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小说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把爱给爸爸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五章
独特小说网
独特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把爱给爸爸  作者:李姑娘 书号:50774  时间:2020-12-12  字数:3893 
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下一章 ( → )
  农历15,龙涛来看邹贝,瞧着那憔悴的人儿,再多的感觉都不足以表达他的内心,拉着坐在沙发上发呆的人:“起来,我们喝酒去。”

  “就我们俩?”邹贝呆呆的问:“叮当呢?”

  “出门打她电话一样的。”龙涛拿了件她的外套:“瞧你着病怏怏的样子,那个人看到不得心疼死啊。”

  那个人?那个人是自己心里的一钢针,能刺入心脏,血,可是一浓稠,可是冰冷,邹贝缓缓的换上鞋子:“想看也看不到。”

  她不想说,她这副样子是不愿意那个人看到。出了门,叮当,三人在石门口会合,随着涌动人的脚步,不时停下来看看长街的路灯,说上几句话,轻声细气的,仿佛怕惊动了什么,反而邹贝,假装的轻松,如无其事,她越是无事,两人更是说话小声。

  邹贝慢腾腾的走着,本不想来这些吵杂的场合,却又怕他们太过担心,可是这有什么好看的呢?高中的校门尽在眼前,它辉煌灿烂它的,关我什么事儿呢?有什么想干?

  若是没有…何苦收住步子,目光恻然,马路对面,那个校门,那个保安叔叔的笑看…那个暴雨的天气…那是多少年前了?

  她上前扑进他怀里,男人溶溶的黑眸宠溺弯起的嘴角,亮晶晶的白牙…邹贝蹲下来,头越来越疼…那样一个宠爱自己的人,为什么都会离去?

  那样对她笑的人,那样搂着她的人,哪怕一丁点的快乐,都不忘记要给予她的人,为了她,什么苦都可以吃的人,只想宠着自己的人,从不怕自己当回事的人,明明答应自己不走,明明答应自己的…为什么这样的人都能离开?

  他在的时候,她从未想过会有今天,所以爱得奋不顾身,爱得毫无余地,如今走了,连血缘关系都不要了,那么就只有剩下自己了,抱着那些天荒地老,那些繁琐,细小的,点点滴滴,永远占据着心头最重要的位置…

  曾经的曾经…为什么人走了,不把记忆也带走呢?街的光灯影,星星般眨巴着明亮的眼睛,邹贝蹲坐在地上,拖着头颅,弯弯滴出个浅笑。

  “星星…你不困吗?爸爸没在…他好忙,没法带我们回去睡觉了…”

  酒吧是年轻人的世界,现代的音乐,都市的夜晚,昏黄暧昧的光影,离豪放的情调,每一个人都在兴高采烈的寂寞,每一个人都在热情洋溢着孤独。

  三人挑了靠在舞池边的位置,龙涛首先就叫了一打啤酒,等到玩乐的道具一上来,邹贝这个第一次来酒吧的人还没见过,最后在龙涛的教导下叮当学得最快,无奈邹贝就是有点黑,几分钟不到居然连喝了好几杯。

  龙涛瞧着不对劲,拿走了盅,笑说:“别玩这个,等会我还得挨个被你俩回去。”

  他想着都怕,邹贝那是电梯,可是叮当住的4楼,居民小区,把一个喝醉的人背上去,太浪费着大好夜晚。

  邹贝也不坚持,她本来就不喝酒,何况着啤酒还涨肚子,随后就陪着两人聊聊其他的,音乐吵得死人,脑子更是糟糟的发蒙,大多数的时候也是睁着眼睛看舞池里蹦跳的人群。

  邹贝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精神好了些,端上杯的啤酒一口气灌下去,心里的凉爽不言而喻,不用说,像她那样的,有了第一杯,就有第二杯…那是什么样的一个感觉呢?

  凉丝丝滑溜溜的清甜,从心底,到四肢百骸,每一个孔,轻微档期款款柔情,时间,就像果冻一样颤悠悠的动

  此刻是以后,下刻是以前,耳边是天籁的奏乐,手指与手指的触碰,都划出一簇暖洋洋的火苗,五彩的薄纱,一层又一层,温柔摇曳…爸爸…爸爸…是你吗?

  只有你才这样爱怜的将我含入口中,只有你才会那样坏笑着轻触我的快乐…

  第二天下午,邹贝捂着发疼的脑袋,看着叮当一脸足的睡在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到手机给龙涛打了过去:“昨天我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后又问:“谁送回来的?”

  龙涛显然也是迷糊的状态:“当然是我送你俩回去的,叮当顺便就给带上去了,哎哟…都快断了。”

  龙涛在电话那边一通的抱怨。“哦。”邹贝迟疑的答道。

  “怎么了?”“没,随便问问。”邹贝放下电话,情绪一再低落,按按发疼的头,甩开一团麻,或许,纯粹是幻觉,酒麻痹的情况,不然为何有那么多为它神魂颠倒呢…

  那段日子,在邹贝的印象里都是不知所云的笑话,懵懵懂懂不知忙了些什么,最后居然邹勤也来这边,说是邹丰代的,两人合并的公司也解散了,剩下的财产全是留给邹贝的,那段记忆不清晰到让人绝望,此生此世,永不磨灭。

  浑浑噩噩的拨开邹勤快伸来的右手:“不要跟着我。”一直跑,一直跑,走到无人的街角,蹲在来,一遍一遍安慰自己,别担心,在这里,没人看得见自己哭…

  恍惚着要回家,或许回家就好了,返身向马路跑去,那一刻,眼中全然无物,除了刺眼的车灯和耳膜承受着尖锐的刹车声,有什么在向她招手。

  生机的跳跃,涌动,世界沦陷成极致的白与黑,纯黑,就像那人黑白分明的眼睛,就像模糊视线里恐慌的身躯,黑红色的琼浆漫天飞舞,玻璃与脊骨的擦响,一曲华美的乐章…

  黑色…那样的甜,那样的美,那样的安详,地面沉下,身体飘起来,化作风,化作雨,化作空气…那边是极致美丽的天堂吧?悠长,畅…可是为什么有人哭呢?

  半个月后,邹贝醒来,C市已经完全进入冬季,天色昏暗,树枝上再无一片树叶,颤微的在寒风中瑟缩,死白的被子面,冰一样的侵凉…

  龙涛站在边,看着她细细的睁开眼,失声笑道:“醒了,醒了。”

  “龙涛。”邹贝细如蚊子干涩的嗓音传来:“我怎么了?”“没事儿。”龙涛破涕为笑:“不小心撞了下脑袋,现在没事了,医生说醒来就没事儿了。”

  邹贝闭紧双眼再未吭声,仿佛极困的睡去,倾听他皮鞋跨出去的脚步声,空的回响在寂静的走廊中…

  年轻的生命力,拥有太多的旺盛,它是竭力收养分,快速恢复健康,十一月邹贝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冰冷的家里,扯着淡漠的嘴角,真幸运,没留下任何毛病,没有任何的后遗症,脑子还那么灵活,记得房子里的每一个画面。

  那年的节,沉寂的大年三十夜,一桌寡淡无味的丰盛宴席,窗外偶然窜入的冷风,独自一人坐在桌边,傻傻看着旁边摆放的碗筷。

  南阡陌的拜访让她不知是厌烦还是感动,复杂到她自己也说不清楚,随意的打开门:“有事儿吗?”“没事,就是来看看你。”南阡陌觉得自己的冒昧,神色男的带了点不自然。

  “恩。过年了。”邹贝让开身子,让他进来。

  “我就不进去了。”南阡陌淡淡的说:“我辞职了,准备离开C市,不知何时能再见。”说完还是老样子,单收口袋:“希望,我和你,再见亦是朋友。”

  沉沉的声线和低沉的脚步,很快就消失在电梯门口。邹贝回身关上门,呆滞的靠在门板上,颓然滑落在地面,抱着膝盖死死埋下头,像几辈子干涸裂的河

  挣紮着,剧痛着,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她不会走到今天,眼睁睁看着他的付出,南阡陌没有错,邹丰没有错,可是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眼角的泪丝,整整一夜,倾不绝…

  ----

  一切恢复平静之前,邹贝存折上的余额成了一串串笼统的数字,她也从未对人说过,为何要一直留在这所房子里,兴许是习惯吧,家的感觉,那是邹丰一笔笔血汗挣下的房子,只有在这里才能安然入睡。

  无奈过年后,从前他们租出去的那个小公寓换了租客,她都忘记了,哪里也是他们曾经住过的地方,隔壁住进是个三十好几的男人,各自高大壮。

  面相算不上和善,邹贝偶尔出门见到过即系,就是手脚重,爱倒腾,成天得乒乒乓乓,晚上更是吵得自己睡不着。

  开年过后,邹贝很是奢睡,一点响动就会醒来,也没见其他的邻居说什么,受罪的好像就只有自己一样,几次都走到物管处想去投诉。

  可是又觉得人家没故意招惹你,别人的生活习惯,你又不是户主,没有立场干涉,几次思想争斗下来,也就忍忍算了,生活本来就是如此。

  转眼又是一年,邹贝和叮当一起去做了个文员的工作,打发打发一下时间,只要不提及那个男人,情绪还算稳妥,偶尔问问叮当以后的打算,也是一天一天的懒散着,可无可有的一消磨,人一辈子到底有多长谁能猜得到?

  用完了童年又轮到青年,又从体力旺盛的中年度过…就该收拾包袱退场,谁,不是这样的?

  又是一年闷热的夏天,去年还是前年,他们去了海岸边,在海水中诉说着相互的爱意,这小半年来,叮当脸上出现了少许的愁容,然后又焦头烂额的各自忙着自己的事,谁不是疲于奔命的讨生活,几次问下来,邹贝才知道叮当家人在家给她看了个相好的,着回家结婚。

  邹贝心理咯!一下,低低的询问:“是不是就不出来了?”“差不多吧。”越发消瘦的叮当一脸憔悴:“说是在县城买了房子,该是要定居了。”

  “为什么啊?”邹贝只觉得心底发亮,唯一的两个好朋友都离开了,那她又该去哪里?叮当喃喃地念着:“为什么?”

  起自嘲的笑:“简单,我年纪大了,不能再飘了。”说完,落寞看向窗外:“这个城市,太冷。”邹贝顺着她的目光往外看:“哪里不冷呢?”
上一章   把爱给爸爸   下一章 ( → )
合家欢/无为我和妈妈示范雪中悍刀行之我的美母苏雅红杏出墙的妈妻心如刀春丽的劫难之春丽的劫难之春丽的劫难之狮情化卻
欢迎您对把爱给爸爸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把爱给爸爸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五章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小说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把爱给爸爸的小说,就到独特小说网。