾经的事情。

  “你出生在一个富足的家庭,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一直在江河集团工作。”这就是现在的以前的那个陆妃鸢的家世。

  原本看似还有些愁楚的脸一瞬间是耀目的光辉,妃鸢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放下,整个人也看起来轻松了很多。充了感激和许多情绪的目光投向了江鸿川,甚至几乎忘了旁边的江海丞还在。

  “真的吗?我再也不用害怕自己的过去了吗?”覆上了他抚着她脸颊的手,终于放下心来了。不过,就算别人真的知道了她的过去,她又真的在意吗?

  心动于她的笑靥,江鸿川也顾不得其他,倾身吻住了她的瓣。许久都不曾见到如此的她,他想要她知道,她所有的担心他都可以为她分担。

  妃鸢没有拒绝,甚至是主动的环上了他的颈项,紧紧地与他拥吻在一起。

  唯独,江海丞紧握着放在腿上的双拳,沉默的看着这一幕。从下了这个决定起的那一刻,他们兄弟俩就该知道时刻都会面对她和其中一人亲近的模样。只是,往日沉浸于情的他们,可以暂时不去理会。可此刻,她更愿意亲近一人,总是让另外一人略微心痛。

  一吻作罢,江鸿川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眷恋的红,目光坚定而灼热的紧锁着她。

  “是的,没有人会知道你的过去了。”不论她此刻的愉悦是否是真实的,不论她的眼底为何会没有相似的情绪,他都愿意给予她他所能给与的一切。

  “谢谢你,鸿川,我终于不用担心了!”轻轻地拥抱了一下眼前的男人,抛开了是否真心,但还是感激他。不过,她也不能忘了旁边从刚才就沉默的另外一个男人“海丞,也谢谢你。”妃鸢的话一出口,两个男人俱是一怔。却见她有了胃口,甚至招呼着他们两人赶快吃早饭。原本还眷恋着她拥抱的江鸿川,被一阵猛然灌入的冷风,闷了心口。而不曾得到一丝温暖的江海丞,则是被刺痛朦胧了双眼。

  是什么样子的情感,才会让一个人可以在情到深处时还能分神维持着两个人的平衡给与?饶是他们两人骨兄弟,都无法做到。也只有冷静的旁观者才能做到,而她的感情始终都没有入得了真心二字。

  “怎么了?你们怎么还不吃?再不吃要凉掉了哦。”他们两个的神情有些古怪,只是她说错了什么吗?一直以来她都努力的维持着对这两个男人的平衡,从来都没有失手过。是她多心了吧,可能是这两个男人在想别的事情。

  妃鸢在心底甩开了自己的怀疑,始终觉得自己做的才是最合理最好的。却不知道,她越是如此的想要维持平衡,反而让两个男人越是苦涩。

  “你也别光顾着喝粥,吃点其他的。”回了神的江海丞掩饰了自己的失落,又出了微笑,夹了几样妃鸢爱吃的点心给她。

  “是啊,你也多吃点,别待会儿没到中饭时间就喊饿。”有些玩笑的揶揄,江鸿川却端起碗一口喝酒了里面的粥,食不知味。

  “江鸿川,你当我是猪啊!”看着自己碗里堆了如山的各类点心,妃鸢娇嗔的看了一眼江鸿川。切,她哪有有事没事就喊饿啊,只是前几天她早饭吃得少而已!而且,这么多她吃得下么!

  孩子气立刻回到了妃鸢的脸上,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气鼓鼓的瞪了一眼江鸿川,又瞪了一眼偷笑的江海丞。

  “江海丞,你笑什么!”“咳咳,没,没有,我没有笑!”被点名的江海丞立马收敛了笑意,一本正经的样子却有点滑稽。

  “哼,最好是没有。”哼了一声,妃鸢决定不理会这两个男人。餐桌上的气氛轻松了,又回到了正常的早晨。

  也许是他们太贪心了,如今她都已经属于他们了。是他们太急了吧,她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的培养感情。也或许,她这么努力维持平衡就是在意他们,希望他们任何一个都不要不开心呢?

  疑虽然结婚以后妃鸢很少会住在江家,而且她只是江海丞的老婆,但家里面的人都知道,她是江家真正的女主人。所以,每次她偶尔住回去,都会接受最隆重的接。

  不过,今天的她却是一个人毫无预警的回到了江家。就连江鸿川和江海丞都不知道,更别说家里面的人了。

  “夫人,您怎么回来了!”管家接到消息立刻赶出去接,脸上是诧异“我这就让人准备一下,两位老爷待会儿是不是也要回来。你们几个快点去准备…”

  “不用劳师动众的,他们两个不回来。”眼见着管家就快安排人,妃鸢立刻阻止。今天她回来只是尽一下作为儿媳妇的责任,如果让那两个男人知道,肯定又不允许她这么做。

  虽然江军当初对她的态度不怎么好,但她怎么说都是小辈,就算是不愿意也要做做样子,更何况她也没有真的怨恨这个公公。不过,完全被架空后的江军几乎结婚后就没有和她见上过面,就连婚礼都未被允许参加。偶尔她回到江家,那两个男人也早早的安排江军去了其他地方。

  所以咯,她也能理解为何管家会这么惊讶她突然回来。“让他们都做自己的事情吧,不用管我了。”说真的,那么一堆人围着,至今她都不能完全习惯。

  管家毕竟也是有点年纪的人,立马看出来妃鸢的不耐。立刻让其他人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而他自己也恭敬的打算离开。

  “一大早吵吵嚷嚷的做什么!”未等管家离去,一道透着些苍老却还带着威严的声音止住了他的步伐。当然,也让本来准备上楼的妃鸢也止住了脚步。

  刚由顾娟推着轮椅从花园入内的江军只看到了刚刚散开的佣人,本没有在意。

  可在看到楼梯口妃鸢的身影时,脸色沉了下去。他的这一声呵斥,明显是针对妃鸢的,不过更确切的说是针对他那两个儿子的。

  再次正面面对已经是她公公的江军,她以为自己会有些害怕。可看着这个需要坐轮椅的老人,突然她又多了同情。

  辛苦养大的两个儿子,虽然那两个男人听到一定会嗤之以鼻。但毕竟是亲生儿子,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的爸爸气的血飙升加上脑梗,要不是抢救及时可能都没命了。虽然如此,还是导致了余生要靠轮椅度。这么想想,确实很可怜。

  “没什么,是我回来的太突然了。”示意管家离开口,妃鸢走到了江军跟前才开口,也算是尊重他是个长辈。

  “你来干什么,这里是江家,你和那两个逆子一起滚出去!”一想到自己的儿子一心向着一个外人,他就一肚子火。更甚者,为了眼前这个女人,那两个逆子竟然完全不把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将江军的怒气看在眼里,妃鸢也没有特别大的情绪变化。看来所有人都以为她回来就代表那两个男人也回来,难道他们三个是连体婴儿不成?

  “就我一个人回来的,他们没回来。你又何必如此生气,毕竟他们终究是你的儿子。”平静的站在这个略显苍老的男人面前,她现在只剩下同情。

  有钱人啊,不管何时何地都惦记着自己的钱和位子,还特别爱死要面子。比如她这个公公,早就已经被儿子架空了,还一心想要控制全局。

  “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话。”儿子?那两个逆子如果还把他当父亲,就不会这么对他,更不会将这个女人娶进门!

  摇了摇头,妃鸢现在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回来了。或许是平时看那两兄弟对她父母很是恭敬孝顺,所以才会多管闲事的想要看看这个公公吧。本也没指望能得到好脸色,不过她也没兴趣来吵架讨骂。

  “也是,是我太闲了吧。不过,他们两个怎么对你都和我无关,你应该很清楚。我不知道当初你是怎么对他们的母亲,更不知道你是如何娶你现在的子。

  不过,他们对你的不谅解,似乎要比你对我的还深啊。”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从江鸿川和江海丞一提到顾娟就阴沉着脸,猜都猜得到这小三上位的很失败。

  此话一出,一下子让江军语,脸更是一阵红一阵青,连握着轮椅把手的拳头都在颤抖。而在后面的顾娟脸色也微微有些挂不住,有意无意的别开了眼。

  “轮不到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憋了半天,江军的气焰已经灭了一半。

  张了张口,妃鸢正想要否认,谁知传来的一阵嘈杂打断了她还未出口的话。

  三人同时都看向了不远处,却见江鸿川和江海丞两人都是一脸急匆匆的奔进来。

  妃鸢是一脸的疑惑,不明白这两个男人没事一大早来做什么。江军看了一眼面前的妃鸢,再看向两个儿子,脸上更是不快。他的两个儿子为了这个女人不止和他作对,现在这么急着跑来,难道还怕他伤害她吗?!

  “你们来做什么?”未等江军发作,倒是妃鸢有些质问的对上已站在她面前的两人。有时候她也需要自己的空间,可这两个男人无时无刻不给她完全的自由,总让她透不过气。

  原本还想要与将军对峙的两个男人,立刻察觉到妃鸢的不快,立刻换上了笑脸。他们何尝不知道她已经开始对于他们的过度保护出现了反弹,可他们总是无法安心啊!

  “鸢儿,刚才爸妈打电话来让我们回去一趟。”“是啊,所以我和大哥才急着过来。爸妈好像有什么急事。”幸好,他们今天来还算是有借口的。

  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一眼,好吧,他们都有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就算她想要生气都无处发了。不过算了,反正她今天过来也是临时抽风。

  没有理会只想要把她带走的两个男人,既然今天来了,有些话她还是想和江军说清楚。

  “就算你不喜欢我,甚至不承认我。事实就是,我现在已经是江海丞的子,也是江家明媒正娶的媳妇。”

  就算江鸿川和江海丞几乎不认这个苍老的老人,可她不能“所以,我还是叫你一声爸爸。爸爸,不管你到底接受还是不接受,最终你还是不得不接受我。”

  在江鸿川和江海丞错愕的目光下,在江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目光下,在顾娟吃惊的目光下,妃鸢扬起了自信的笑脸。

  “那么,我先走了。”说完,妃鸢立刻拉着两个男人离去。因为她很清楚,如果再呆下去也许江军就会暴跳如雷,而这两个男人必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可不行,她可不能让今天自己来的行为没有半点成效。

  直到三人迅速的离去,或者应该说两个男人是被妃鸢硬拉着离开的。江军这才回过神来,想要发火也没有了对象。

  略微有些愣愣的看着空的门口,眼前竟然浮现了妃鸢那副自信的高傲的表情。突然,一阵如雷的笑声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就倾泻而出。笑声戛然而止,剩下的是江军略微有些尴尬的脸色。

  如果妃鸢的家世背景足以匹配江家,也许她真的是一个合格的江家女主人。

  但她没有家世,所以他绝对不会承认!绝对不会…

  (全文完)
上一章   吟香   下一章 ( 没有了 )
肥水不落旁人李萱诗私密日郝叔和他的女我成了老婆的绯月的游戏旅穿越到郝叔和淑娴嬉舂行赌注兽人之头等大催眠
欢迎您对吟香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吟香最新章节第169章番外篇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吟香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